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挽着王爷到白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02/09 02:06:57 来源:网络
挽着王爷到白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挽着王爷到白头
《 挽着王爷到白头 》

  “本王娶你已经是对你莫大的恩赐,你还敢寻死?”靖王赵睿砚长身挺立于床前,目光宛如寒光冷冰一般凛然,语音亦寒意森森。原文1885888.com

  “哗啦”一声,一盆冷水直接泼到床上躺着一身大红嫁衣的苏若清身上。

  苏若清浑身湿透,勉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目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昂然挺立,端的是天人之姿,一身大喜的九章青衣纁裳,潢潢然透出天家贵胄的威仪。

  只是,他锋利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她,目光中怒火滚滚,仿佛顷刻间便有雷霆降下。

  苏若清一惊,倏然睁大了眼睛,她念考古系毕业了去毕业旅行,误入一个迷林好像摔入了一个古墓,脑袋摔在石头上流了很多血,以为自己血流而亡了,怎么会在这里?

  她费力地抬手摸一摸额角,触手光洁如玉,根本没有伤口,而眼前这人衣着言行都似古人……

  苏若清打了一个寒战,惊慌地开口,“这是哪里?你是谁?”

  “跟本王装失忆?”靖王抓住她莹白如玉的手,嘴角斜斜上扬满是恶意的笑,然后,手用力一拉,生生将苏若清的一个手指拉脱臼了。

  “啊!”锥心之痛让苏若清凄厉地惨叫一声,本能地奋然挣扎。

  靖王狠狠将她抵在床上压在身下,手一用力,又生生将她拉脱臼一个手指,轻飘飘地道:“苏容华,想起来了吗?”

  十指连心,一瞬间,苏若清觉得自己要痛死了!

  同时,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袋,她叫苏容华,父亲是邢国公,她被皇帝赐婚嫁给了靖王,今夜是她和靖王成亲的日子。

  手指上剧烈的疼痛和这些记忆,让苏若清不得不承认,她的灵魂貌似占据了一个叫苏容华的姑娘的躯体,一瞬间绝望占据了她整个身心,但疼痛却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188新闻网

  “我,要,痛,死,了……”苏若清脸色惨白,冷汗直下,语声低弱,手指痛得让苏若清根本无法思考,只求他放过她。

  他漆黑的眼眸里满是不屑和鄙夷,望着她的目光尽是赤裸裸的嘲讽,“你不用急着死,你不配靖王妃的身份,等蓁蓁进了门,本王就让你让出来,到时候本王会让你好好的去死的。”

  苏若清不敢抗辩,忍痛用力咬着牙,冷汗如雨下,一字一句艰难地道:“我,会,听,话的……”

  “明白就好。”靖王目光凉薄如水,手一抬一按将苏若清脱臼的手指复位了回去,刹那又痛得苏若清觉得自己又死了一遍。

  靖王起身嫌弃地掸了掸手,离去前,炯炯目光阴沉沉地瞥一眼她,眼底深处尽是戾气和恨意,那一眼让苏若清觉得一股彻骨的寒凉渗入四肢百骸。

  靖王迈出门槛后,贴身丫鬟蔓莲和嬷嬷等人立时纷涌进来。若绿懂得医术,给苏若清清洗包扎了下,嬷嬷含着泪收拾床榻,蔓莲伺候苏若清沐浴更衣。挽着王爷到白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蔓莲泪水盈满眼眶,“王妃,您何苦想不开,奴婢千防万防,只怕王府的人对您下毒手,不敢让您碰半点他们的吃食,哪晓得您自己竟然会想不开……若不是催吐及时……”

  她泣不成声,抬袖拭泪,悲伤地垂下了头。

  “我没有自尽……我也不晓得怎么回事……”苏若清揉了揉额角,尽是无奈。

  在这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中,明明苏容华没有自杀,为什么靖王会说她自杀呢?而且苏容华真的死了,如果不是靖王,那么是谁杀死苏容华的呢?

  她那所谓的父亲邢国公跟靖王是政敌,邢国公掌握军政大权简在帝心,但不知为什么突然她被赐婚给了靖王。

  传言靖王同他表妹温蓁蓁两情相悦,所以她占据了靖王妃的位置,靖王肯定是恨死了她的。

  蔓莲闻言,猛地抬头望着她,惊愕地睁大了杏眼,“那是谁竟敢对您下手?我们去告诉国公爷和夫人!”

  苏若清拧眉思虑片刻,罢了罢手,“此事需从长计议,你们不要担心,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

  见苏若清手受伤,又十分疲倦的样子,蔓莲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轻声细语,小心翼翼地道:“王妃,明日还要入宫觐见,沐浴完了赶紧睡一会吧。”

  “嗯……”

  第二日,入宫时辰到了后,苏若清出门,看到府里沿途所有带红的东西全府都撤下了,处处洁白的素纱飘扬,素净得像是守孝。挽着王爷到白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蔓莲瞧了很难受,没忍住,道:“据说是府里的表姑娘性情高洁,不大喜欢红啊绿的,王爷就连夜叫人……”

  苏若清不由的笑了,这开场倒是十分契合所谓的婚姻是就坟墓呀。

  将将出了自己住的乐安堂,就看到遥遥的回廊下,靖王站在台阶下,一个身形单薄的姑娘站在台阶上,两个人四目相对,背后一池荷花开得纤纤袅袅。

  晨光勾勒出那姑娘高挑窈窕的轮廓,长长的裙摆委地如花开,细腰盈盈不堪一握,叫人担忧若是一阵风吹来会将她吹折了。

  靖王温柔地看着她,宛然她是羸弱不堪的雪人,目光浓烈点都会把她看化了。他动作轻柔地替她拢了拢袖子,温声道:“外边日头烈,你莫要站在外头,回屋里去吧。”

  “砚哥哥,你去宫里,我总是提心吊胆的,你要早点回来。”那姑娘的声音温柔若三月柳絮飞花,叫人骨头都酥了三分。版权1885888.com

  “嗯,你回屋吧。”靖王很有耐性地哄道。

  苏若清静静地立在月洞门边,瞧一瞧将将翻个鱼肚白的天际,也不晓的日头怎么个烈法。

  那两人依依惜别,靖王大步走了过来,看都没看苏若清一眼,苏若清只觉得一阵冷冽的风拂面而过。

  苏若清正在想要不要跟上去,不知道一个人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吓了苏若清一跳。

  那是一个清癯的中年男子,双眼炯炯有神,他对着苏若清行了个礼,“王妃,我是府里的管家叶笙箫,王妃身子不适就好好在家休养,不用进宫觐见了,殿下已经帮王妃向宫里递话了。”

《 挽着王爷到白头 》

  蔓莲闻言,大眼睛一眨巴就掉下眼泪来,因为气愤胸膛起伏不止,“你们,欺人太甚了……”

  “蔓莲!”苏若清截断蔓莲的话,对着叶笙箫笑了笑,“我是觉得不大舒服,承蒙王爷体恤,我改日再进宫请罪。188新闻网

  “王妃……”蔓莲委屈巴巴地看着苏若清。

  苏若清莞尔一笑,直接带着蔓莲回屋了。只是苏若清前脚回到乐安堂,后脚丫鬟就来禀告说温姑娘来了。

  温蓁蓁是靖王舅舅的小女儿,靖王母妃病逝后,很快外家获罪成年男子皆斩首,女眷罚没掖庭。温家的人,如今确切晓的的,好像就这位温姑娘还活着了。

  青梅竹马,生死与共,只温姑娘罪臣女眷,纵使已经脱了奴籍,却也是决然成不了靖王妃的。

  人未至,笑先闻,几个声音清脆悦耳的小丫头,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个少女进来了。七八个丫鬟,阵仗浩大的叫旁人疑心是皇后娘娘驾到。

  那少女仙姿佚貌,聘婷秀雅,一双含情带俏的美眸水汪汪的能掬出一捧水来,叫人想起江南湖岸边新柳嫩枝,只是面色略为苍白,身影过于单薄。

  温蓁蓁踩着细碎的莲步款步走来,说话也细声细语,“妹妹见笑了,我身子不好,不带这许多人,殿下他不许我出房门一步。我说了我身子也没那么不好,可殿下不听。”

  苏若清对这声“妹妹”心一抖,妹妹你妹!

  要说姐姐妹妹,温蓁蓁与苏若清倒也确实有七弯八拐的亲戚关系,谁叫这帝都豪门绕一绕统统都是亲戚呢。算一算,大概是表了又表还表的表姐妹。

  我擦,不就不想喊嫂嫂嘛,真真是一朵盛开在淤泥中雪白的白莲花啊!

  两人叙话间落座,这时丫鬟上了茶。

  苏若清瞥一眼那青花缠枝茶盏里漂浮的茶叶,“此茶性寒,表姑娘身子弱,饮不得,撤下去吧。”转头对温蓁蓁笑道:“箱笼都未打开,那些花茶都未收拾出来,招待不周,还请表姑娘不要怪罪。”

  苏若清只是严防以待,温蓁蓁入口的东西一概不能出自她乐安堂,免得有口说不清。

  立时温蓁蓁脸色一白,凉凉笑了,“我晓的妹妹瞧不上我,我不配喝妹妹的茶,妹妹外祖母是端阳长公主,父亲是邢国公,真真是枝头上的凤凰,可惜啊,鸠占鹊巢,妹妹是个野种!”

  论口才,温蓁蓁这种长在深宫藏于靖王府的小姑娘,还真不是博古通今又看遍无数网络段子的苏若清的对手,她完全能有一万种方法气死温蓁蓁。

  但是!苏若清摸一摸自己的手指头,忍住了!

  “表姑娘说笑了,表姑娘才貌双全,难怪王爷对表姑娘如此钟爱,我羡慕还来不及呢。”

  温蓁蓁眉睫颤了颤,觉得苏若清话中有话,她怒目瞪着苏若清,“我是只能靠表哥,可你呢?现在谁不知道你不过是邢国公夫人和别人通奸生的私生女,身份比我低贱多了!”

  她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道:“苏若清!你以为邢国公逼我表哥娶你是还在意你吗?不,邢国公只是不愿意亲手杀你,想借刀杀人让我表哥杀你,因为谁当了这个正妃谁就得死!而我会作为侧妃执掌靖王府!你不过是为我铺路,你就要死了!!”

  正妃未进门,皇帝陛下岂会容许靖王纳侧妃?

  “多谢表姑娘提醒。”苏若清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不敢刺激她,讲真,生怕她在乐安堂这自己气自己气出个好歹来。

  温蓁蓁冷笑一声,“我才没空同你废话,我来是要告诉你府里是我当家,把你的嫁妆都交出来。”

  堂堂靖王府,靖王妃不当家就罢了,竟然让一个表姑娘管家,而一个夫家的表姑娘竟然堂而皇地张口就要王妃的嫁妆,简直闻所未闻!

  蔓莲实在忍无可忍,气道:“表姑娘,天下间哪有一个表姑娘让王妃把嫁妆交出来的道理?!”

  “啪!”温蓁蓁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得蔓莲脸上五个红红的手指印,“我同你主子说话,你一个贱婢有什么资格插嘴?”

  苏若清和站在一边的宁嬷嬷双双扶住蔓莲,苏若清终于动了怒气提高了语声,“够了!”

  温蓁蓁得意地扬扬眉,晃晃纤纤玉手,“我打一个贱婢怎么了,别说是一个贱婢,我就是打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不就是想要银子吗?”苏若清拧眉,“嫁妆礼单上写的很清楚,银票十万两,这十万两银票给你。”

  苏若清大约略略换算过,以这里的物价,一两银子大约现代两千人民币,这一甩手就甩出去一个亿了。

  蔓莲一听就急了,但被苏若清一把按住,苏若清对宁嬷嬷使了一个眼神,宁嬷嬷无奈地去取银票。

  宁嬷嬷回里屋打开箱笼取出一个漆红雕花盒子,眼泪直掉,又赶忙擦了眼泪,捧着盒子走了出去,目光满是不舍,却还是硬生生递给了温蓁蓁身边的丫鬟。

  “算你识趣,”温蓁蓁望着一盒子银票咯咯一笑,“我不打听话的狗。”

  蔓莲听了气得急火攻心,觉得怒火从胸膛炸开了要,拔高了声音怒道:“你放肆!竟然敢这样跟我们家王妃说话!”

  温蓁蓁扬手就又一个巴掌要朝蔓莲甩过去。

  苏若清手疾眼快一把抓挡住了她的手,怒视着她,急声呵道:“温蓁蓁!”

  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脚步声,眨眼间,靖王大步流星走了过来,英俊挺拔的男子腰间悬着的玉佩来回激荡,行色匆匆。

  温蓁蓁立时脸色一白,然后顺势身子一晃就倒了下去,靖王飞身而来一把抱住了她,急切地唤道:“蓁蓁!”

  温蓁蓁依偎在靖王怀里,泪眼婆娑,凄然望着靖王,语无伦次,“砚哥哥,妹妹没有推我,你不要误会……就是,就是……”仿若灵光一现般恍然大悟地道:“哦,是我自己没站稳跌倒了……”

  “苏!容!华!”靖王咬着牙一字一字往外蹦,目光如利箭射向她。

  苏若清扶了扶额头,眼前这朵白莲花真的是白莲花中的典范啊!

  靖王一边轻轻拍打着温蓁蓁安抚她,一边凉凉勾起一个嘲讽的笑,“苏容华,你又想死了是吗?”

《 挽着王爷到白头 》

  蔓莲慌忙跪下,磕头如捣蒜,“殿下!不关王妃的事,是……”

  “住嘴!”靖王冷冷呵斥她,转而对苏若清冷声道:“一个下人竟敢随意插话,连下人都管不好,本王替你一个一个都毒哑了,保证以后不会没有尊卑。”

  苏若清跨步拦在蔓莲前面,“殿下,蔓莲只是护主心切,她是想跟您解释……”

  “啊……”温蓁蓁柔弱地扶着额角凄然呻吟,可怜巴巴,有气无力,“砚哥哥,我头好痛……”

  靖王慌忙一把抱起温蓁蓁,放低了声音温柔地哄道:“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大夫!”

  “那你得答应我,不要怪妹妹,好不好?求你了……”

  “你总是这么善良……拿你没办法,都听你的,那你也要听话,我们去看大夫。”

  苏若清看他们要走,必须要跟靖王说清楚,否则以后还怎么解释,连忙唤道:“殿下……”

  靖王冷冷的目光射向她,“你敢再说一个字,本王就打断你的丫头的一条腿,你敢说两个字,本王就打断她两条腿。”

  苏若清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因为靖王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温蓁蓁双手环绕抱住靖王的脖子,脑袋依偎在他胸前,“砚哥哥,你不是去宫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刚要出门,路上遇见你的丫鬟,说你来乐安堂给她请安了,哼,她配吗?往后不要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砚哥哥,蓁蓁只希望你好,蓁蓁什么都不怕,就算死也没关系,因为蓁蓁知道,砚哥哥会陪在蓁蓁身边的,不会让蓁蓁一个人的。”

  “不要胡说,你会好起来的,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靖王抱着温蓁蓁大步走了,步伐沉稳又快捷,小心翼翼的,像抱着一碰就碎的稀世珍宝。

  一行人哗啦啦跟了上去,霎时,又只剩下苏若清自己屋里的人了。

  苏若清赶紧叫若绿来给蔓莲看脸,看着蔓莲水嫩嫩的脸上殷红的巴掌印,心疼得不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好蔓莲,这仇我记下了,定会帮你讨回来的。”

  “王妃,奴婢又有什么打紧的,您怎么能为了奴婢将这么多银子都给了她?”蔓莲泪珠如滚珠簌簌落下,“如今国公爷是不会管咱们了,没有银子寸步难行,就是让奴婢去死,也不能将银子给她啊!”

  “别哭别哭,你一哭,若绿的药都白弄了,放心吧,我自我的打算,不会叫你们白受委屈的。”

  宁嬷嬷和若绿对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殿下如此对自家姑娘,这银子姑娘不交又能怎样呢?

  只是,这事还没完,温蓁蓁回去后,就病倒了,据说是乍见故人忆起往事,食不下咽,潸然泪下,悲痛不已,难以自拔。

  苏若清心里想说,喵了个咪的,端阳长公主府相见那时她大约才两三岁,谁他喵的跟你是故人啊,我退一步,人进一尺,这是铁了心要同她耗上了啊。

  当日晚上,靖王一脚就踹开了苏若清的房门。

  月光斜斜落他一身皓洁的银辉,只他站在那玉树临风,风华无双胜过月光许多,仿若有落英纷纷拂过。

  只是他的眼,冷冽如寒潭之冰,折射出幽幽凉凉的微光。

  苏若清正倚在榻上在剥葡萄,只好搁下手里的葡萄,起身快步过去行礼,“参见殿下!”

  “那日,你同蓁蓁说了什么,叫她这样伤心?”靖王声音冷得像是寒风刮过。

  苏若清保持着福身请安的姿势,闻言又深深俯身垂首,却答非所问,“嫔妾也听说,一直以来温姑娘不知什么原因食不下咽,再好的美食都吃不下,勉强吃了就吐,现如今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这病,嫔妾好像曾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类似的。”

  靖王乍一听眸光一亮,却复又暗了下去,“太医院所有御医都束手无策,难道还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吗?为了躲避本王的问责,你倒是什么都敢说啊?”

  “嫔妾不懂医术,自然不敢妄言。只是那本古书,嫔妾是在端阳长公主府里看到的……”

  端阳长公主手里有怎样珍贵的东西,都是不为过的。

  苏容华的外祖母端阳长公主,先皇最宠爱的原配皇后唯一的女儿,当年先帝差点立她做皇太女,下嫁宁国公的时候把国库搬了一半。而端阳大长公主只生了邢国公夫人一个女儿,邢国公夫人也只得苏容华和苏见深两个孩子。

  所以,苏容华只能嫁给皇子,带着从天家出去的嫁妆嫁回到天家,这也是靖王为什么娶苏容华的一个重要原因。

  靖王果然动容,却没有放松半点警惕,“本王凭什么相信你会有这样的好心?”

  “嫔妾不是为了温姑娘,嫔妾只是想讨好殿下,投殿下所好,好让自己的日子好过点。”苏若清低声娓娓道来。

  苏若清朝若绿示意,若绿便跪呈上方子。

  “殿下若是愿意一试,可找个陌生的大夫,按照这方子上的行事,嫔妾不敢担保温姑娘一定会好,但想必是会有成效的。”

  她只提供方子,虽是治病的,却连一味药都没有,绝然不可能毒害温蓁蓁。

  靖王接过方子,扫一眼,立时眼里盛满怒意,却又生生压了下来,“你敢如此,若是蓁蓁的病情没有好转,本王就将你拿去喂狗!”

  靖王深深看一眼苏若清,转身就走了。

  望着靖王望去的背影,苏若清得意地笑了,转头揉揉蔓莲的脸,“好蔓莲,本姑娘很快就能给你报仇了哦!”

  第二日,府里就来了个陌生大夫,说是安王推荐来的。

  这个大夫给温蓁蓁看过后,当晚温蓁蓁就进了一碗薄粥,往日可是基本都是参汤吊着的。虽然后来吐了,但至少她吃了。

  而且,竟叫厨房想法子做她能吃的东西,若有什么她吃得下便重重有赏。素日,连请了宫里御厨变着花样做的美食,可是求着她看一眼都不愿意的。

  蔓莲听了这个消息,不由的咋舌,“王妃,您这是什么神丹妙药啊?”

《 挽着王爷到白头 》

  “温蓁蓁这个病呢,叫厌食症,她不过是想装柔弱,故意节食,只是节着节着,现在真吃不下了。”苏若清淡淡一笑,“治这个病的关键在于病人自己要有治好的意志,温蓁蓁能成为温家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姑娘,必然有着坚强的意志,缺的只是她转变想法。”

  所以呢,当然不是什么古书上看来的,厌食症在古代这病闻所未闻,在现代却是屡见不鲜的。

  若绿也笑了,“所以呢,王妃叫靖王找个陌生的大夫,问温蓁蓁,是不是葵水久不至了。大夫告诉温蓁蓁这个病时间久了,可是会闭经的,若不马上治好那很可能就无法怀孕了。”

  温蓁蓁岂能容许自己不能生育呢?她听到这个消息都得吓死了,一刻都装不下去了。

  苏若清趁着温蓁蓁消停的这两天,理了理思路,既来之,暂时只能则安之了,先在这里站稳脚,才能想办法查怎么回去。当务之急呢,一要想办法取的靖王的信任,改变自己的处境,二要找邢国公夫人问清楚自己的身世,三要弄清楚是谁想杀她。

  但靖王是打定了主意不让苏若清迈出大门一步了,甚至连三朝回门都给推了。而苏若清根本见不到靖王的面,便只能打听了靖王每日回府的时间,在路上堵他了。

  水榭飞纱飘扬,夏天的夜晚微风拂过,带来丝丝凉爽,银月清辉落满人间,落一地斑驳树影。

  靖王踏月而来,行止间衣袂飘举若行云中,天人之姿,叫日月失华。

  苏若清微愣,人世间多少好看的男子,都黯然失色,独独他似那远古的神祇穿越洪荒亘古,来惊艳了人世间。

  靖王看到苏若清立时拧眉,只是想到什么又忍住了,停下了脚步。

  “殿下!”苏若清行礼,“嫔妾有事相求。”

  “说。”靖王淡漠地道。

  他一向赏罚分明,温蓁蓁的病情确实有起色了,即使苏若清是他最讨厌的女人,但他也会给予赏赐。

  “嫔妾想见一见嫔妾的母亲,每年这个时候,母亲都会带妾身与妾身哥哥去庄子上住一段时日。今年哥哥领了差事不在京中,明日嫔妾想陪母亲一道去。”

  “每年都去,去做什么?”靖王仿佛随口一问。

  苏若清敏锐地察觉到靖王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依旧装作什么都不晓的般柔顺地道:“去祭拜两个人。”

  靖王继续不动声色地问道:“祭拜谁?”

  苏若清怔了怔,有些踟蹰地道:“墓碑上没有刻字,妾身曾经问过母亲,是谁,但她不曾透漏一字半语。”

  “本王陪你去。”靖王唇角牵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只是笑意半点没有到达眼底。

  晴天霹了个雳!

  苏若清这下有些傻眼了,素日靖王一副跟她待在一处都会窒息的样子,竟然会主动要跟她一起出去,这次只怕是不小心炸出条大鱼来了。

  “那嫔妾多谢王爷!”苏若清只得顺势回道。

  蔓莲激动得热泪盈眶,自家姑娘这般倾国倾城之貌,善良聪慧,再也没比自家姑娘更好的人了,王爷早晚会明白的,也早晚会晓的,温蓁蓁就是个贱人!她光顾着激动,全然没看到靖王轻轻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嫌弃劲。

  只是苏若清回到乐安堂的时候,看到若绿依着栏杆一会左顾右盼,一会团团转,看到苏若清立时快步迎了过来。

  若绿满脸无奈,“王妃,宁安堂那位又来了,还让自己的丫鬟把窗户都拢上了,来者不善。”

  “哦?”苏若清勾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兴致勃勃地道:“那我们就去会会她吧。”

  在若绿和蔓莲担忧的目光中,苏若清迈步过门槛,就看到温蓁蓁坐在尊位,一脸阴沉。乐安堂的几个小丫鬟战战兢兢伺候着,宁嬷嬷在一边陪笑。

  “表姑娘果然是很挂心我这个故人呢,又来看我了。”苏若清施施然走了过去。

  看到苏若清,温蓁蓁立时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玉手怒然指着苏若清,“苏容华,你是活腻了吗?竟然装半路偶遇砚哥哥,勾引砚哥哥!下作!”

  苏若清扬手就是一个巴掌,响起清脆的一声“啪”,温蓁蓁脸上就多了五个手指印。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全都一副苏若清疯了吧的表情。

  温蓁蓁蓦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苏若清,“你,疯了吗?”指着苏若清的手颤抖不止,“你敢打我,砚哥哥绝对会打死你的!!”

  “我没疯,疯的人是你,”苏若清淡定如清风,“装病装得很开心吧,一装装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装出真病来了吧,葵水多久没来了?”

  “你怎么会知道??”温蓁蓁失声问道。

  苏若清眉开眼笑,十分好心地提醒她,“御医都束手无策,安王推荐的大夫为什么会晓的你的病呢?因为这病唯一有记载的,是我从我外祖母书房那的古书上看到的,是我将方子送给那个大夫的。”

  “你……”温蓁蓁花容失色,不可置信地后退了两步。

  “但是,我只给了一半的方子,那一半只是诊断加调理,真正治疗的方子,还在我手里呢。”苏若清笑眯眯的,“这些年,你为了让靖王对你千依百顺一直故意不吃东西,吃了也催吐,结果真的得了厌食症。你这病症持续下去,可就不是三五个月来一次葵水,而是闭经,然后不孕呢。”

  温蓁蓁脸色刷白,脚步趔趄连连后退了几步,靠在了身后的丫鬟身上,眼里满是恐惧。

  “若是你不能生育,你觉得殿下会不会娶别人呢?殿下究竟有没有爱你爱到愿意断子绝孙呢?陛下会不会眼睁睁看着殿下无嗣而不管呢?”

  “要怎样,你才肯把药方给我?”温蓁蓁咬牙切齿地恨声道。

  苏若清扬了扬眉,闲闲地理了理衣袖,懒洋洋地扶了扶云鬓边的发簪,“自然是看温姑娘你的表现啰。”

  温蓁蓁脸色铁青,额角青筋突突,一张小脸红了青青了红。

  好好一个美人,愣是像雨后海棠憔悴损,瞧着怪可怜的,但苏若清又不是靖王,欣赏不来她的可怜楚楚。

  温蓁蓁在自己丫鬟的搀扶下仓皇离去,不过两刻钟后,温蓁蓁的丫鬟冬月就送回了装了十万两银票的盒子。

挽着王爷到白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挽着王爷到白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6813143.html
首 发:挽着王爷到白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 【今日20190222】推荐《乡野风月》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2】推荐《乡野风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乡野风月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1章这是初春,万物都开始发情的季节。杨羽来这个村子支教已经有几天了,这天中午,躺在学校后山上的大树下凉快,听见前方有嘶嘶的声音。杨羽以为遇了蛇,急忙拨开草丛看了看。这一看,杨羽鼻血都要冒出来了。一个村妇正背对着自己,脱下裤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来尿尿。这农村的女人就是开放,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来尿尿,真是奔放十足啊。“这不是芳芳的妈妈杨嫂吗?”杨羽认了出来,芳芳是自己班的一个学生

  • 都市之飞升惨剧16章

    原标题:都市之飞升惨剧16章小说书名:都市之飞升惨剧第0008章盛屎碗虽然不敢十分肯定宋挺的这个主意一定能行,但现在霍毛毛也只能拿着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这个宋挺搞不定那帮臭小子,她霍毛毛就会立即让他走人,如果搞定了,自己倒可以安安静静的在河洲英才中学里学完这三年。至于花这几身衣服的钱,对有着一个身家不凡的姐姐的霍毛毛来说,绝对是毛毛雨。带着霍小倩的亲笔推荐信,霍毛毛领着宋挺直接来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先是看完了那封推荐信,教导主任又打量了宋挺一番,觉得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学生,应该不会给学校以及

  • 亿万星辰不如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亿万星辰不如你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亿万星辰不如你目录预览:第一章:逃跑第二章:亲手送去监狱第一章:逃跑林轻轻颤抖着双手紧紧环着自己的胳膊,苍白的脸庞失去血色。她漂亮的眸子里带着一抹惶恐,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刚发生的那一幕在她心底发酵酝酿,最终只剩下一片刻骨的害怕。“陆擎!”林轻轻在看到陆擎的那一瞬间,她疯了一般冲过去抱着陆擎,颤抖着声调说道,“我,我终于看到你了。”牙关‘咯咯’作响,显然她还不曾从那惊险的一幕回过神来。“林轻轻?”陆擎微愣,随即回过神,他语气森冷,眸子里布满了浓浓的质疑

  • 小说待到情深云起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待到情深云起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待到情深云起时第1章我那么爱你,你为何不信我烈日当空。沈莫离端端正正的跪在晴柔院外面的地上。汗水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地落下,头也被晒的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快到了极限,不过是在死死的强撑着。跪了足足两个时辰,一身华服的楚烨走了出来,满眼厌恶的瞪着沈莫离,冷冷的问:“沈莫离,你可认罪?”“你为何要给柔儿下毒,为何要害本王的孩儿!”“说!解药在哪里?”“我已经……说过了,”沈莫离摇了摇头,哀哀的重复她已然说过无数遍的话:“我没有给柳依柔下毒,更没有害她肚

  • 小说夜幕迷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夜幕迷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夜幕迷情目录预览:《夜幕迷情》《夜幕迷情》《夜幕迷情》《夜幕迷情》兰姨走上前,声音带着冷意,“怎么上来这么多人?楼下不用营业?”她看起来很不满。有人立马幸灾乐祸的看向那几名早我们一步等在门口的人,她们是没有被兰姨通知,自作主张跑来31楼的人。在兰姨的冷眼下,好几个人都低下头悻悻离开。也有人不服,手足无措却依然坚持站在原地,“兰姨,你不能厚此薄彼,我们连通知都没有不说,现在人都站在这里了,门都不让进就赶我们走,这是什么道理?”旁边立即有人嗤笑着反呛,“

  • 【今日20190222】推荐《总裁夫人逃婚忙》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2】推荐《总裁夫人逃婚忙》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夫人逃婚忙目录预览:第1章被傻子睡了第2章逃婚的女仆第3章背叛的滋味第4章败给白莲花第5章打死不孝女第1章被傻子睡了“啊!”林言兮一觉醒来,看着眼前的男人,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你……我们……”卓衍森仰躺在床上,露着精壮的上半身,一张无比英俊的脸在女人呆愣的面庞上蹭了蹭,“兮兮,昨夜你流了好多血,疼不疼啊……”男人声音异常温柔,全无往日里的清寒,闭眼撒娇求欢的样子,俨如一只可爱的小奶狗。“血?我们?不要啊!”她再次尖叫一声,

  •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王爷小心,妃要爬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王爷小心,妃要爬墙目录预览:第1章惊艳现身第1章惊艳现身第2章初见第2章初见第1章惊艳现身天云六百零七年秋,云国。明月湖边,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少人似乎是从岸边打算往回走。原本是阴天,阳光忽然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过来,顿时阳光明媚,水面上波光粼粼。湖水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女子,她宛如仙子,不食人间烟火,无辜地睁着明亮的双眼。当这个女子出现的时候,抽气声忽然响起,四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凝神闭气,担心自己的呼吸会惊扰

  • 惑世太子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惑世太子妃在线阅读书名:惑世太子妃目录预览:第一回魂归之处第二回心在滴血第一回魂归之处东宫。苏浅雪正要出去,却被一道明黄身影给拦了下来,“太子妃这是要去哪儿?”四目相对时,一道是躲闪,一道是冰冷。“妾身……妾身想要出宫,去……大司马府。”苏浅雪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目光也有些闪烁,她根本不敢直视东方清恒,甚至于可以说,她害怕东方清恒。自从被带回了这东宫,她就像是被断去翅膀的鸟儿,她真的想要逃离这里,可偏偏她这辈子都要被束缚在这金丝牢笼里了。东方清恒的眸光一沉,冰冷无情的脸上顿时涌上怒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