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侦情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4:28:52 来源:网络
侦情小说免费试读

小说书名:侦情

第一章休假结束

刚立秋,风干干的,热热的,从木质的窗户吹来,带着一股子热浪,身上的衣服更加湿漉漉,紧紧的贴在身上,陆桑甩甩头发,满头大汗的从垫子上起来,刚做完五十个俯卧撑,擦着汗打开屋子里唯一的风扇。版权http://www.1885888.com/

风扇嘎吱嘎吱的出着风,和午后的蝉鸣声交织在一起,老房子本身隔音效果差,传来隔壁小夫妻无休止的争吵声,从她住进来开始,三天两头的吵架,偶尔男人会摔门而出,留下女人独自谩骂。

陆桑开了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远洋国际的新闻发布会,新产品上市,打入国内、国外市场。

她无言的看,这几年远洋国际发展的越来越好,在房地产、电子产业、制造业均有涉及,原本靠医疗行业发家,现在俨然成为房地产的龙头企业,创始人邢杰也成为海城举足轻重的商业风云人物。

陆桑微微垂下眼睑,掩藏眼底的情绪,再次抬头,已经变成一张嘴角带笑的脸,拿起茶几上震动的手机。

“喂,老大。”

“桑桑,休假提前结束,速来刑警队。”

“好。推荐1885888.com

陆桑挂了电话,快速拿起车钥匙,甩上门下楼,陈旧的水泥地上停着辆黑色机车,长腿抬高跨上去,坐稳,发动,一气呵成,轰隆隆的机车跑过古旧的巷子,冲进车道。

下午三点,阳光浓烈,晒的屋前的梧桐树叶聋拉着脑袋,风一吹,好像在生气的摆着脑袋,轰隆隆的机车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梧桐树下。

“肯定是桑桑来了,我都听见外面的机车声。”

胡哥推开玻璃门,嬉笑着伸出大半个脑袋,一眼看见大步走来的陆桑,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半张脸藏在墨镜下面,露出尖尖的下巴,是眼下最流行的锥子脸,却全身散发着浓浓的黑暗气息,让人不敢轻易靠近:“桑桑,穿一身黑不热啊?”

陆桑嘴一裂:“这个天不穿也热。”

胡哥被说的哈哈大笑起来,要不是跟哥们一样太熟了不好下手,不然呀,早就下手了。

“老大呢?”

陆桑进屋后摘了墨镜,和胡一天并肩,因着他年纪稍长,所以都称一声胡哥。

“在里面忙呢,休假提前结束,感觉如何?”

“裤子脱到一半忽然来人了。版权http://www.1885888.com/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调调。”

陆桑脚步不停,直接冲进办公室,随手把墨镜扔到桌上,大步朝封云走去:“急着招我回来,出事了?”

叫做封云的男人转动椅子,一张黝黑的面孔,板寸头,五官普通,唯独眼睛异常明亮,腾的站起,比高挑的陆桑还要高出大半个头:“模特任荛的案子,上面在不断施压。”

陆桑扫了眼面前的电脑:“媒体一直在跟踪报道,任荛的粉丝也在网络上到处嚷嚷,严惩凶手。”

“对,一旦牵扯到公众人物,事情就会变得棘手,所以上面特意派了人手来。”

陆桑看看封云,又看看胡哥,看来他们早就知道,她是最后一个知情。

“人呢?”

“还没到呢,只听说是大有来头,一般这种大人物都是最后一个出场,千呼万唤始出来。”胡哥吊儿郎当接话,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桌上,玩着手里的香烟:“封老大,咱们以后不会被打压吧?”

封云眉头一皱:“瞎闹闹,这里是靠实力说话,不是靠关系。188新闻网

陆桑耸耸肩,其实团队里空降成员,对于他们来说算是好事,增强团队实力,不过如果是走后门,那是否就另当别论?

“我晚上去案发现场看看。”

“让老许跟你一起去。”

“没问题。”

见他们要走,封云又加了句:“到时候人真来了,你们一个个的礼貌点,别丢了我们刑警队的脸。”

陆桑笑而不语,在空中帅气的比了个手势,拍拍胡哥的肩走了。

********

晚上的海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霓虹灯闪烁,街头人潮涌动,陆桑走在人群里,指着前面的会所,漫不经心的把打火机塞进口袋:“一会我去案发房间看看,你在外面看看。”

“嗯,你小心。侦情小说免费试读 ”许岩身为男人,虽在格斗上比不过陆桑,但她到底是女孩子,整个刑警队都比较照顾她。

“没事,都这个时候,凶手不会又跑回来。”

要是真回来了,岂不是好事,也不用费心思的到处调查,陆桑走在前面,许岩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会所。

陆桑不是第一次来,会所经理第一时间出来迎接,把他们往楼上带。

她身后的许岩捣了她一下:“嘿,上去吧。”

会所经理回头朝她笑,一副人精样。

案发现场是在三楼,和楼下吵闹的环境一对比完全是两个地方,十分安静,装修也是恰到好处的雅致,大方,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一点儿声音没有。原文http://www.1885888.com/

“上次就跟你们说了,三楼一般都是要谈事情才会上来,一楼太吵,二楼基本上是各种棋牌游戏,只有三楼最安静,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会所,来几个明星是很正常的事情,明星也是人,压力大,也想泡泡吧,而且我们这儿来的大老板也多,那些明星就想过来认识认识,找点路子。”

这点陆桑知道,娱乐圈,也就那点事儿,不说破,大家心里都清楚。

“房间没人过去吧?”

“没,都锁起来了,听你们来了,我就拿着钥匙来给你们开门。”

会所经理说着摇摇手里的钥匙,银色的钥匙被头顶的灯光染了淡淡的红色,像是一把充满魔法的钥匙。

身后的许岩忽然开口:“钥匙一直是你保管?”

“对,从出事到现在,一直在我这里,旁人碰不到,我下班都是带着走。”

许岩点点头继续往前走,忽然会所经理手里的对讲机响了,也不避讳他们,直接对着那头说话。

陆桑听出是下面出了点事情,需要他去解决,和许岩交换了眼神。

“你把钥匙给我,我们自己去。”

“真是不好意思,下面忽然有人闹事。”

“没事,你去吧。”

陆桑从他手里接过钥匙,攥紧在手里,等会所经理走了之后,和许岩低低的交谈起来。

“这人是个人精。”

“不然哪能坐到这个位置,来这里的没几个是善茬。”

陆桑点头,赞同他的话,这家会所在海城算是档次比较高,消费起的也都是社会中高层人士。

她站在楼梯口往前看:“322房间在最里面,那头没有楼梯,只有这边一个楼梯和电梯。”

“是的,走过去,必然是要路过前面的房间。”

“但当时没人看见,连个服务生也没有,不觉得奇怪吗?”

确实是奇怪,工作时间不在岗位上,许岩走到一半停住:“我去那边的洗手间看看,你小心。”

“嗯。”

第二章神秘男人

陆桑继续往前,322房间就在尽头,如一条幽深的长廊,吞噬掉黑暗,夜晚的风从窗户吹进来,卷起她披散在肩头的黑发,撩的脸颊酥酥痒痒,抬手扎成一个利落的马尾,垂在脑后。

手中的钥匙对准钥匙孔,轻轻转动,咔嚓,门开了,厚重的雕花木门,陆桑轻轻推开,屋子里的黑暗一点点映入眼里,屋外的灯光也慢慢溢进去。

灯光洒在门前的古典屏风上,红梅被染了一层妖艳的红色,抬脚往前,蓦地听到细碎的声响,陆桑神经一下子紧绷,她确定不是外面的声音,难道?

手慢慢摸到灯,咔,屋子里一下子全部亮起来,暖色的灯光照亮整个屋子,她从屏风后面绕出来,视线紧紧扫过屋子每一寸,偌大的包间,沙发、茶几,酒柜,圆桌,除此之外就剩下露台的飘窗,窗户打开,夜风卷起窗帘上白纱,在风中胡乱飞舞。

哪里可以躲人?陆桑的视线落在沙发背后,如果一个成年男人躲在那里完全可以,一步步慢慢靠近,手按在腰侧,屏住呼吸,快要靠近时忽然头顶的灯全部灭掉,紧接着是关门声,一切都来的太过诡异,屋子里一下子全部陷入黑暗中,只剩下窗帘被吹的哗哗响,牵动每一寸感官,黑暗的房间像是一口幽深无底的大井,吞噬一切。

陆桑全身警惕,看向门口方向,慢慢往前移动一步,黑暗中,空气里淡淡的男性气息,她能感觉到是个男人,清了清嗓子开口:“放下抵抗。”

对方没出声,陆桑一时间无法确认他位置,许岩还没来,如果此刻他开门进来,胜算率是百分之百。

陆桑有些急,又往前走了几步,不小心脚下踩到东西,挪动的一瞬间,对方发动攻击。

黑暗中过招,陆桑发现对方实力太强,几乎招招不留余地,她也是抱着一心制服对方的心理,手上自然是往脆弱的地方攻击,一个横扫,很好的切了他底盘,能感觉到他摔倒,陆桑准备继续补一脚,胳膊却被扯住,巨大的力量让她跟着一起摔倒。

下一秒蓦地撞到他怀里,重重的压在他身上,浓浓的男性气息一下子全部袭来,让她脑袋短暂的懵了下,来不及钳制,就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粗重的喘息声从耳边掠过,陆桑抬脚踢过去,没踢到人,接着顺势从地上跳起来。

前面的过招已经消耗了她不少精力,没想到他接下来更是生猛,逼的她节节后退,一直往酒柜方向后退。

陆桑鲜少会遇到这样的对手,如果他是凶手,未免也太恐怖,格斗技术她给满分。

几乎在她拔枪的瞬间,手被重重一踢,枪不知被踢到哪里去,她闷哼一声,身子紧跟着趴倒在酒柜上,随手抄起红酒瓶子砸过去。

玻璃瓶破碎,一屋子的酒味,很快蔓延开,有几滴溅到她脸上,冰凉,感官更加清晰。

陆桑重复刚才的动作,再次朝着黑暗中的影子砸过去,几次之后,抄起旁边的椅子砸过去。

如果她是个男人,肯定会重伤他,遗憾的是自己是个女人,力气不够,不过也听见他闷哼一声,就在她准备继续攻击时,猛地被他从后面按住,他是怎么到她身后去的,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抬手反抗时腰间的手铐被抽走,下一秒,咔嚓一声,被铐在旁边木质的门框上。

陆桑气急败坏,脑子飞速运转,他不会伤害她,但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是凶手,你到底是谁?”

回答她的是满室的寂静,还有窗帘哗哗声,交织着她粗喘声,黑暗中,那个人几乎不做任何停留,直接从窗户翻身而去。

难怪他不开门就进来,是从楼下爬上来,三楼不算高,对于他那样的身手更是容易,只是海城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人物?

陆桑气馁的盯着窗户,人早走了,就算现在挣脱开,也追不上,在刚才的格斗中,一点没看清对方面孔,但可以推测出对方的身高、体型,至少180以上,另外他带着皮手套,很谨慎,不想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猜的不错,他经历过长期的训练,估计连封老大也不是他对手,这才是叫人头疼的地方。

陆桑在黑暗里待了几分钟,很快许岩推门进来,试探性叫了声:“桑桑。”

“开灯。”

头顶的灯光一下子倾泻,许岩看清里面的情况,大叫一声,立马跑到她身边,打开钳制住她的手铐。

陆桑这才看清屋子里一片狼藉,地上一堆碎玻璃,也幸好地毯吸水,这才没蔓延开。

屋子里酒味浓,她扫了眼窗户,直接大步走过去,俯身朝楼下看,下面是条幽深的巷子,只有一盏破旧的路灯,在风中晃着灯帽,好像随时会掉下来。

正是因为巷子黑,人少,这才导致那个男人爬上来,也不会有人发现。

“老许,刚才铐住我的男人从这里跑了。”

许岩也猜到了,陆桑的格斗技术比他好,那人能从她手里跑掉,是真有些功夫。

“他不是凶手,倒像是来找什么。”

陆桑从飘窗上下来,环视一圈屋子,之后把沙发移开,黑色手枪安安静静的躺在下面。

“他肯定猜出我身份,但我们却不知晓他身份。”

“看见他面孔?”

“没,他很聪明,关了灯也关了门,就是不希望我看见他。”

“这么邪门,早知道就陪着你进来。”

陆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出,案发现场有人潜入,闭了闭眼,他钳制住她的双手粗糙,有力,几乎是无法反抗。

“不碍事,开始吧。”

今天他们来是为了重返现场,虽然当时取证已经完成。

“除了刚才我制造的打斗痕迹之后,这里很干净。”

“对,没有打斗痕迹,所以我们推测死者是认识凶手。”

“也不一定,尸检报告显示,任荛体内的酒精含量已经严重超了,或许是有人趁着她醉的不省人事,开始报复。”

“成立。”

陆桑把屋子都看了遍,最终停在沙发前,任荛就是躺在沙发上,被剥的精光,全身都被刀划伤,尤其是脸部和胸前,凶手似乎是在发泄,已经不止是杀人这么简单,而是想羞辱她。

“任荛有得罪的人?”

“没有,但她在圈子里关系不是很好。”

“怎么说?”

“跟她同行的模特说到她,只有惋惜,没有其他表情。”

女人间的友谊,有时候很奇怪,嫉妒也有可能:“不说明其他,老许,你还不太了解女人这个物种。”

许岩挑挑眉,单身狗,是真不了解。

“多认识几个女人就好,以后会了解的。”陆桑好心的安慰他:“反正刑警队都是狗,搞不好你是最先一个脱单。”

“……”

第三章调查

今晚重返现场,几乎是没什么重要突破,陆桑先从房间出来,走到楼梯口,扫了眼对面的电梯,保洁阿姨正在拖着垃圾箱进去。

“走电梯。”

两人同时开口,又都笑了起来,跟着保洁阿姨身后进去,出了电梯之后,看着她把垃圾箱推进后面的小巷子。

陆桑过去把垃圾箱打开,里面的空间完全可以藏人,尤其是女人。

“箱子有问题?”

“逃离现场最完美的方法。”

许岩看懂了,把其他几个垃圾箱全部打开。

“带回去化验。”

********

昨晚在案发现场遇到神秘人的事情,一大早队里都在议论,封老大拍拍她肩膀。

“昨晚没事吧。”

“没,他并不想伤害我,只是把我铐起来。”

封云眉头紧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把案子弄的更加错综复杂:“没事就好,马上高子齐带律师过来。”

高子齐,当天晚上就是他约了任荛去的会所,并且他们还一起喝酒,只是后来他提前离开。

“他有人证?”

“监控拍到他确实是提前离开。”

“监控呢?”

“已经调出来。”

任荛的死亡时间是晚上10点,高子齐离开的时间是晚上8点,中间两个小时,他确实是有不在场证明。

“老大,人来了。”

这么快,陆桑抬头,和封老大一起过去。

高子齐,男,知名摄影师,至于他的名气,陆桑特意查过,是因为去年和影后陈楚拍拖之后才有的,换句话说,算是踩着女人上位。

陆桑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走一圈,落在他手上,摄影师的手很漂亮,大概平时保护的很好。

“这是我的律师。”

他们这种有钱人见多了,就喜欢带着律师来,其实只要没问题,问些话就可以回去。

“开始吧。”

陆桑站在一边,手里拿着的是高子齐之前做的笔录,这次问话的是封老大。

“13号晚上你为什么约任荛?”

高子齐看看律师,神色轻松:“谈工作事情,她想要拍一组照片,找我帮忙。”

“你们约的几点?”

“七点。”

“你几点到会所?”

“七点左右。”

“任荛呢?”

“我到时她已经到了,在喝酒。”

“后来你们又喝了多少酒?”

“我喝了三四杯啤酒,她喝的是伏特加,具体多少杯我不知道,但不少。”

“期间你阻止过她喝酒?”

“嗯,我让她少喝点。”

“她怎么说?”

“她说没事。”

“之后你临时有事走了?”

“对,我有事情就先走了。”

“是什么事情让你先走?”

“我女朋友的电话,所以我先回去。”

“回了哪里?”

“我和女朋友的住处。”

高子齐的女朋友,媒体早就公开,影后陈楚,比他还要大五岁。

“你走时任荛正常吗?”

“我不认为她不正常。”

封云停顿下,就连陆桑的笔也顿了下。

“她当时有醉酒表现?”

“没有,我走时看见她去了舞池,看样子并没有醉。”

“当你们谈事情有发现她情绪不对?”

“没有,很正常。”

“你们关系怎样?”

“朋友,但算不上很好的朋友。”

“你离开时,她有说什么时候离开?”

“没有。”

“谈事情时你们是在楼下,还是楼上包间?”

“楼下。”

“她有在楼上订包间?”

“这我不知道,你要问会所工作人员。”

第一轮的问话结束,陆桑抱着本子出去,推开门和一个陌生男人擦肩而过,她回头看了眼,只看见男人健硕且颀长的身影,走到前面的窗户停了下来,陆桑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直接上楼。

第一轮的问话,对比上次的笔录,并没有什么出入,但因为他请了律师的原因,在有些问题上,很会规避,让人抓不到任何疑点。

老许凑了过来:“问完了?”

“第一轮结束。”

“怎样?”

“拥有不在场证明,监控也足以证明。”

“看来真不是他。”

陆桑不这么认为,现在都还不好说,虽然是拥有不在场证明:“高子齐的证人陈楚,招来问问。”

“就怕有难度,对方是大明星,为了公众形象,不愿意掺和到这种事情里面,有损形象。”

他的担忧也不是没道理,陆桑抿着唇不语,下巴显得更尖,第二轮的问话马上就要开始,抛弃其他想法先下楼。

陆桑下楼一眼就看到封云站在审讯室门外抽烟,点点头推门进去,蓦地看见原本封云的位置上坐了个男人,是刚才和她在审讯室门口擦肩而过的男人。

从她的位置看过去,只留给她一个刚毅的侧脸,鼻梁很高,所以显得很是立体。

陆桑已经猜到他的身份,上面空降来的专家?没想到会这么年轻,看着比她也大不了几岁。

她脚步不停的走过去,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对面的高子齐抬头看她一眼,但旁边的男人却始终没看她,几乎是把她当做不存在。

“可以开始了?”

审讯室里他声音不高不低,却夹杂着股严肃的味道,让人不自然的神经紧绷起来,对面的高子齐谨慎的点点头:“开始吧。”

陆桑也等着他开口盘问,摸清楚未来伙伴到底几斤几两重。

“你和死者认识多久?”

“大概有些日子了。”

“具体是多久,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

高子齐想了想:“半年左右吧。”

“你和死者认识半年左右,友情一般?”

“对,我们并不常见面,在这之前,帮她拍过一组写真。”

他停顿了下,陆桑看过去,紧接着盘问速度加快,几乎把对方的心都提起来:“当天晚上会所里有人认出她?”

“没有,她名气不大,而且去那家会所的明星很多,不会注意到她。”

“你进去时有人注意到你?”

“没有,我并没有在那里遇到朋友。”

“你离开会所之后直接回家?”

“对。”

“几点到家?”

“大概快九点。”

“陈楚在家?”

“对,她在家,因为刚接了个剧本,她在家看剧本。”

“我没问你她为什么在家,其他话题没必要阐述。”

高子齐也算是个名人,哪受过这气,被噎的很不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陆桑嘴角噙着笑,看来空降的这位也不是个善茬。

他的律师准备要说什么,被高子齐止住:“警察先生,还有什么需要我配合?”

“你的证人陈楚,请你转告她,让她配合调查。”

“她现在不在海城,在外拍戏。”

“她有义务配合调查。”男人的语气加重,尾音微微上扬,周身散发浓浓的气场,在气势上完全碾压对方,高子齐迫不得已点头:“我会转告她,让她来警局配合调查。”

“好。”

高子齐和律师出去,陆桑没走,他也没动,两人像是在互相较量。

侦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侦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6125360.html
首 发:侦情小说免费试读
  • 深爱似毒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深爱似毒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深爱似毒目录预览:第8章唯一的机会第9章杀人偿命第10章订婚第8章唯一的机会三天之后,她从医院被接回到了秦家别墅。只是这里每一个人都不欢迎她。秦亦寒彻底的放弃了她。似乎她就是秦家的罪人。每一个人都希望她去死。但每日家庭医生会给她来看看身体。其实最重要的是给阿凉看,她只是附带的。房间里面,医生照常的给她检查。“太太,你身体太弱了,平日里还是要多补补,没事可以散散步,调整一下心情。对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好!”医生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劝道。前半句安诺是一句都没听见去,

  • 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醉成欢:撩人娇妻么么哒目录预览:第8章珍珠戒指第9章戒指里的字第10章姐妹二心第8章珍珠戒指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顿住,转过头来笑意盈盈的又嘱咐道,“对了,墨少已经派人把婚纱送来了,你一会儿试一试,看看合不合身。我想你弟弟如果知道你要结婚,一定也会很开心的……”说罢,扭动着腰肢进了房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乔欣然只觉得心头泛起的恶心稍稍减轻了一些。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把弟弟拿出来说事,摆明了就是在提醒她。要是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就会对弟弟不

  • 新婚男神太危险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新婚男神太危险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新婚男神太危险目录预览:第8章鸡皮疙瘩掉了第9章999朵蓝色妖姬第10章就怕专一第8章鸡皮疙瘩掉了“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今天晚上有饭局吗?”乐呦呦扫了一眼墙上的钟,九点钟都还不到。“我实习的工作没有了。”冉念趴在沙发上,闷闷得说。“再找呗。”乐呦呦漫不经心地吹了吹手上的指甲。“再找?那可是我们学校的实习基地!老师千叮咛万嘱咐我要好好表现,学院是想要做长期发展的!我死了,一下子工作没有了,老师那边也不知道怎么交代的好。”乐呦呦被她这一吓唬,手一抖,

  • 小说我被爱情撞了腰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被爱情撞了腰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被爱情撞了腰《我被爱情撞了腰》“冉杨婧,你别太过分!”周小一的手紧紧握住,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才让自己不冲上去揍她。“你们拿什么还?不过听说你嫁给了堰河城的首富牧彦楷,想来也有钱还了,现在就将钱还给我们吧!”大妈的嗓门很大。周小一明显感觉到身后的周儒初情绪有些不对。“女儿……你……”周儒初拉了拉周小一,嗓音略微有些颤抖。“爸爸……这件事我们私底下在解释。”看着周围的人和那些恨不得在他们嘴巴上安装扩音器的记者,周小一的头皮有些发麻。“女儿,你

  • 妖妃,本王收了你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妖妃,本王收了你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妖妃,本王收了你目录预览:《妖妃,本王收了你》《妖妃,本王收了你》《妖妃,本王收了你》《妖妃,本王收了你》第二天清晨,天才蒙蒙亮,弥虬宫里就闹成了一片。桃儿盼姐未归,一直哭闹,可怜的孩子双眼已经哭得红肿不堪,嗓子也干涩至极,只能发出微小的啜泣。意姝一直就是最关心她的,自然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但是当秋绛发现桃儿和一干看热闹的众人时,却没有看到有意姝的身影。“桃儿乖,别哭了……”面对她的眼泪,秋绛无能为力。“姐姐,你来了……”桃儿见到她,一把紧紧抱住,眼泪更是

  • 痞气屌男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痞气屌男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痞气屌男目录预览:第八章干到你叫服第九章什么你叫马晓第十章人善被人欺人恶欺负人第八章干到你叫服自从那日四个人在一起喝酒之后,木深远就还是在工地上干活了。整天,都是大太阳晒着,泥土飞着。还有,就是遇到大风的时候,还要忍受狂风的洗礼。虽然人瘦了一圈,黑了几分。但是,倒是健壮了不少。每次,高山都会风趣的说一句:“你这小子,天天吃那么多,要不是因为出了一把子力气,估计都要变成一头猪了。可是,木深远根本就不理会这些。有吃有喝,每天现实就发一百块钱,小日子可是过的舒坦的

  • 以爱之名,赠尔深情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以爱之名,赠尔深情小说免费试读书名:以爱之名,赠尔深情目录预览:第1章叫你滚,你就滚第2章你怎么敢离婚?第3章用她做交换第1章叫你滚,你就滚“嗯啊……陆总,别咬那里……人家疼……”深夜,楚锦然拧开别墅的大门,还未走进屋里,就听见了楼上传来的暧昧声音。女人的娇吟声,叫得热情婉转。光是听到声音,楚锦然的脑子里都可以想象出楼上的房间内凌乱、旖旎的场景。楚锦然身体一僵,手指下意识的攥紧,片刻之后,她若无其事的关上了门,鞋子也未脱,就踩着高跟鞋,一步步上楼。或许是她的脚步声在深夜的别墅里太过刺耳,

  • 【今日20190118】推荐《相思如血》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118】推荐《相思如血》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相思如血目录预览:第一章未婚妻逼死了初恋第二章灵堂举办婚礼第三章这是你地狱生活的开始第四章棺材里才是你该呆的地方!第五章她天真善良而你心狠手毒第一章未婚妻逼死了初恋客厅,吊顶大灯散发着华丽的光。男人坐在沙发上,翘起长腿。剑眉英挺,即便是微微一皱,成了一个川字,也丝毫不影响美观。那双眼睛冰冷到了漠然的地步,仿佛是被冰冻的湖泊,没有一丝波澜。直到身边的管家何洺说出了一个消息:“苏合,我查到薇薇的下落了。”被称作苏合的男人瞬间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