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小说:爱一场,梦一场在线阅读

2019/03/18 01:57:16 来源:网络
小说:爱一场,梦一场在线阅读
小说:爱一场,梦一场
第003章 被人囚禁的日子很难受

尹珏予呛声:“这世界上叫莫楠梓的人,多了去了。来自http://www.1885888.com/

他没应声,只是拿起桌上的电话,再度拨了回去。

他按了扩音,所以尹珏予听的清楚。

“喂,城南警察局吗?”他温润中隐藏着狠厉的声音,让尹珏予没来由的一惊。

他要干嘛?

“对,这里是城南警局,请问有什么事吗?”接电话女警的声音比刚才甜的多,尹珏予听的出来。

“以后这个号码拨出来的电话,永远不要出警,懂吗?”莫楠梓极度狂妄的语气,让接线女警愣了愣。

“这位先生,如果您扰乱公务的话,我会汇报给上级,让他们……”

“我是莫楠梓。”他薄唇吐出这五个字。阅读http://www.1885888.com/

尹珏予明显听到,接线女警从电话线里传出的吸气声。

“莫先生,您好,我一定会汇报给上级,保证不让您失望。”

莫楠梓得到想要的答案,直接挂断电话。

尹珏予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刚才那席话。

莫楠梓,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

“别墅里拨出去的电话,都是统一的号码,所以你不要奢求能报警。至于你的手机……”

他看向尹珏予一直紧捏在手心的手机,眸光闪了闪,随后上前一步夺了过来。

一把扔在了地上。小说:爱一场,梦一场在线阅读

“莫楠梓!”她大喊。

可她抬眼见到的,是莫楠梓挂在嘴边的一抹冷笑。

倨傲,霸道。

“这是我的房间,允许你睡一晚上。”他扔下话,转身走了出去。

尹珏予看着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又急又气。

急的是不能报警了,她该怎么出去?

气的是莫楠梓太独断,直接将她的手机摔得粉碎!

她将手机捡了起来,随手放在桌上。阅读http://www.1885888.com/然后,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无心欣赏华丽辉煌的装潢,而是直奔楼下大门,打算独自冲出去。

可现实往往残忍。

她刚走到门口,就被保镖拦住。

“少爷有令,请尹小姐回去待着吧。”一身黑衣的精壮保镖伸出手,挡住了她所有出路。

“保镖大哥,求求你放我走吧。小说:爱一场,梦一场在线阅读我是被莫楠梓绑架来的,你放我出去吧。”

她双手作揖,请求保镖能心软,对自己网开一面。

可惜保镖心硬。

“尹小姐还是请回吧,我不可能违背少爷的命令。”保镖的话,说的坚定异常。

尹珏予看着他刚毅的脸庞,认命的往回走。

她不可能打得过这个保镖。版权1885888.com这也侧面证明了,她不可能从这别墅逃出去。

这个认知,让她颓败。

刚回到门口,她就见到莫楠梓穿着一件白衬衣,袖口微挽的倚在门框上。

“不听我的话,想逃?”他锐利的眼神,像是要把她扒皮一般,让她从脚底升起一阵恐惧。

她第一次害怕。

“莫楠梓,你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大学生,你为什么要囚禁我呢?”

她实在是弄不明白。

自己不过是一个大学生,唯一的优点就是成绩好。这么平凡的身份,为什么会被他看上?

只见他眼神骤冷,声线忽然冷酷无比:“因为你和我一个故人很像,所以我才把你带来这里。”

“故人?就因为这个原因?”

他点头。

她突然间觉得,长错脸了……

“嗯,就这个原因。”话中的孤傲,表现得明明白白。

她郁闷。

“那请问,你把我带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呢?不可能就看着我的脸吧?”

这句话,似乎让他陷入了回忆中。

只见他的眉头皱得特别紧,看起来十分痛苦。

“你先睡吧,晚安。”

他有些慌张的说完话,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尹珏予看着简约至极的房间,突然生出一股无力的感觉。

被人囚禁的日子好难受……

第004章 我莫楠梓就是法!

第二天,尹珏予是在没有丝毫温度的大床上醒来的。

她看着完全陌生的环境,和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脑袋还未彻底回神。

就在这时,她听到敲门声。

“尹小姐,莫少爷让您下去用早餐。”保姆温柔的声音,将她的心神一点点唤回。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

她被绑架了,绑架犯名叫莫楠梓。

十分钟后,她穿着昨晚那身衣服,慢慢下楼。

刚坐到餐桌旁,莫楠梓就皱眉。

“把衣服换了。”他冷声要求。

尹珏予无语:“莫先生,请你尊重一下我的人-权好吗?就算是被绑架的人质,也该有被尊重的权利吧?”

莫楠梓挑眉看她:“我昨天说过,你不是人质,你只是替代品。你的作用,就是生活在这别墅里,供我观看即可。所以,去把衣服换了,张姨会告诉你穿衣风格。”

说完,他拿起面包,优雅的咬下了一口。

尹珏予呆在椅上。

只供观看?

昨天莫楠梓纠结着离开,想出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莫先生,请你明白告诉我,你把我关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她不是三岁小孩,刚才那种理由欺骗不了她。

他听闻这个问题,擦了擦唇角,缓缓说道:“我说过了,目的就是拿来观看,仅此而已。”

说罢,就起身走到门口,开始穿起皮鞋。

尹珏予见他要走,急忙跟上去。

“私自囚禁别人是犯法的!”她大吼。

他抬起头,一双暗黑眸子,紧紧锁定着她。

“在安南市,我莫楠梓就是法。”

她身体一震,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具冲击力的消息。

他勾了勾唇角,随后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尹珏予看着他的背影,心头像是被一块千斤巨石压着,根本没有半点喘气的可能。

“尹小姐,您就别难过了。您可是咱们少爷,第一个带回家的女人呢。所以啊,您该笑,不该叹气。”

张姨走上来,半带劝解的说道。

“该笑?我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来了这栋别墅。我只知道你们口中的少爷叫莫楠梓,能耐很大,就什么也不清楚了。你让我怎么笑?”

说到后面,尹珏予都有些委屈了。

她不过出门给弟弟买奖品,怎么就惹上了这么恐怖的男人?

“尹小姐,您不知道我们少爷是什么人?”张姨有些惊诧。

她点点头,做不得半分假。

张姨消化这个消息,消化了很久,才是半带自豪的说到。

“我们少爷是寰宇集团的总裁,也是莫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刚才,少爷说他是安南市的法,一点夸大的成分都没有。”

张姨的叙述,让尹珏予很是震惊。

这个男人,竟然在安南市这么出名?

她怎么会不知道?

她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自己一心只专注于学习,而忘记了关注社会上的事情吧。

“可这与他抓我回来,没任何关系啊?”她还是弄不清楚这个原因。

难道就因为她长得像他一个故人,所以他特意找自己来观赏?

要真是这样,她不得不怀疑这个男人的品味。

“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我知道少爷以前喜欢过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我在清理少爷房间的时候看过照片,的确和尹小姐您挺像的。”

张姨的话,提醒了尹珏予。

她应该去看看那个所谓的故人,比照一下自己和那人的区别之后,再想出应对的策略来。

她谢过了张姨后,便往昨天睡过的房间走去。

那房间的风格,像极了莫楠梓。冷漠,孤独,让人很难接近。

她走进去,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寻张姨说的照片。只是她找了很久,也没找到照片的边边角角。

蓦地,一道男声响起。

“你是在找这个吗?”

尹珏予应声看去,发现莫楠梓拿着一张照片,藐视众生般的站在门口。

她一怔。

他怎么回来了?

“回答我!你是在找这张照片吗?”他渐渐走近,脸上的冷冽映在尹珏予的眸子里,越发明显。

她不知哪来的勇气,眼神一凝,高声答应:“我就是在找它。请你给我看一下。”

这次,换他震惊。

想不到这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女人,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好。

很好!

他伸出手,把照片递了出去。

她接过来,然后定睛一看。

可这一眼,生生吓掉她半个魂魄。

第005章 我更要进入你

“她……她是谁?”她吓得将照片猛的扔掉,身子往后缩了缩。

见自己珍藏的照片被她如此对待,莫楠梓的脸色骤然间就冷了下来。“她就是你要找的人。”

“可我不认识她。”

莫楠梓冷笑一声,随后慢慢走上前。他沉重的步伐,像是她心上的一个鼓,片刻不停的敲打。

走到她面前,他扯出一抹笑容。笑意狂妄,却冷傲无比。

“你当然不认识她了,因为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啊……”

话音刚落,尹珏予就有些讶异。

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那个女人……去世了吗?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已经去世了,所以对于我说的那些话,我向你道歉。”她低下头,态度真诚。

莫楠梓看着面前低头道歉的尹珏予,眉头狠狠拧起。

“不用道歉。”他冷冽的声线,将她的身体激起。

“什么意思?”她抬头,不明白他的话。

见她那双澄澈透亮的眼睛,牢牢地盯着自己,莫楠梓有一瞬间的晃神。

真是像啊……

“莫先生,你……”她的话,将他从回忆中猛然拉回。

他的眸,刹那间就蒙上了一层阴霾。

“因为你会替她生活。”他话一说完,就将呆愣的尹珏予抱了起来。

“莫楠梓,你干什么?”她有些慌乱。

他为什么要抱自己?他要干什么?

他将尹珏予扔在大床上,傲然说道:“我干什么?当然是干应该干的事啊。尹珏予,你要清楚,你是替代品。替代品就应该做好分内的事。”

他的声音,像是一道咒语一样,快要将她的抗拒给生生吞噬。

“我凭什么要当你的替代品?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莫楠梓你个混蛋,我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要进入我的生活?”尹珏予躺在床上,尽力反抗着他的束缚。

她的质问,只换来了莫楠梓冷淡得有些残忍的笑容。

“我不仅要进入你的生活。尹珏予你听好了,在我厌烦你之前,你不能有丝毫逃离。我让你走,你便走。我让你留,你就算百般不愿意,也必须要留在我的身边。”

莫楠梓的霸道和残酷,将尹珏予的希望打击得支离破碎。

“凭什么?”

她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的眸子。似乎要通过这样,来望见他心里最深的心事。

“就凭我们恰好在街上遇见。”

“就凭遇见你的人是我。”

“就凭……你和安悠束长得一模一样!”

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衣服上活动。原始的冲动,开始一点点灼烧他引以为傲的勇气。

尹珏予和她好像,但又好像不一样。

她太野性,而尹珏予……太纯洁……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遇见你!莫楠梓,我不会原谅你!”她感受着他的抚-摸,咬牙切齿。

“我也不会原谅你。”说完,他就将大手放在她的精细腰间,感同身受着她细微的颤动。

这种生涩的反应,让本就血气方刚的他,几乎是立刻就起了反应。

喉咙,隐隐的有些干涩。

“莫楠梓,你混蛋!流氓!”尹珏予能感觉到他的反应,担心的同时,本能的骂他。

她幼稚的喊话,让莫楠梓难忍的欲-望,忽然间消退了些。

“我知道我是混蛋流氓,所以你不用再提醒了。安心享受接下来的惊涛骇浪吧……”此刻的他,声音性感到了极致。

第006章 你是逃不开我的

醇厚中带着嘶哑,情欲中带着渴望。

这样的声线,就像是尹珏予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不自觉地,会被吸引。然后,沉迷。

她瞬间迷茫的眼睛,就像是天边最亮的星星,每一次眨动都在吸引着他的目光。

“尹珏予,你和她……不像啊……”他霎那暗哑下来的语调,蕴含了太多的难言。

她的眼眸刹那清明,可是却被他强势的进攻,掠夺了全部的理智。

“小束……”他念着这两个字,将她最为珍贵的东西,全部夺走。

听着他口中自然而发的名字,尹珏予的眼角落下了一滴透明的水珠。

她想,她是真的后悔遇到莫楠梓。

或许是风浪来的太快太猛,她没听到莫楠梓低低的呢喃。

他叫:“尹珏予……”

等尹珏予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她看了看身上和房间里的狼藉,眼神有些空洞无神。

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处什么环境,什么经历了什么事。

直到保姆敲了敲门,她才骤然清醒。眼泪,忽然间就流了下来。哭声慢慢出现,由轻声嘤咛,转变为嚎啕大哭。

她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和难受全部哭出来一样,声线都开始变哑了。

莫楠梓凭什么对她做这样的事情?她和他无亲无仇,他凭什么要占有自己?

直到她声音都哭哑了,房门才被打开。

“尹小姐,少爷让你去楼顶找他。”保姆恭敬的站在门口,神态恭顺的说道。

尹珏予不想去,但是想着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还是慢慢起床穿好衣服,跟着保姆去了楼顶。

楼顶,空中花园。

莫楠梓一身宝蓝色西装,手握红酒杯,唇角扬起的弧度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尤为邪魅。

看着这样的莫楠梓,尹珏予忽然有些害怕。缩了缩身子,往后退了两步。

“过来。”他的声音响在她的耳际,她身体一怔,竟然硬是停在原地。然后在他的冷冻眼神里,提起脚步往前走去。

“莫楠梓,你要怎样才肯放开我?”尹珏予站在他面前,眼神哀怨。

如果莫楠梓肯放过她,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闻言,莫楠梓微微仰头,视线与她的对上。

“为什么要离开?”

他不明白,任何女人都妄想成为他莫楠梓的女人,为什么这尹珏予避之不及?

尹珏予愣了愣,随后柔柔答道:“因为我想回家,我弟弟的升学礼物,我还没给他。爷爷身体不好,我不知道他今天吃药了没。还有我的安妮,我也想她了。”

她说得很顺畅,好像没把莫楠梓放在眼里一样。

等她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莫楠梓的脸色已经黑得跟锅底一样了。

“没了?”

“没了。”

除了爷爷,弟弟和安妮,她就没有任何眷恋的了。她不太亲人,所以也没有几个朋友。

“那你不用回去了,留在这里吧。代替小束,在这里生活。”他平淡开口,好像在说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

“我不。”

几乎是立刻,她就说出了反对的话。

话音落下,莫楠梓的眼神就倏然凝聚成一股冷光,直直的射在她的身上。

“给你一个选择的权利。第一,留在这里,我给你弟弟贴补上学的费用,并且让他转到最好的军校去。第二,离开这里,你所有的一切都会失去。选吧。”

他冷傲的目光,像是胶水一样,一寸寸黏在她的身上。她感觉自己被看穿了,一点不剩。

“这样的选择有意义吗?这对我不公平。”尹珏予不禁疑惑。

他开出的条件,明显就是要自己留在这里。可是她不想,所以她觉得不公平。

“呵呵,在我这里,有什么公平可言?如果你再不选择的话,我会收回所有的条件。到那时候,你将没有任何选择,只能留在我身边,并且你的弟弟,你的家人得不到任何的帮助。”

他的言语,一句句的落在她心上,把她的心思打击得支离破碎。

“莫楠梓你真是个魔鬼。”

尹珏予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直接朝他刺去。她的怒火,已经灼烧了她的理智。

可是刀子到了莫楠梓的脸前,被他握住了。锋利的刀刃摩擦着他的血肉,流下一串血水。

“尹珏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的嘴唇苍白,褪去了所有血色。

此刻的尹珏予,才是回过神来。

她看着自己紧握的水果刀,和莫楠梓淌血不止的手掌,吓得一下子就松开了手。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惊慌无措,不知道该怎样弥补。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没想要杀他。

莫楠梓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的脸。她的无助,她的慌乱,还有她那扑腾扑腾的眼睫毛,他瞧得清清楚楚。

刚才的愤怒,忽然就释然了。

这样的她,和安悠束不一样,却疯了般的吸引他。

他伸出带血的手掌,手指紧紧地钳着她的下巴。靠近她的身体,笑容绽开得魅惑又嗜血。

“尹珏予,你是逃不开我的。”

第007章 给我滚开

走下楼,别墅里的保姆,看见自家少爷满手是血,都惊得忘记了呼吸行动,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莫楠梓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厉声喝了下去。

顿时,客厅里只剩下他和尹珏予两个人。

他把手掌举起来,递到她面前。“包扎吧。”

“我?”

她指着自己的鼻尖,有些不太明白。这个伤口明明是自己弄得,他再让自己包扎,不怕再弄到吗?

“我想除了你之外,客厅里就没有其他人了。”

他抿着嘴唇,等着她接住自己的手掌。

尹珏予滞了滞,有些心虚忐忑的接住了他的手掌。看着上面还斑驳的血迹,她有些愧疚。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她拿过一旁的医药箱,拿出药水,用棉签一点点蘸在伤口处。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一贯冷漠的他,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我知道。”

“啊?”尹珏予抬头,美眸里满是不解。

“没什么。”他随意回答了一句,就将目光放在了远处。

尹珏予见他没说什么,也不计较,低下头继续为他仔细的清理着伤口。

而莫楠梓的目光,又从远处转了回来。

她是真的和小束好像,但是小束不会这样对自己啊……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里又浮现了一缕难受。仿佛又想起了那一天,她的纵身一跃。

越想,心脏越是被揪着疼。他的眼里,暴戾开始呈现……

“走开。”

他狠狠一推,上一秒还在给他包扎的尹珏予,下一秒就被推得坐在地上。

“莫楠梓……”

“给我滚开!”

他愤怒大吼,眼睛红得像只狮子。

尹珏予被他这个阵势给吓着,整个人蜷缩在地上,不敢有任何的行动。

好半晌,莫楠梓才是从刚才的状态中退出来。他目光落在地上的尹珏予,晦暗不明。

“你走吧。”他收回目光,淡淡道。

“走?”

尹珏予对这个字眼很怀疑。之前那么对自己的他,会轻易让自己离开?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如果还不走,就不要怪我狠心了。”

他低头,与尹珏予的目光对视。一人不明所以,一人狠厉残暴。两种情绪在空中碰撞,形成一串莫名的火花。

“那……我走了。”

她落下这么一句话,便是从低上起来,朝着大门快速走去。

身后,莫楠梓看着她的背影,眸子里满是挣扎。

天知道,让他放走和安悠束一模一样的人离开,需要多久的勇气。可是他没办法欺骗自己,说尹珏予就是安悠束。

他让她离开,是因为他怕自己真的把她当做安悠束。

在他生命力占据了那么多时光的人,他不愿意任何人替代。

所以,他只能放走她,违背自己前不久才许下的威胁。

等尹珏予走出莫家的联排别墅时,还有些恍然。

自己就这么走了?之前莫楠梓不是还威胁自己必须留在这里吗?怎么下一刻就让自己离开了?这是不是在做梦?

很多想法,在她的心里过了一遍。可她没办法得出一个最合适的解释。

她站在别墅面前,站了好久,发现没人来抓自己之后,终于确定这是真的。

“我真的出来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上面有泪痕。眼泪,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布满了她的脸庞。

“回家吧。”

她喃喃了一句,就迈开脚步,走离别墅。只是在她走了几步之后,她又不受控制的回了头。

联排别墅,这个令自己失去了第一次的地方,依旧豪华辉煌。只是……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她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这是在空中花园时,莫楠梓给她的,说是她留下来的话,就给她权利联系外界。可没想到……

“喂,爷爷,怎么了?”她掩下所有的情愫,轻轻问道。

“没事,我昨晚在室友那里睡了一觉,所以没回家。你放心吧,没事的,我马上就回来了。”

她对着话筒撒娇,那样子一点不像之前和莫楠梓一起时的胆小和沉闷。

“好,我马上回来了,你别急。让宁川等着我,我回来的时候给他带礼物。”

她再说了一会儿,才是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进兜里,她重重叹了一口气。

礼物早在昨天就被丢弃了,而这里到自己家,还要两小时。她对爷爷说的话,真是一句都掺假呢。

她敛下眼眸,为刚才的话感到羞愧。

最后,她再深深地看了别墅最后一眼,随后踏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但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在别墅二楼的阳台,站着一个黑衣男人。

男人唇如白纸,眼如利刃。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她的背影。

这个男人,就是莫楠梓……

爱一场,梦一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爱一场】 或 【梦一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7926128.html
首 发:小说:爱一场,梦一场在线阅读
  • 《那时花开》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2】

    原标题:《那时花开》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2】小说:那时花开目录预览:第一章你帮我看看第二章示范一下,怎么按摩第三章年纪大了腰不好第四章腰不好第一章你帮我看看在我的记忆之中,一直都藏着一件让我至今都无法忘怀的事,每每想起的时候,我心里依然还在荡漾。我叫方媛,今年28岁,有一个四岁的孩子,我老公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商务,常年出差在外,两个月才回一次家。虽然我生了孩子,但是我的身材却保持的很好,前凸后翘,是男人最喜欢的那种身体,每一次我老公回来,都对我的身体痴迷不忘不愿意离开。我一个人在家带着

  • 亿万总裁太嚣张15章(第14章 庄年华回来了)

    原标题:亿万总裁太嚣张15章(第14章庄年华回来了)小说:亿万总裁太嚣张第14章庄年华回来了难堪窘迫和耻辱潮水般的朝我涌来,我一个翻身做起来,狠狠伸手朝她推了一把。心里这股气太狠了,以至于陈姨被我推倒在地上。“你们看完了,衣服还给我。”裙子虽然破了点儿,但套上还能走,那破烂的裙子至今在安保组的一个成员手里,我盯着他,目无畏惧,而他却上下滚动了一下喉结,没有动弹。徐汉君子似的退了两步,一脸茫然不思议。“你果然做了不耻的事情,庄老是你害死的。”女佣们窃窃私语,“真是不知廉耻啊,长得漂亮就去勾人吗?还

  •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目录预览:第1章母妃被杀第2章冷宫公主(上)第3章冷宫公主(下)第1章母妃被杀“臣妾参见贵妃娘娘。”莫愁忐忑不安地深深低下头,拜伏在地,入目,是一双精致的月白色绣花鞋。上面精工绣制着一种奇异的花朵。艳红的花,美丽的有些媚异。她不明白,身为三宫之一的杨贵妃,到这冷落的莫愁宫中,来干什么。莫愁宫,本是以她的名字命名,如今,命名的人,可能已经忘记,还有这处宫殿了吧?月白色的绣花鞋,缓缓地在她面前走了几步,她不敢起身,没有得到贵妃

  • 你是我的触不可及18章

    原标题:你是我的触不可及18章小说名称:你是我的触不可及第18章这磨人的小妖精许惜琴看着两人的表情,尤其是项季同嘴角的笑,更是让她肯定了心里的想法,这顾绮蔓胆子还真大,说不定就是为了这个男的守身如玉呢!许惜琴越想越气,就告诉顾向峰她要撤资,而一旁的项季同自然不会不管,便以项家产业为后盾,出面缓解两家的问题。然而这么一闹,许惜琴自然是不乐意,觉得顾绮蔓肯定是出轨了项季同,所以更加恼怒。“顾向峰,你们顾家都是好样的,顾绮蔓我们消受不起,让她和修斯离婚!”撂下这么句话,许惜琴转身就走。项季同听到许惜琴

  • 热门小说《网游神话之镇压万物》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网游神话之镇压万物》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网游神话之镇压万物第17章气运加身,推演《如来神掌》!这些都是孙悟空的神兵和宝铠,现在土地爷还没有赶过来,叶青毫不犹豫全部收走。虽然这一套行头足足300级,道行达到5000年的时候才能使用,暂时发挥不了作用,但他每多拥有一件神兵宝铠,身上的气运就会浓烈一分,福源就会强盛一分。况且,这一套行头,在他达到300级的时候使用出来,那是何等的威风八面?要知道,孙悟空可就是凭借这一套行头,率领自己的猴子猴孙打上天庭的。值得一提的是,到后期,玩

  • 小说美人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人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美人骨目录预览:第8章相比女子,臣更欢喜男子第9章惊天算谋第8章相比女子,臣更欢喜男子等二人回到皇朝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一路上几经辗转,再回来的时候不得不感叹北冥的好天气。回到皇宫后,楚樾便去了书房处理这段日子的朝政。而阿楼则是由大总管带着出了皇宫。“帝师大人,这是皇上给您建的府邸!”在到了一个住宅后,那公公俯首说道。阿楼打眼看去,只见很是磅礴,最上面的牌匾写着“帝师居!”有佣人推开大门,她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楼阁高耸,小桥流水,甬路处铺盖石头,显得很

  • 难赎岁月,我的堕落日记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难赎岁月,我的堕落日记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难赎岁月,我的堕落日记目录预览:第3章跟着李川走第4章我和李川在宾馆第5章跑了出去第3章跟着李川走他的话让我很委屈。我蹲下身子‘哇’的一下就哭了。李川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但是我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好的话。李川见我哭的很厉害,可能害怕吸引别人,连忙蹲在了我的身边,哄着我:“晓楠,你别哭啊,我刚才有点激动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他拉开我的胳膊,强制让我跟他对视。“晓楠,你看着我啊,我只是太喜欢你了,难道你就没有感觉么?我喜欢你啊,我每天上学放

  • 庶妃上位攻略15章(第十五话 赶紧传达喜讯)

    原标题:庶妃上位攻略15章(第十五话赶紧传达喜讯)小说:庶妃上位攻略第十五话赶紧传达喜讯可是他的眼神为什么带着那么强烈的仇恨?!金溪儿陷入了恐慌和迷惑!漓月淡淡的看着她,冷冷的勾起一抹残笑,他听闻,花语国公主娇柔美貌倾国倾城,语昭花溪名闻天下!可是对漓月来讲,二公主花溪和花语国护国将军庚玉的青梅竹马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也是他为什么明知道和亲联姻是长子长女,却偏偏同意花语国把花溪送过来和亲的原因。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沉默低着头的庚玉,似乎那股仇恨之火愈来愈深,他紧紧的握住拳头让自己平息,勉强的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