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久爱盛宠:妻途曼曼(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02/09 00:54:17 来源:网络
久爱盛宠:妻途曼曼(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书名:久爱盛宠:妻途曼曼

第一章 别人的老公好用吗

如果在之前有人跟焦曼说,她会在新婚之夜的那天,撞破丈夫与女子鬼混。推荐1885888.com她肯定会嗤之以鼻,这么老套狗血的八点档剧情,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好吗?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不仅给她一个大惊喜,还送她一顶油光发亮的绿帽子。

焦曼红着眼眶,站在自己的新房门外,透过半掩着的门缝能清楚看到房间里的一切。

她的婚床上,一头波浪卷发,身材火辣的女子正趴伏在她的丈夫身上,由于被女子挡住了视线,她看不到她丈夫的表情。

女子发嗲地嗔了一句,语调百转千回,跟掺了蜜似的,“顾少,你好坏埃等会儿你妻子回来看到,怕是不好吧?”

顾丰暗哑的声音传来,语气里满是厌恶,“别提那个女人,扫兴。”

“啪嗒!”

听到顾丰的回答,焦曼的心凉了半截,她怀里的玫瑰花束掉在了地上,火红的花瓣四落,仿佛在控诉她的无情。这是她买回来装饰婚房的,可现在却是那么的碍眼,搞得她像一个白痴一样。

听到了声响,女子回头一看,却看到了泪流满面站在门口的焦曼,知道焦曼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阅读1885888.com

她得意地一挑眉,笑容里满是对焦曼的挑衅,“哎呦,这不是顾夫人吗?怎么,站在门口偷看不进来呢?”

焦曼擦了擦眼泪,跟没事人一样走进了房间,一把拉住女子的头发往后一扯,扬起巴掌,“啪!啪!”两声脆响,直把女子给打懵了。

“贱人,别人的老公好用吗?”

顿时,女子那千娇百媚的脸上便浮现了两个清晰的手印,可是肖曼心里的怒火却不减,水眸瞪向旁边衣衫不整的男人。

一头细碎的短发,轮廓分明的脸庞,深邃的五官,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正有些冷漠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到底听了多少?

顾丰缓缓起身,看着眼前的焦曼,不施粉黛的白皙小脸此时气得通红,溢满了眼眶的眼泪却倔强地不肯滴落,他忍不住浓眉一拧,冷声道:“放手。”

放手?

焦曼气得浑身发抖,明明她才是受害者,怎么顾丰这么一说,倒显得她是个坏女人。气愤难平的她,抓着手上的长发加大力度。叫她放手,她就偏偏不放手。久爱盛宠:妻途曼曼(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碍…”女人顿时惨叫了起来,睁着朦胧的泪眼看向顾丰,“顾少,救我。”

权威被挑衅的顾丰顿时黑了脸,桃花眼里满是危险的意味,他长臂一伸便抓住了焦曼的手,微一用力便把焦曼拉开了。

“刚当上顾夫人就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怎么不继续装了?”

焦曼被拽得一晃,等她终于站稳之后,忍不住嘲讽地一笑,“继续装?我装什么了?”

顾丰看着一脸倔强的焦曼,黑眸愈发深沉。该死的女人,到现在还不肯承认。

女人突然伸手抱住了顾丰的大腿,声泪俱下,“穆少,你一定要帮我讨回来。”

顾丰差点条件反射一脚就踢出去,低头一看,脸色更黑了。

只见那女人一头卷发经过焦曼那么一拉扯变得乱蓬蓬,脸颊两侧有着清晰的手掌印,重点是妆容都花了,一张脸跟调色盘似的。久爱盛宠:妻途曼曼(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他嫌恶地一拧眉,脚下微一用力便将女子甩开。然后对着焦曼那白皙的脸蛋就是两巴掌,手下一点都没留情,甚至比焦曼打女子的力气更大。

很快,焦曼的脸颊便浮现了两个红彤彤的手樱

“你……你居然打我?”

焦曼不敢置信地捂着自己的脸,热热烫烫的,肯定红肿了。但比起脸上的痛,她的心更疼了,一抽一抽的。

这是她的丈夫啊,居然为了别的女人打她,将她至于何地?

虽然她知道顾丰并不是多么喜欢自己,但她万万没想到顾丰会如此讨厌她,那当初为什么要对她好?

第二章 为什么要娶我

看着焦曼一脸受伤的样子,顾丰冷冷一笑,一双桃花眼邪气四溢,他蓦然逼近焦曼,在焦曼的耳边轻声说道.

“怎么,后悔嫁给我了?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

他特地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好好对待这四个字,任谁都听出其中的歧义。

焦曼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只感觉到刻骨的寒冷。阅读http://www.1885888.com/看着眼前满脸仇恨的顾丰,她不由得害怕得退后了一步,“不,你这个恶魔。”

顾丰再度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形压迫着焦曼,“我恶魔?焦曼,你别装了,你的心可比我狠一万倍,你忘了我哥是怎么死的了吗?是你,是你焦曼害死的,现在又来装什么好人。”

被戳中伤口,焦曼的脸蓦然一白,她捂住耳朵,尖叫道:“不,不是的,我没有害死大哥,我没有……”

她真的没有想害死顾策,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是她害死了顾策,她真的没有。

那尖叫声吵得顾丰头疼,他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了焦曼,“闭嘴,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

“穆少,我……”

“你也给我滚。”顾丰现在哪有心情理女子,女人被他那狰狞的面孔给吓到了,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勉强定了定神,焦曼颤抖着问出了心里的疑惑,“既然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娶我?”

顾丰猛地回头看向焦曼,嘲讽地说道:“焦曼,请你搞清楚,是你一直想嫁给我,是你千方百计拆散了我和焦倪,不然你以为我会想娶你吗?”

“我没有……”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解释。原文1885888.com

顾丰爆喝一声,打断了焦曼的话。 暴躁地上前拉过焦曼的手臂,将她甩在床上。然后从背后俯身压上焦曼,快速解下了两人身上的裤子,在焦曼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腰间猛地一顶。

“啊!好疼啊,你快出去。”焦曼疼得脸都白了,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想跑,却被顾丰一把反扣住了双手。

他听到焦曼的惨叫声,不屑地撇了撇嘴,根本没有减轻力度,反而变本加厉,冷笑道:“装,继续装。”

装?她装什么了?

终于,承受不住的焦曼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翌日早晨,焦曼缓缓清醒过来。她环顾了一圈,发现顾丰不在这里,旁边的床铺也是冷冰冰的。

失落的情绪立马弥漫上了心头,她自嘲地笑了笑。

其实她早就知道会这样的结果,不是吗?

她强撑着爬了起来,顿时隐秘的地方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传至四肢百海

“嘶。”

她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等疼痛稍缓之后才小心下了床。见地板上全是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有她的、顾丰的、也有那个女人的。

她的心情突然烦躁起来,将那些衣服全都扔进了垃圾堆里,然后洗个冷水澡,却在准备做早餐的时候才发现根本没有食材。于是她只好拖着一身的疲 惫,开车前往医院。

德治医院,鄄州市的公立三甲医院,焦曼是这里的一名外科医生。

换上白衣大褂后,她便失神的坐在座位上。

“早啊,曼曼。”

一个元气的男声打断了她的发呆。

焦曼转头一看,然后扯了扯嘴角,勉强地笑了笑,“早,师兄。”

来人正是同科室的姜明医生,而他们毕业于同一所医学院,只是姜明比她大了三届,因此她便称呼姜明师兄。

他长相英俊儒雅,为人谦和,常年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更显得温文有礼。而且还是他们学校的骄傲,得过无数的国际大奖,但却屈尊留在了德治医院担任外科主任。

姜明咬了一口包子,倚靠在了桌边,将手里的早餐递给她,“来,黄记的包子,皮薄馅大,非常好吃。”

第三章 怕你伺候不好顾丰哥哥

焦曼看了一眼,看起来确实非常诱人,但是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便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谢谢,你吃吧,我没胃口。”

姜明这才发现了焦曼的不对劲,仔细打量了下,担心的说道:“曼曼,你昨天是不是没休息好啊,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有吗?我觉得挺好的。”焦曼伸手拍了拍脸,那力道挺大的,直把脸蛋给拍红了。

“你……”姜明皱着眉头一把拉下焦曼的手,刚想说话,却被打断了。

“姜主任,有个病人出了车祸,需要马上动手术。”一个小护士走了进来,吃惊地看着姜明和焦曼的动作。

“知道了,我马上去。”姜明皱着眉头回了一句,三两口便吃完了包子,走到门口的时候,还转过头来说道,“曼曼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今天我值班就行了。”

焦曼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低垂的眸子里却满是恐惧,她的两手紧紧握着,指关节用力到发白。

车祸。

这个词瞬间便勾起那段她不敢想也不敢忘记的回忆。那天的画面,仿佛又一幕幕的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曼曼小心!”

“砰……”

“顾铭哥,你怎么样了?”

焦曼猛地抱紧了自己的脑袋,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突然,寂静的科室里响起了一阵刺耳的铃声,吓得她尖叫了一声,胸口急速起伏着。

铃声还在不停的响着,仿佛对方一定要打到焦曼接为止。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颤抖着手拿过手机。在看到名字时,她的眼里快速闪过一道厌恶,生硬地说道:“喂,什么事?”

听出了焦曼的不悦,焦倪的心情顿时非常的愉悦,她娇笑着说道:“姐姐,你怎么心情不好啊,不喜欢我昨天送的礼物吗?”

礼物?什么礼物?

电光火石间,焦曼想通了一切,她拧紧了细眉,怒气冲冲地问道:“那女人是你送过去的?”

焦倪伸手卷了卷头发,才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啊,这不是怕你伺候不好顾丰哥哥吗?”

以为嫁给了顾丰哥哥,就能霸占他了吗?哼,想都别想。所以在洞房花烛夜,她故意找了个女人去给焦曼添堵。

“那你可真就想错了,我从小在你妈妈身边长大,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伺候男人呢?要不要我跟你说说我们昨晚用了什么姿势?”

焦曼冷冷一笑,语气反而没那么冲了,因为她知道她越生气,只会让焦倪越开心罢了。

她的养母何燕,是名小姐,而迎客的地点就与她的床隔了一层窗帘,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情。

被戳中痛处的焦倪脸色大变,大吼道:“住嘴,我不想知道,焦曼你无耻!再说一遍,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是云芸!”

焦曼红唇一勾,毫不客气的反击,“我看你才是最无耻的,放着自己的妈妈不要,偏偏要抢别人的妈妈!”

真想让何燕听听焦倪的话,她费尽心思将两人掉包,让焦倪过上了富家女的日子,可是现在焦倪却不肯认她这个母亲了。

“你给我闭嘴。”焦倪气的大吼,一把扫落了桌子上的花瓶。

“哗啦……”

花瓶摔在了地上,碎成了好几片。

焦曼咧了咧嘴,无声的笑了笑。 比起耍嘴皮子,焦倪这个大小姐怎么比得上混进市井接头的她呢。

见焦倪没再说话,她便打算挂了电话,可是突如其来的一道男声让她打断了这个念头。

“倪倪,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啊?”

顾丰听到花瓶碎裂的声音,立马冲了进来,紧张的看着焦倪。

常年经受病痛折磨的她,脸色苍白,身材瘦削,普通的病号服穿在她身上,都很宽阔,更显得她的病弱。

对于焦倪,所有人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刺激到她。因为她的心脏天生有缺陷,情绪一激动便会呼吸困难甚至是晕倒。

第四章 我的第一个孩子交给你抚养

焦倪将手机藏在了身后,然后扑在了顾丰的怀里,委委屈屈的说道:“呜呜呜……顾丰哥哥,我不想活了。”

“倪倪,不许说胡话。”顾丰脸色大变,紧紧搂住了焦倪的瘦弱的身躯,柔声安慰道,“你相信我,我会找更好的医生为你治疗。”

在顾丰的安慰下,焦倪才止住了哭泣,一脸希冀的看着他,“真的吗?治好了之后我就能生育了吗?”

她多希望能为顾丰哥哥生一个孩子,儿子像他一样帅气,女儿就跟自己一样。

看着焦倪清澈的眸子,顾丰的心猛地一揪,“这……”

焦倪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怀孕会给本来就不好的身体造成更加严重的负担,所以她不能怀孕。

但即使心脏病治好了,焦倪也依然不能怀孕,因为这属于基因遗传病,会遗传给下一代。

“呜呜呜……顾丰哥哥,你别拦着我了,让我去死吧。”

焦倪刚平缓下来的情绪顿时又激动了起来,她不停地拍着顾丰的胸膛,泪流满面。

顾丰紧紧搂着焦倪,连忙说道:“别这样,倪倪,不就是孩子嘛,你可以去领养孤儿,要几个都可以。”

“不,我不要领养的孩子。”

焦倪摇了摇头,用一双朦胧的泪眼,可怜兮兮的看着顾丰,撒娇道:“顾丰哥哥,如果你以后有了孩子,能不能把孩子交给我抚养?”

“这……”看着她满是祈求的眸子,顾丰犹豫了。

见顾丰迟迟不肯答应,焦倪顿时又情绪激动了起来,梨花带泪的说道:“不行吗?那我还是去死吧。”

顾丰无奈了,立马连声哄着她,“好好好,我答应你,我的第一个孩子交给你抚养。”

“真的吗?”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焦倪破涕为笑,亲了顾丰一口,甜蜜地靠在了他的怀里,“谢谢顾丰哥哥,你真好。”

顾丰松了口气,点了点她的额头,板着脸教训道:“知道就好,你个小没良心的,成天说要去死,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嘻嘻,顾丰哥哥最好了,倪倪才舍不得你呢。”

……

焦曼浑浑噩噩的挂断了电话,只觉得如置冰窟,浑身发冷。

新婚第二天,她的丈夫就跑去给焦倪嘘寒问暖,竟然还答应了要将第一个孩子交给焦倪抚养。

凭什么?

就凭焦倪有严重先天性心脏病,不能生孩子吗?

可是这是她的错吗?

为什么要她来承担?

不,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如果把孩子交给焦倪抚养,那只会培养出第二个自己罢了。

随意打骂,无人疼爱,凄惨的童年,甚至是被各种虐待,她绝对不会让这些残忍的事情在她的孩子身上重演。

擦了擦眼泪,她猛地冲出了外科室。

“碍…”

“对不起。”

焦曼一把扶起被她撞倒的小护士,然后跌跌撞撞便跑到了妇科。一见到妇科的主任黄娜黄医生,便快速说道:“黄医生,快给我开一些避孕药,然后马上给我安排上避孕环。”

“焦医生,你没跟我开玩笑吧?避孕药,我还能理解,你们年轻人不想那么快生孩子。但是节育环……”

黄娜目瞪口呆地看着焦曼,她是全国有名的妇科圣手,所有不孕不育的患者都会来找她。可是,她还是第一次遇上找她上节育环的。

全医院都知道焦曼昨天结婚了,虽然他们都不知道焦曼的老公是谁。但是昨天刚结婚,今天就要上节育环,这是怎么回事?

焦曼一本正经地看着黄医生,语气严肃地说道:“没有,我是很郑重地向你请求。”

“这……哎,那好吧。”看着焦曼那诚挚的眸子,黄娜叹了口气,无奈的答应了。

既然人家焦曼都决定了,她说再多也是白费。

“我不允许。”

突然,一个男声插嘴进来。

听到那个声音,焦曼浑身一僵,只觉得手脚发凉。

久爱盛宠:妻途曼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河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河文学)或者(xiaohewenxue),关注后回复 【久爱盛宠】 或 【妻途曼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6811941.html
首 发:久爱盛宠:妻途曼曼(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 【今日20190222】推荐《乡野风月》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2】推荐《乡野风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乡野风月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1章这是初春,万物都开始发情的季节。杨羽来这个村子支教已经有几天了,这天中午,躺在学校后山上的大树下凉快,听见前方有嘶嘶的声音。杨羽以为遇了蛇,急忙拨开草丛看了看。这一看,杨羽鼻血都要冒出来了。一个村妇正背对着自己,脱下裤子,露出白白的大屁股,蹲下来尿尿。这农村的女人就是开放,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来尿尿,真是奔放十足啊。“这不是芳芳的妈妈杨嫂吗?”杨羽认了出来,芳芳是自己班的一个学生

  • 都市之飞升惨剧16章

    原标题:都市之飞升惨剧16章小说书名:都市之飞升惨剧第0008章盛屎碗虽然不敢十分肯定宋挺的这个主意一定能行,但现在霍毛毛也只能拿着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这个宋挺搞不定那帮臭小子,她霍毛毛就会立即让他走人,如果搞定了,自己倒可以安安静静的在河洲英才中学里学完这三年。至于花这几身衣服的钱,对有着一个身家不凡的姐姐的霍毛毛来说,绝对是毛毛雨。带着霍小倩的亲笔推荐信,霍毛毛领着宋挺直接来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先是看完了那封推荐信,教导主任又打量了宋挺一番,觉得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学生,应该不会给学校以及

  • 亿万星辰不如你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亿万星辰不如你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亿万星辰不如你目录预览:第一章:逃跑第二章:亲手送去监狱第一章:逃跑林轻轻颤抖着双手紧紧环着自己的胳膊,苍白的脸庞失去血色。她漂亮的眸子里带着一抹惶恐,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刚发生的那一幕在她心底发酵酝酿,最终只剩下一片刻骨的害怕。“陆擎!”林轻轻在看到陆擎的那一瞬间,她疯了一般冲过去抱着陆擎,颤抖着声调说道,“我,我终于看到你了。”牙关‘咯咯’作响,显然她还不曾从那惊险的一幕回过神来。“林轻轻?”陆擎微愣,随即回过神,他语气森冷,眸子里布满了浓浓的质疑

  • 小说待到情深云起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待到情深云起时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待到情深云起时第1章我那么爱你,你为何不信我烈日当空。沈莫离端端正正的跪在晴柔院外面的地上。汗水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地落下,头也被晒的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快到了极限,不过是在死死的强撑着。跪了足足两个时辰,一身华服的楚烨走了出来,满眼厌恶的瞪着沈莫离,冷冷的问:“沈莫离,你可认罪?”“你为何要给柔儿下毒,为何要害本王的孩儿!”“说!解药在哪里?”“我已经……说过了,”沈莫离摇了摇头,哀哀的重复她已然说过无数遍的话:“我没有给柳依柔下毒,更没有害她肚

  • 小说夜幕迷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夜幕迷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夜幕迷情目录预览:《夜幕迷情》《夜幕迷情》《夜幕迷情》《夜幕迷情》兰姨走上前,声音带着冷意,“怎么上来这么多人?楼下不用营业?”她看起来很不满。有人立马幸灾乐祸的看向那几名早我们一步等在门口的人,她们是没有被兰姨通知,自作主张跑来31楼的人。在兰姨的冷眼下,好几个人都低下头悻悻离开。也有人不服,手足无措却依然坚持站在原地,“兰姨,你不能厚此薄彼,我们连通知都没有不说,现在人都站在这里了,门都不让进就赶我们走,这是什么道理?”旁边立即有人嗤笑着反呛,“

  • 【今日20190222】推荐《总裁夫人逃婚忙》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222】推荐《总裁夫人逃婚忙》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夫人逃婚忙目录预览:第1章被傻子睡了第2章逃婚的女仆第3章背叛的滋味第4章败给白莲花第5章打死不孝女第1章被傻子睡了“啊!”林言兮一觉醒来,看着眼前的男人,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你……我们……”卓衍森仰躺在床上,露着精壮的上半身,一张无比英俊的脸在女人呆愣的面庞上蹭了蹭,“兮兮,昨夜你流了好多血,疼不疼啊……”男人声音异常温柔,全无往日里的清寒,闭眼撒娇求欢的样子,俨如一只可爱的小奶狗。“血?我们?不要啊!”她再次尖叫一声,

  •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王爷小心,妃要爬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王爷小心,妃要爬墙目录预览:第1章惊艳现身第1章惊艳现身第2章初见第2章初见第1章惊艳现身天云六百零七年秋,云国。明月湖边,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少人似乎是从岸边打算往回走。原本是阴天,阳光忽然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过来,顿时阳光明媚,水面上波光粼粼。湖水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女子,她宛如仙子,不食人间烟火,无辜地睁着明亮的双眼。当这个女子出现的时候,抽气声忽然响起,四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凝神闭气,担心自己的呼吸会惊扰

  • 惑世太子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惑世太子妃在线阅读书名:惑世太子妃目录预览:第一回魂归之处第二回心在滴血第一回魂归之处东宫。苏浅雪正要出去,却被一道明黄身影给拦了下来,“太子妃这是要去哪儿?”四目相对时,一道是躲闪,一道是冰冷。“妾身……妾身想要出宫,去……大司马府。”苏浅雪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目光也有些闪烁,她根本不敢直视东方清恒,甚至于可以说,她害怕东方清恒。自从被带回了这东宫,她就像是被断去翅膀的鸟儿,她真的想要逃离这里,可偏偏她这辈子都要被束缚在这金丝牢笼里了。东方清恒的眸光一沉,冰冷无情的脸上顿时涌上怒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