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03/18 00:23:41 来源:网络
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

《 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 》

华国,烟城。188新闻网

KING酒店。

VIP总统套房里此时正在上演着一场激烈戏码。

女人凹凸有致的娇躯被健硕有力的男人抵在凌乱不堪的被褥上,那骨节分明的大手从精致的锁骨一路往下,肆意地享受身下女人娇嫩细腻的肌肤。

分开女人纤细笔直的长腿,身体下沉,正当男人准备再进一步时,女人莹白的小手抵在了男人炙热的胸膛上。

“30万一次!”

女人语音坚定,却夹杂着一丝情动。

男人的动作一顿,情欲褪去,紧接着起身松开了身下的女人,用极具威慑力的男音说道,“10万一次!”

顾相思望去,璀璨的水晶琉璃灯光下,男人双腿交叠若俯视万物的王般坐在那里。

刚硬的面容上性感的嘴唇上挑,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版权http://www.1885888.com/

邪魅,蛊惑,勾人心扉。

那双漆黑深邃的眸透露着玩味,更多的是厌恶。

他是王,他也自认为自己是王。

操控一切,无所不能!

所有人对于他匍匐尊敬理所应当。

他出身豪门,长相俊美,又是难得一见的商业奇才,他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但对于这些,顾相思嗤之以鼻!

她的思想很简单,有钱你是大佬没钱你什么都不是!

听男人如此一说,顾相思眉头一挑。

堂堂烟城第一大少容琛,出价一次只10w?

开玩笑!

“我书香门第出身,云市大学进修,诗书礼仪琴棋书画虽称不上精通但都略懂一二,虽然比不上风尘女子那样纯熟。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但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至于技巧,这需要经验,毕竟这身子还没被男人碰过!”

顾相思说罢淡然盈笑,但手心早是捏出了一把冷汗,这是一条不归路。既然第一步迈出了就没有回头的说法,所以就算是死,她也只能咬牙前行。

顾相思这一番推销,叫容琛先是一怔,然后笑了。

“M国皇帝俱乐部最高级的七钻小姐,卡斯梅,毕业于哈佛大学。拿过黑池比赛第一,精通八国语言。收费一小时3100美元,折合人民币18992.15元,一天也不过两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22530元。最重要的是,她花样多身材棒,所谓是身轻体柔技巧熟练。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看来容大少更喜欢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女人!”

顾相思依旧是一脸盈笑。

顾相思的话让容琛眉头一挑,仰头将刚倒的半杯酒一口闷掉,扬手一挥,只听……

啪!

一声脆响,玻璃杯与地面接触顿时摔得粉碎。

容琛这一举止叫顾相思吓了一跳,还未反应过来容琛已再次向她压来,犀利深邃的眸在顾相思身上打量一番后说:“那层膜不会是20块钱刚修补回来的吧?”

说罢,嘴角咧开,一极大邪魅的笑容扩散而出。

宛若鬼魅,邪若撒旦。

顾相思那紧攥的双拳下意识紧收。

“若说假话,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谁又能够想到这样恶毒的誓言,是从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嘴里说出的。

容琛眯眼,对上顾相思那双冷清眸。版权http://www.1885888.com/

金钱交易,鱼水之欢。

容琛向来看的很淡。

女人对于他而言就是工具,发泄的工具。

就这么简单!

一句多余的废话都不会多说。

而今天他之所以会跟这女人磨叽这么多,只是因为她这张脸!

“要卖就做!不卖就……滚!”

容琛那笑容藐视一切,不放万物于眼中,话语间所蕴含的那股子强劲的力道更是砸的顾相思一懵,无反抗余地。

顾相思想走,但不能!

因为最起码在烟城,她找不到比容琛更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

这是一场以金钱为名义的交易。来自1885888.com

他是买主,她是卖家。

物品是……

她!

短暂的沉默后,顾相思开口了。

“有升值空间吗?”

股票升值是自然,存款有息是必然。

赔本买卖傻子才干!

对于容琛而言,这个女人让他感到厌恶的同时,又一次次的勾引起他的兴趣,“看你表现。”

顾相思笑着说:“定会让容先生物有所值!”

“那么,现在就来履行你的第一次义务吧!”

说罢,一把将顾相思腿架起,在顾相思还未反应过来时,男人便直接破门而入。

痛!

痛的撕心裂肺。

痛的她感觉整个身体连同每一个细胞每一寸神经每一方血液都要炸掉。

好想……死。

但不能,她要活着!

要好好的活着!

活给那些想让她死了的人看。

……

当大片炎阳透过落地窗如水银般倾洒而进时,床上的人儿这才睁开眯忪的双眼。

昨晚一整夜都在……

晕厥和做之间重复,直至她最后彻底没了意识。

顾相思本想坐起来,但身子刚蠕动,下体便传来一股子撕心裂肺的痛,那股子痛就好似真的有人要将她撕开成两半一半。

强忍着疼痛坐起,掀开被子,看到白色床单上那一片红时,心头一跳。

纤细白若葱段的手抚摸上去。

突然间她笑了。

笑的是狰狞诡异,那暴起的双眸弥漫上了一层红,那红比这床单上的鲜血还要红上几倍。

那些想看我笑话想看我死的人来吧!

要么你们毁灭我,要么我毁灭你们!

顾相思强忍着疼痛双脚落地,两腿一个打颤,险些一头栽倒。

她如虾米般供着身子扶着家具朝浴室走去,那每走一步所引来的摩擦都让她额头多出一层虚汗,但她一直在笑,这笑容配合着她那狰狞惨白的面容,好似那从幽冥地狱爬出的厉鬼。

短短的几步路,对于她而言却宛若无尽头般。

顾相思走到浴室站在镜子前,被自己那凄厉的面容吓了一跳。

头发乱若杂草,面色惨白,双眸暴凸,额头上更是一片冷汗涔涔,干涩的嘴唇上被她咬出一道道血痕,此时正朝外渗透着细密的血珠。

这哪里还有半分人样。

顾相思的笑容在这瞬间更深了。

那本就渗透着血液的嘴唇,随着她这一动作顿时口子更大了,当即血珠子直接掉落,双唇顷刻间被染红。

顾相思笑着笑着哭了,泪落无声。

从她那紧攥的双拳,还有额头暴起的青筋,可以想象得出她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狰狞。

此时的她说笑却像是在哭,说哭却又像是在笑。

这是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

当顾相思躺入浴缸被那温热水流包围的瞬间,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顾相思不知道自己在鱼缸里泡了多久,总之当她裹着浴袍走出时,房门刚好被人敲响。

《 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 》

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约莫三十多岁的俊俏男人,他叫李云帆,容琛的秘书。

而此时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顾相思手中现在攥着的这份十万一次的床伴协议。

“顾小姐,您若没什么意见的话就签字吧。”

李云帆说话间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眼镜。

容大少的情史很丰富,但所玩的女人通常有两点可循。

一,身心干净。

二,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

通常都是结束后,一次性给一笔可观的金额。

但这次按‘次’结,倒是头一次。

李云帆虽疑惑但也不敢多问,毕竟长期呆在容琛身边的人通常都有一个诀窍,那就是少言。

顾相思盈笑看着李云帆。

她刚洗完澡,头发湿哒哒的散落着,配合她被雾气晕染的有些氤氲的眸,显得有些我见犹怜。

这是一个漂亮的,甚至称得上是精致的女人。

当顾相思瞄到茶几上放着的一镶嵌着宝石的烟盒时,眉头一挑,这定然是昨晚那男人忘记的。

拿起打开,取出一根。

“李律师有打火机吗?”顾相思问。

李云帆恭敬的送上打火机。

顾相思娴熟的点烟后很是享受的吞吐了一口烟雾。

在一片烟雾弥漫中,再一次‘啪’的一声打着了打火机,另一只手拿起那份合同放在了那橘红色跳跃的火苗中。

在触及纸张的瞬间,只见那原本一小团的火苗,顿时‘哗’一下扩散开了。

火苗若鬼魅般吞噬这整张纸。

顾相思甩手一挥,这团火苗竟好似带着邪气般一飞冲天。

顾相思这一连串动作,极其狂妄霸气嚣张。

她单手一撑,双腿交叠,宛若猫咪般慵懒的依偎在沙发里。

吐出一大大的烟圈后。

她玩味的声音道:“转告容大少。这生意能做就做,不能做好聚好散!”

氤氲的烟雾下配合着刚刚那副出水芙蓉的模样,此时的顾相思性感的宛若人间尤物。

这种事情李云帆似是第一次碰到,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理,稍作犹豫后,道:“顾小姐稍等,我这就去禀告容先生。”

李云帆转身疾步朝方外走去,只是房门刚拉开,顾相思的高喊声传来……

“姑娘我时间很宝贵,下面无数人排队等着呢!”

顾相思这豪放的话语让李云帆差点一头栽死过去。

当李云帆将顾相思所说的话转告给容琛时,他能明显感觉到BOSS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子冷冽的杀气。

就在李云帆等待着狂风暴雨来临时,却不想容琛只是说了句,“电话给她!”

顾相思接过容琛电话,笑着说了句,“容先生昨晚对相思的服务可满意?”

“永生难忘。”

男人冰冷的声音砸来这四个字。

“相思的荣幸。”

其实对于顾相思而言,容琛那四个字才是她想说的。

“你技术糟糕到极点!”

“不充分说明了相思干净纯透。”顾相思盈笑的同时玩弄着腰间浴袍上的带子,那有一下没一下的套弄让人心头一热。

牙尖嘴利。

容琛懒得再跟她玩文字游戏,索性直奔主题。

“什么意思?”

“容先生无心做生意,那咱们只能好聚好散!”

“说清楚!”

“霸王条款,不平等条约!”

顾相思说完,紧张的等待着容琛的回答,却听到容琛那边传来一连串窸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跟他汇报工作,顾相思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后,容琛的声音便再次传来了。

他说:“能接受签,接受不了再见!”

顾相思没想到容琛这么决绝,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

但是她好不容易才爬上这男人的床,难道就拿10w块钱走人?

不行!

太赔本了!

“补充一条,若一月内甲方为乙方服务不超过三次,甲方有权取消合同并要求乙方赔偿甲方精神损失,青春补偿,心里慰藉,身体保健费用300万元整!并且,合同自动取消!”

听顾相思如此一说。

容琛笑了。

哼!

一个月?

女人对于他而言,保质期从来不超过一个星期。

他承认她比别的女人有趣点好玩些,但也不认为她能破这个例。

“150万!”

容琛突然扔出的这个数字叫顾相思一怔,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

“280万。”

“150万。”

“260万。”

“150万。”

“250万!”

顾相思吼出这个数字后,不能容琛开口直接道,“250w这交易咱能做就做。不能做一拍两散,各走各的路!”

“二百五还真是适合你。”

“……”

“成交!”

那边话音刚落,顾相思顿时松了口气。

刚刚那股子感觉就好似上战场谈判对决般,可谓是整颗心都提在嗓子眼,连肝都颤了。

“相思还是那句话,一定会让容先生物有所值!”

“但愿!”

容琛说罢,不等顾相思开口,率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单凭借这一点,充分说明了这男人的不可一世跟唯我独尊。

当顾相思接过李云帆递来的十万元款单时,认真地将那五个零来回数了三遍后,才松口气。

这算是第一笔交易款……

成功!

“顾小姐,这是容先生为您准备的。”

李云帆说话间,将一手机恭敬朝顾相思递去。

顾相思接过。

一看。

苹果7plus,果真是有钱人。

转手一卖,最少可以到手5000?

想到这里,顾相思咧嘴笑了,“谢了。”

顾相思神情间所流露出的对金钱的贪婪毫不遮掩,典型的拜金女,他不明白容琛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女人。

“顾小姐若是没什么别的吩咐,那我就先行离开了。”李云帆说。

“拜拜。”

顾相思说罢,朝那十万元支票上亲吻了下,然后冲李云帆招手。

待李云帆离开后,顾相思利索起身,将手中那残留的大半支烟摁在烟灰缸里。

她没抽烟的习惯,刚刚点烟只是为了造势!

钱到手,顾相思自然是不愿意在这四处弥漫着靡乱气息的房间里多待。

但,她的衣服早被那禽兽男人撕毁。

所以,顾相思索性就穿着睡衣和拖鞋,提着包包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这一出酒店,自然是回头率百分之百。

对于众人的眼光全然不顾,她将现金全部取出后,直奔星光百货。

去的时候,服务员是冷眼相对。等她出来时,是笑脸相送。

当顾相思从星光百货出来时,整个人已是焕然一新。

另外值得她高兴的一件事是,顺道把苹果7plus给卖了。

当即招了一辆出租车朝顾家奔去。

这还未进门,便听里面小流氓的谩骂声连同孩子的啼哭以及乒乓乱响的声音传来。

“我告诉你顾老太,你儿子欠了我们一百万!”

“他当时可是用你们这老宅做的抵押,现如今时间到了,你们还拿不出钱来……”

“要么,要你儿子一条命。要么,就给我滚出这顾家老宅!”

《 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 》

顾老太已80高龄,出身也是所谓书香门第大户人家,哪里受过这等侮辱。

当即她就拄着拐杖,怒斥道,“放肆!放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再不滚出去我报警了!”

为首的小流氓一把抓住顾老太的胳膊道,“老家伙,你叫啊,我倒要看看他们来了会为谁做主。”

呸!

顾老太一口吐沫吐在这小流氓脸上,怒斥一声,“滚!”

“老不死的!”

小流氓一声怒吼,甩手便朝这顾老太脸上抽去。

却听……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先一步在他脸上作响。

顾相思这一巴掌下足了力道。

猝不及防的小流氓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朝嘴角一抹,瞬间淌出了艳红。

所有人都懵了。

就在所有人还未缓过神来的时候,只见这小流氓一口带血的吐沫吐在地上,冲顾相思怒吼一声,“今天弄不死你,我就不是郑飞!”

被一女人当中扇巴掌,对于郑飞而言,这无疑是极其羞辱的。

所以,当即掏出一把水果刀,便朝顾相思冲去。

满院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一人上前来阻止。

就仿佛在看到马路边上演的一出好戏。

顾相思笑了。

这就是她的家,一个比冰窟窿还要冷上无数倍的家。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郑飞欲要挥刀而起时,顾相思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敏捷地往旁边一躲,然后狠狠地朝那人的下三路踢过去。

郑飞被踢中要害,剧烈的疼痛使他松开了水果刀,躬着身子龇牙咧嘴。

等他缓过来后,更加愤怒地朝顾相思扑去,顾相思被逼地连连后退,余光扫到掉落在一旁的水果刀,眼疾手快地捡了起来。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

可郑飞早已气急攻心,还未等她把话说完,又直接朝她身上扑去。

噗!

鲜血四溅,喷了顾相思一脸。

所有人足足傻愣了三秒有余,这才听一声女人的尖叫响起。

“杀人啦……杀人啦……顾相思杀人啦!”

这扯着嗓门嘶吼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她母亲还尸骨未寒时,她父亲顾承鸿娶回来的女人王彤鹅。

随着王彤鹅这一声高喊,她的二婶三婶们也直接喊了起来。

“王彤鹅你女儿杀人了,和我们没关系,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二婶李秀梅扯着嗓门喊道。

“就是,是你女儿杀人了,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三婶崔爱琴紧随着应和道。

王彤鹅一听这话,近乎快跳了起来,慌乱地道,“谁女儿?你说谁是谁女儿?她是我十月怀胎生的?你俩别乱说话,我和她没一点关系,一点都没有!”

王彤鹅话音未落,两人便直接连番攻击,最后三个女人宛若斗鸡一般展开了肉体搏斗。

这一出的上演,让顾相思的眸子比刚刚更冷了几分,攥着水果刀的手悄然紧收。

此时,她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把这三个女人都统统捅死!

但杀人偿命这个道理,顾相思是懂的。

道路还长着,世界更是美好着。

她不会傻到把自己送进那冰冷的监狱里。

纵使刚刚给郑飞那一刀,也不过是意外而已。

郑飞怎么说都是雨庙巷这一带出了名的小混混,如今被一女人伤了,心里本就窝火的厉害,再听这三女人一嚷嚷,顿时一情绪直接给掀高至极点。

他怒吼一声:“都给我闭嘴!”

在郑飞这一声怒吼下,喧哗的场面顿时一片静谧。

郑飞还没开口,只听郑飞一小弟吼道,“MMP,小娘们你敢伤我们老大,我弄不死你!”

说罢,抓起一棍子便朝顾相思冲去。

但他快,顾相思更快,直接闪身把刀架在了郑飞的脖子上。

这一出的上演,让众人再次一片哑然。

“小娘们你想干什么,放开我们老大。”

“臭女人,你最后识相点。”

“麻痹,老子砍不死你!”

……

小流氓当即挥舞着手中的棍子冲顾相思叫嚣了起来。

“他们什么时候停,咱们什么时候谈。”顾相思凑近郑飞耳边说道。

郑飞憋屈地直想骂娘。

被一女人逼到这种地步,还混个什么劲啊。

当即,他便一声怒吼,道:“都TM给我闭嘴!”

此时的郑飞双眸暴凸,血管暴起,面目狰狞,心中的怒气可想而知。

“小姐哪条道上的?”郑飞问。

“星光大道!”顾相思说。

郑飞一怔,随即又问:“敢问小姐老大是谁?咱们可别大雨冲了龙王庙!”

顾相思:“……”

没文化真可怕。

“我不想跟你废话。你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报警,二拿钱,三……”

说到这里,顾相思那微微一顿,郑飞追问道:“三是什么?”

“三,咱们同归于尽!”

顾相思在笑,明明在说着狠绝的话语,笑容却素净甜美,不沾染丝毫污渍,就好似池塘里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般,很难想象这话是从这样一个女人的嘴里说出。

在郑飞大脑还未缓过神来的时候,顾相思又道:“一报警,你手中是有证据,但我属于正当防卫,而你蓄意伤害似乎是要坐牢的?”

顾相思说罢,笑的好似一狡诈的狐狸。

郑飞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喉咙一甜就一个冲动……喷血。

“二拿钱……但我想咱们还是先说三好了,三咱们同归于尽,也就是说你钱拿不到还一命呜呼,而我呢,大不了坐牢,嗯,这个结局不错,够毁灭性,你说呢?”

郑飞咬咬牙道:“那二呢?”

顾相思没说话,而是‘唰’的一声将手中一旅行袋的拉链拉开,抓起袋子朝地下倒去。

在众人的好奇下,只见……

那一沓子一沓子的,红彤彤的RMB被砸在地板上!

在场所有人就如同狗一般,加速唾液分泌的同时,露出贪婪占有的欲望。

顾家那若泼妇状的女人们看的两眼发直,顾家那藏起来的窝囊男人们也都纷纷露出了脑袋。

整个院落一片静谧。

但这片诡异的静谧,被王彤鹅尖锐的嘶喊声划破了一道口子,于是轰的一声炸开了。

“承鸿,快看!好多钱!好多钱啊!”

“喂喂喂!我说大哥大嫂,这钱可是相思的,相思都和你们没关系了,这钱自然也和你们没关系,是大家的!”李秀梅叫嚷道。

“就是就是,是大家的!”崔爱琴随后狠狠补刀。

这两女人话音刚落,王彤鹅直接扑上去,指着她们骂道:“谁说相思和我没关系,相思就是我闺女。她虽不是我十月怀胎生的,但她却是我一手拉扯大的,这情分是谁都抹不掉的。我家相思的钱,就是我们的钱。你们别眼红,眼红也没有你们一分的,一分都没有!”

《 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 》

几个女人殴打成一团,几个男人一旁争执。

这就是顾相思有着最直接血液的亲人。

恶心,龌龊。

连畜生都不如。

嘭!

一声脆响。

陶瓷花盆连同泥土飞溅。

那开的甚好的海棠花正微微的颤栗着。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让本是一片哗然的场面再次恢复一片静谧。

所有人讶异的看着那脸上依旧沾染着血渍的女人。

一股子凉意竟从心底莫名的升起。

在众人还未缓过神来的时候。

只听顾相思那轻盈清冷的声音响起。

“都给我闭嘴!”

这群贪婪肮脏不知丢人为何物的人们。

她不应该回来,她应该看着他们自生自灭。

“这里是十万块,其余九十万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

“一星期九十万?开什么玩笑?就算把你卖了也弄不了这么多钱。”当然,后面这句话郑飞只敢在心里说。

“我刚说了你现在就三个选择。一报警,二拿钱,三咱们同归于尽。一三不用我多说,至于这二,我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先拿十万块,一星期后九十万一次性付清。”

郑飞:“……”

看似面前摆着三条路,实则就一条路。

他一咬牙道:“一星期后若是你拿不出九十万,又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顾相思笑。

“你跑了怎么办?”郑飞问。

“我要是想跑,今天就不会来。”

说到这里的顾相思从包包里摸出刚在商场里入手的一款老人机,这是她刚刚充话费得来的。

“号码。”

顾相思的话叫郑飞愣了一下。

“1582979XXXX!”

郑飞话音刚落,神曲《小苹果》飙出。

“一星期后,我会跟你联系。”顾相思道。

本占据主动权的郑飞现如今完全沦为了被动,只好说:“行,哥哥我今天就信你一回,咱们一周后见。”

郑飞一摆手,两个小弟上前来将地上堆着的那红彤彤的RMB装进旅行袋里。

王彤鹅见状,直接扑上前去抱住那小流氓装钱的旅行袋,便嘶喊哭吼道:“你们这群强盗,这是我家的钱。你们不能带走,强盗!强盗!”

小流氓早就不耐烦了,抬脚一脚将王彤鹅给踹了出去。

王彤鹅栽倒在地上,做泼妇状,两手一拍地叫喊道:“来人啊,抢钱了!抢钱了啊啊啊……”

她在地上撕心裂肺哭爹喊娘的好一会,见没人搭理自己。

索性直接爬起来冲顾相思道:“顾相思你个小贱人。你把钱给外人,你说你是不是跟那小流氓有一腿子,我打不死你!”

嗬!

黑的能说成红的?

这就是顾家人的本事。

书香门第?

恶心!

看着王彤鹅朝她挥舞过来的巴掌,当即甩手掴了回去。

这一巴掌打的王彤鹅懵了。

在王彤鹅还未来得及叫嚣的时候,顾相思先一步开口道:“既然今天大家都在,那就索性把话一次性都说清楚。”

说到这里,顾相思眼神从在场所有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顾老太身上。

她走上前,‘扑通’一声双腿跪下。

‘嘭嘭嘭’的朝顾老太磕了三个响头后道:“三个头后,从今往后我跟顾家恩断义绝。我更不会再踏入这里一步,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顾相思抬脚便要走,但却被王彤鹅一把给拦住。

“顾相思你反天了你,我们还没跟你断绝关系,你倒是跟我们断绝关系起来了。好啊,要跟我们恩断义绝也行,把这些年来,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费用掏了再说。”

顾相思看着她说:“你男人欠的一百万我都还了,难道这还不够这些年的养育费?”

“我男人?什么叫做我男人?他难道不是你爸爸吗?”说罢,王彤鹅将顾承鸿推倒了顾相思面前,道:“承鸿看看你养的好女儿。”

顾老太见状也道:“承鸿你跟相思好好说说,你们是父女俩,父女俩哪有的隔夜仇?”

顾老太一说,老二老三家也纷纷催促道。

他们之所以会如此挽留顾相思,无非是听顾相思说能拿出一百万罢了。

这钱她哪里拿来的他们不管,只要能拿回来就行。

顾承鸿一看这大任似乎落在他身上了,于是很是装逼的干咳两声,道:“那个相思,有什么委屈有什么话,咱们父女俩好好说?”

顾承鸿话音刚落,顾相思便一个箭步跨到了他面前。

顾承鸿吓得是赶忙后退,却被顾相思一把抓住了胳膊。

“父女?哪个当父亲的会把自己女儿卖到夜总会里当小姐?顾承鸿,你晚上就不怕我妈回来找你吗?”

顾相思此话一出,引得众人一片哗然。

“什么?”顾老太脱口而出这两字,随后又说:“承鸿,相思说的是真的吗?”

“能卖,说明她还有价值,不能卖,说明她连价值都没有,那要她有什么用?”王彤鹅说。

“你给我闭嘴!”顾老太扯着嗓门道,她气的快要晕厥过去。

顾承鸿借高利贷这事别人不知道,王彤鹅知道的,眼看这还款日越来越近,最后只得出了个这么主意。

本是拿了钱先缓一缓,想别的办法,谁知道这顾承鸿死性不改,以为自己能够大赢一笔,所以直接又用这钱做资本赌去了,结果输的是连裤衩都没了,偷偷给王彤鹅说了实话。

王彤鹅气的要杀了他,两人筹划着要不趁要款的人没上门前先跑时,谁知这郑飞就带人上门了。

“我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感觉很讶异。我应该是在夜总会里面接客的,是吗?”顾相思继续问。

“相思,爸爸那样做是万不得已,爸爸发誓,那只是缓兵之计,等爸爸一有钱就去夜总会里赎你!”顾承鸿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赎?”顾相思眉头一挑。

“对,没错,爸爸一定会把你赎回来的,爸爸发誓!”顾承鸿说罢举手对天做起誓来。

这瞬间,顾相思的眸子冰冷到极点,更是悄无声间弥漫上了一层浓重的血腥。

带着阴狠带着狂野带着狰狞,让人感到可怖。

都说亲情是割不断的血液关系。

但这瞬间顾相思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

换掉这肮脏的血液。

“知道我这瞬间想做什么吗?”顾相思盈笑问。

顾承鸿竟心里感到有几分怯意,问:“什么?”

“杀了你!”

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牌娇妻】 或 【容少】 或 【悠着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7924256.html
首 发:大牌娇妻:容少,悠着点(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 影响人物派:首届中国区域公共品牌行动启动 探索发现中国好产品

    法治周末报道食品安全焦虑,己经成人们最为担心的话题。如何从源头上解决呢?“合规正品安全”,这一涉及农产品从生产到消费的逻辑理念已经成为业界的共识!但如何让地方涉农龙头企业以及政府带头实施践行呢?一项旨在为中国区域公共品牌提供合规性帮扶的行动即将到来,首届“中国区域公共品牌行动”已经拉大幕!你所焦虑我所忧患!你所期许我在行动!由国内主流政经媒体法治周未报社与国内权威机构中国商品学会强强联手打造的旨在让百姓安心、政府放心、企业尽心的系列责任行动,己经开启!我们的行动,全民共盼的行动!近日,中办、国办

  • 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最新章节

    原标题: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最新章节小说名称: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目录预览:第一章:先生,救救我...第二章:简漫,这是你自找的!第三章:婚前协议?第四章:神秘的空白先生第五章:峰回路转第一章:先生,救救我...“漫漫,导演投资人他们说了,这次是给几名优秀的候选人临时开的小海选,一会上去后,记得好好表现,争取把女4的角色,抢到手!”助理吴梦玲带着简漫停留在京都最大酒店的帝华门口,给她加油打气。简漫二人是从S市区来的,以后能不能留在繁华的京城发展,就看能不能拿下这部大型IP宫装剧里的女4的

  • 小说空间之田园悍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空间之田园悍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空间之田园悍妃【009】上山打猎可惜两个孩子身体太虚,必须调养一段时间,等身体没什么问题了才能喂洗髓丹,否则,即便年纪小,身体里杂质少,洗髓过程远没有成人痛苦,也不是那么好度过的。她现在每天就用稀释过的空间灵泉水做饭,喝的水同样是稀释的灵泉水,就是为了循序渐进又不会花太长时间调养,顺便,每天早上起来跑跑步锻炼也必不可少,头两天只是绕着茅屋周围跑,之后就绕着村子慢跑。有溪村的村民对萧云初的感官比较复杂,除了村长基于身份会稍微关注一下,村长媳妇刘

  • 天才萌宝:庶女娘亲不好惹19章(第十九章:娘亲脸红红)

    原标题:天才萌宝:庶女娘亲不好惹19章(第十九章:娘亲脸红红)小说名:天才萌宝:庶女娘亲不好惹第十九章:娘亲脸红红不知过了多久,一直站在门口的花醉月晶亮的眼睛分别瞅了瞅花千晴和龙少辰,清了清嗓子:“咳咳!”听到这意味深长的咳嗽声,花千晴和龙少辰同时元神归位,两人对视了一眼后,便一齐将目光投向了花醉月。“宝宝,你什么时候来的?”随后,花千晴抢先开了口,提出了心中的疑问。“来了好久了。”花醉月回答,仔细端详了花千晴一番,扬声道:“娘亲,你的脸居然还红着,羞羞哦!”“你——”一时之间,花千晴语塞。竟然

  • 婚婚欲睡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婚欲睡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婚婚欲睡目录预览:第二章我要和林瑞之离婚第三章就让他现在给我道歉吧!第二章我要和林瑞之离婚岸边有人惊喜地喊叫起来,“她居然浮起来了!”“天哪,太神奇了!”“快去救人!”岸边几个人接连“噗通”几声跳下湖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于音合力拉了回来,送上匆匆赶来的救护车。第二天一早,她的自杀事件迅速占领了各大娱乐新闻版面,一篇名为《救命的体重!一女子跳河因太胖浮水面获救》的文章被众人纷纷转发评论,基本上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医院的护士路过的时候也都忍不住往里张望一

  • 专情夫君爱吃醋17章(《 专情夫君爱吃醋 》)

    原标题:专情夫君爱吃醋17章(《专情夫君爱吃醋》)小说名:专情夫君爱吃醋《专情夫君爱吃醋》我辞了职,租了房子,删掉了微信和qq,换掉了手机号码,在一家儿童福利机构找了份临时的工作。我不想让任何人找到我。福利院的生活平静简单,小朋友天真的笑脸慢慢治愈了我的伤口。在这里,我还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大男孩。他叫顾延城,在念博士,趁暑假过来做义工。他待人友善亲切,我渐渐和他混熟了。有时候,看着他侧脸的某个角度,我会有一种恍惚感,觉得他和林致中有些相似。每当产生这种错觉,我都会厌恶地掐自己一下。我恨林致中。我不

  • 鬼影尸录 全文

    原标题:鬼影尸录全文小说:鬼影尸录目录预览:第一章荒坟滩第二章白衣女第三章陈年旧事第四章许玲花第五章夜半歌声第六章半截麻绳第一章荒坟滩我叫建国,复姓诸葛。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当初我爹心里面是怎么琢磨的,为啥偏偏会将这个名字和姓氏组合在了一起,这不是糟践了那诸葛一姓了吗?然而,再一想想他老人家的名号,诸葛栓柱这四个字任谁听了都如雷贯耳,那指定雷的是外焦里嫩的......想到此,我又感到相当的庆幸,得亏当初给我生了一个男儿身。这要是生成个女娃的话,我他娘的还不得叫什么诸葛淑芬?当然,对于自己名字感到

  • 蜜爱百天:试婚老公太腹黑小说完本+阅读

    原标题:蜜爱百天:试婚老公太腹黑小说完本+阅读小说名:蜜爱百天:试婚老公太腹黑目录预览:第1章没这么便宜第2章卖肾能活着吗第1章没这么便宜林半夏顶着两个黑眼圈看着不远处正在办公的男人,咽了一口唾液。顾胤北听到她走来的动静,只感觉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三下,强忍着要过去掐断她脖子的冲动。放下手中的钢笔,大手随意的搭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一双魅眸若有所思的眯起,打量着站在那里的女人,普通,很普通,非常普通。只是他知道,这看似普通的身体到底有着怎样吸引他靠近的魔力,比如那双灵气的双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