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缘来是个鬼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3:44:56 来源:网络
缘来是个鬼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缘来是个鬼

第八章 鬼丈夫

  昨晚发生的事情就像电影画片,在我的眼前一幕幕回放。阅读1885888.com

  先是林宇穿着中山装,弄了个大奔头,古里古怪的告诉我他要去成亲。等我追下宿舍楼的时候,四周飘起了浓雾,不知从哪里冒出迎亲的大红花轿。后来我跟着大红花轿到了情人林,在林子里看见林宇正在和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拜堂成亲。结果我打扰了他们拜堂,林宇昏迷不醒,穿旗袍的女人叫嚣着要杀我,关键时刻冒出个八字胡的胖子救了我。

  我完全理不清整件事情的头绪,也许只有林宇才知道其中的内情,现在我必须要先找到林宇。

  我一路飞奔跑进情人林,白天的情人林都有些阴郁,有阳光从枝桠的缝隙里斜射下来,穿过迷雾,景致还是挺美的。有早起的学生在林子里晨读,那一口流利的英语让我自愧不如。缘来是个鬼最新章节目录

  绕着林子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林宇的踪影。

  我找到一个正在晨读的眼镜女孩,问她有没有看见一个昏迷的男生。

  眼镜女孩点点头,伸手往林子外面指了一下:“刚才我看见有两个晨练的体育系男生,扛着一个人往医务室方向跑去了,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朋友!”

  我跟眼镜女孩道了声谢谢,然后急急忙忙往学校医务室跑去。

  在医务室里,我果然见到了林宇,他紧闭着眼睛,还没有苏醒,那两个体育系男生已经离开了。

  林宇的脸色很不好,眉心中央隐隐可以看见一团郁结的黑气。

  我问医生林宇怎么样,医生看了一眼林宇说:“刚给他做了全身检查,没什么大碍,估计一会儿就能醒过来!他的身体有些虚弱,你去食堂给他端碗稀粥,醒来之后让他喝一点!”

  我点点头,谢过医生,走进学校食堂,准备给林宇端碗稀粥。

  食堂里的早餐气味挑动着我的胃,肚子咕噜噜叫唤,我这才感觉到自己也饿得不行。说明http://www.1885888.com/

  我点了杯豆浆,然后来到橱窗前面,买了两个馒头。

  西北的面粉不错,做出来的馒头又大又白,咬起来很有弹性。

  我接过馒头,正准备刷卡付钱,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就愣住了。

  我怔怔地看着橱窗里面的那个胖厨师,失声叫道:“是你?!”

  浑圆矮小的身板,两撇性感的八字胡,这不正是昨晚出现在情人林的那个中年胖子吗?他……竟然是食堂里的厨师?

  我用力咬了一口馒头,有些气岔岔地说:“你昨晚不是答应将我的朋友从情人林里带出来吗?为什么你没有管他?”

  胖子转身重新端上一屉热气腾腾的馒头,压低声音对我说:“你那朋友……活不了了!”

  吧嗒!

  我手里的馒头一下子掉在地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胖子说:“我说的话还不够清楚吗?你朋友活不了了,死定了!”

  “为什么?”我狠狠打了个冷颤。

  胖子让我刷了一下饭卡,一边操作着刷卡的机器,一边说:“他跟女鬼结了冥婚,他就是那个女鬼的鬼丈夫,那个女鬼不会放过他的!”

  女鬼?!

  我浑身一紧,胖子口中的女鬼,指的便是那个穿旗袍的女人,那个女人竟然是个……鬼?!

  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种种诡异事情,寒气沿着我的脊背嗖嗖往外冒。

  见我愣着不动,胖子随手抓起一个馒头递给我:“再买一个馒头!”

  我摇摇头,回了他一句吃不下了,他刚刚这番话,让我完全失去了吃东西的食欲,心窝里堵得慌。

  但是胖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非得要我买下这个馒头,并且还神秘兮兮附上一句:“不想步你朋友的后尘,你一定要买下这个馒头!”

  胖子的话触动了我敏感的神经,一个馒头也不过才5毛钱而已,我重新掏出饭卡,刷了5毛钱,买下胖子递来的馒头。缘来是个鬼最新章节目录

  “你是什么人?”我问胖子。

  胖子咧嘴笑了笑:“看不出来吗?厨师!”

  厨师?!

  这个胖厨师绝对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厨师也许只是他身份的一个幌子而已,我正想继续追问的时候,后面挤上来好几个体育系的学生,一下子将我弹到边上:“让开让开!挡在橱窗前面干嘛呢!”

  我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那几个牛高马大的家伙,闷闷不乐地走到边上坐下,仰头咕噜噜喝了大半杯豆浆,随手拿起刚买的第三个馒头啃了起来。

  才啃了两口,我就感觉不太对劲,馒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磕着了我的牙齿。

  妈的!

  人倒霉了,啃馒头都要磕牙!

  我摸了摸下巴,伸手在馒头里挖了一下,竟然挖出一颗玻璃弹子。

  馒头里怎么会出现玻璃弹子?

  回想到胖厨师刚刚非逼着我买下这个馒头,莫非这颗玻璃弹子是胖厨师塞在里面的?

  他为什么要给我这颗玻璃弹子?

  这颗玻璃弹子有何用途吗?

  我把玻璃弹子捧在手心,发现这玩意有点像玉石,又有点像玻璃,表面包裹着一层墨绿色的光晕,感觉凉飕飕的。

  胖厨师不是个普通人,他给我这颗玻璃弹子肯定有他的用意,于是我把玻璃弹子收起来,小心翼翼放在贴身的衣兜里。

  走出食堂,外面虽然是朗朗白日,阳光明媚,但我却像是置身在冰窖里一样寒冷。版权http://www.1885888.com/如果胖子所说的全部都是真的,那这次的麻烦可就大了。

  我摸了摸怀里的玻璃弹子,快步往医务室走去。

  回到医务室的时候,林宇还是没有醒过来。

  医务室地儿不大,医生让我放下稀粥先回宿舍。

  我一路浑浑噩噩回到宿舍,胖厨师的那番话始终回荡在我的耳畔,令我浑身发冷。如果说那个旗袍女人真是个女鬼,那么林宇这次绝对是撞鬼了!更要命的是,如此说来,我也撞鬼了!那个女鬼,还会不会来找我呢?

  回到宿舍,我洗了个澡,冲洗了一下昏沉的脑袋。

  在洗澡的时候,我发现腿上的红疹已经消散了不少,只留下一片乌青,也不瘙痒了。缘来是个鬼最新章节目录 我不知道那片乌青是怎么回事,既然红疹消散了,我的心情自然也好了许多,看样子很有可能是水土不服造成的。

  可能是昨晚神经高度紧张的缘故,困意很快又涌了上来,我爬回床上倒头便睡,这一觉睡得非常沉,一直睡到日落西山,还是被暴龙一巴掌给拍醒的。

  “你小子昨晚偷牛去啦?这都什么点了,还在睡!”暴龙说。

  我揉着惺忪的睡眼爬起来,发现除了钱多多以外,暴龙、小眼镜还有黑子都已经回来了。

  我想起林宇还在医务室,于是赶紧爬起来。

  我没告诉大家林宇撞鬼了,只是给他们说林宇生病了,在校医务室躺着。

  大家伙虽然这几天对林宇颇有微词,不过想到还是一个寝室的兄弟,所以还是主动提出一块儿去医务室看看。

  来到医务室的时候,我一眼就看见病床是空的,林宇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宇呢?你不是说他在医务室吗?”黑子问我。

  我心中一紧,赶忙跑过去问医生:“医生,林宇呢?怎么没人了?”

  医生扶了扶眼镜:“他一个多钟头前就已经醒了,我叫他留下来观察一下他还不乐意呢,还冲我发了一通火,然后就走掉了,应该是回宿舍去了吧!”

  林宇回宿舍了?

  绝无可能,因为我们才刚刚从宿舍里出来。

  那么,林宇会去哪里了呢?

  我的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不好!

 

第九章 我老婆叫我回去……

  情人林!

  直觉告诉我,林宇一定是去了情人林!

  我冲出医务室,撒丫子就朝情人林方向跑去,兄弟们不明所以,只得跟在我后面。

  大白天的情人林没有夜晚那样诡异,还有一些小情侣在林子里幽会。

  刚刚跑进情人林,就听见前面传来“啊”的一声尖叫。

  兄弟们互相对望一眼,迅速朝着尖叫声的方向跑去。

  发出尖叫的是一个女生,小脸吓得煞白,双手紧紧挽着男友的胳膊,娇躯瑟瑟发抖。

  那个男生看上去也吓得不轻,看见我们竟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伸手不停地往前指:“吊……上吊……”

  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竟然挂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中山装,四肢下垂,随风轻轻晃动着,就像一个提线木偶。树枝上挂着一条皮带,那人的脑袋挂在皮带里面,整个人都悬吊在半空中。

  “林宇!”我们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飞快地朝着林宇跑了过去。

  眼前的一幕让我们浑身都在发抖,亲眼目睹身边的人上吊自杀,这种滋味很难用言语来描述。

  我的脑海里一片混乱,林宇这小子吃错药了吗,为什么会选择自寻短见?

  我们迅速来到大树下面,暴龙托举着林宇的双脚,黑子就像猴子一样窜到树上,解开了皮带,林宇一下子掉落下来,暴龙接住林宇,将他平放在地上。

  小眼镜在边上吓得不行:“他……他这是干嘛呢?到底什么事情想不开呀?”

  只见林宇脸色乌青,嘴唇发紫,双目紧闭,眉心的黑气好像愈发浓郁起来。

  我慌忙蹲下身,伸手探了探林宇的鼻息,还好,虽然微弱,但总算还有气息。幸亏我们来得及时,再晚一两分钟,也许林宇这小子就真的吊死在这里了。

  我们轮流给林宇按压胸口,掐人中,所有能想到的抢救措施一股脑儿全部用上了。

  “他醒啦!他醒啦!”小眼镜叫喊起来。

  只见林宇的眼皮跳动了两下,然后微微睁开眼睛。

  他的眼神显得很空洞,眼睛里露出一片眼白,怪吓人的。

  “林宇!林宇!”

  我伸手拍了拍林宇的脸颊,感觉他的脸上冰凉凉的,就像没有体温似的。

  半晌,林宇突然一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只见林宇的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之色,他的脸颊都在微微抽搐着,嘶哑着喉咙喊了起来:“她来叫我回去!她来叫我回去!!”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不明白林宇这话是什么意思。

  “谁来叫你回去?”暴龙问。

  黑子皱着眉头:“我看他的意识好像不太清醒呀!”

  小眼镜悄声说道:“他……该不会有间歇性精神病吧?”

  黑子说:“很有可能,这几天林宇都是古里古怪的!”

  我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而是浑身冰凉的站在那里,这里面也许只有我能明白林宇所说的意思。“她来叫我回去!”,林宇所说的“她”,肯定指的是那个穿旗袍的女人。不,如果按照胖厨师的说法,应该是穿旗袍的女鬼!

  “她来叫我回去!她来叫我回去!”林宇不断地重复这句话,尖锐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吓跑了好几对路过的小情侣,大家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林宇。

  为了防止林宇再做傻事,我和暴龙一左一右架着他,将他拖回寝室。

  回到寝室以后,林宇的情绪好像平复了不少,他呆呆地坐在床边上,也不说话。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他只是喝了两口水,然后和衣倒在床上,跟挺尸一样。

  我们看了林宇一眼,喊了他几声没有反应,翻着眼白,模样怪吓人的。

  黑子把我拉到阳台上,悄悄问我:“这两天就只有你和林宇在寝室里面,你知不知道林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眼镜也钻了出来:“我看他的样子,很像是中邪了!”

  黑子有些畏惧地看了小眼镜一眼:“你可别吓唬我们!”

  小眼镜扶了扶眼镜,一脸严肃地说:“真的!我小时候在西北农村,中邪的事情见的多了,跟林宇这几天的古怪表现差不多!”

  “那要真是中邪了,该怎么办呢?”暴龙探出脑袋问。

  小眼镜说:“得找个高人,帮林宇驱邪才行!”

  “好啦!好啦!”我越听心里越是发寒,本想把实情告诉大家,但是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

  我摆摆手:“大家也别胡思乱想了,林宇可能遭受了一些刺激,现在他的情绪还不太稳定,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好好照看着他,别让他再出什么事了!”

  众人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天色擦黑的时候,钱多多回来了,一人递上一支烟,又开始眉飞色舞讲他这两天的风流韵事,讲到兴头之处,还忍不住亲身示范动作,这就是荷尔蒙飞扬的青春。

  我们叫林宇起床吃点东西,他也不起来,蒙着被子呼呼大睡,就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过觉似的,睡得非常死沉。

  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打牌的打牌,玩手机的玩手机,差不多午夜过后,一个个都相继进入梦乡。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一阵奇异的沙沙声响惊醒了。

  黑暗中,沙沙声响显得很清晰,而且是从门外传进来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挠门。

  那声音持续不断,吵得人无法入睡。

  但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么清晰的噪音居然没有吵醒其他人,其他人都还在沉睡,只有我一个人醒了,我被那沙沙声响折磨得心烦意乱,于是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想去门外看看情况。

  下床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林宇一眼。

  吓!

  黑暗中,林宇睁着一双眼睛,露出可怕的眼白,就那样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蓦地打了个冷颤,险些失手从床上跌落下来。

  脊背上寒气直冒,这不是第一次被林宇吓着了。

  我深吸两口气,平定了一下心神,没好气地说:“你睡醒了吗?”

  林宇也没有回答我,我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态度,也不跟他计较,又问了他一句:“听见门外的声音了吗?”

  林宇还是不说话,我暗自叹了口气,之前军训那会儿,林宇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我感觉他就是个话唠,我都想睡觉了他还拉着我说个不停呢,现在怎么就没有语言了呢?那样子跟电视里的行尸走肉有九分相似。

  沙沙!沙沙!

  古怪的挠门声依然响个不停,寝室里依然是鼾声震天,那些家伙睡得真沉,一个都没被吵醒。

  那声音让我隐隐感到有些发毛,我踮着脚尖,慢慢向门口挪移过去。

  这一次我没有穿鞋,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有些凉凉的。

  自从上次半夜起来穿上绣花鞋以后,我现在半夜起床都不敢穿鞋了,还是光脚丫来的妥当。

  还没走到门边,就听身后传来幽幽一声叹息:“她来叫我回去!”

  我浑身一颤,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候,乍然听到这句话,禁不住头皮发麻。

  我回头看向林宇,只见林宇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笔直地坐了起来,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嘴里不断重复着那句话:“我老婆叫我回去!我老婆叫我回去!我老婆叫我回去!”

 

第十章 墙壁里爬出的女人

  我背上的汗毛全都倒竖起来,每一个毛孔都在渗透着寒气,林宇的声音有些飘渺,像是远在天边,又像是近在耳畔,带着无比诡异的气息,而这声音,竟然不像是……一个大活人发出来的!

  “她来叫我回去!她来叫我回去!”

  林宇一直在喃喃念叨着这句话,让我心烦意乱。我真想冲上去抽他丫的一个大嘴巴子,让他闭嘴。

  “谁在外面?”我压低声音问。

  门外静悄悄的,连沙沙声响好像都消失了。

  我在门口站了两分钟,没听见门外传来半点动静,于是转身准备走回床边。

  刚刚迈腿走了两步,门外的沙沙声音又响了起来。

  “狗日的,是谁在跟我恶作剧呢!”我一时火起,转身握住门把,一下子拉开寝室房门。

  然而,房门外面竟然空荡荡,静悄悄的。

  一缕阴风打着旋儿倒灌进寝室,吹出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门外什么东西都没有,那刚刚的沙沙声响是怎么回事?

  惨白惨白的灯光泼洒进来,我愣愣地站在光圈里面,脑袋有些发懵。

  寝室外面是长长的走廊,安静的有些可怕,阴冷的风在走廊里来回游走,白炽灯将走廊映照得有些朦胧凄惶。我又一次联想到了医院的停尸间,心中不由自主泛起一抹寒意。

  我打了个冷突,赶紧关上房门,为了安全起见,我还特意上了挂锁。

  我拍了拍手,准备回床上睡觉。

  还不等我转身,就听嘭的一声,房门竟然被一股强劲的阴风硬生生吹开。

  我吓了一大跳,怔怔地看着那把随风晃动的挂锁,我明明都锁上了房门,为什么这阵阴风能够把挂锁吹开?这风来的是不是太古怪了一点?

  我的小心肝狠狠哆嗦了一下,因为我发现一件更奇怪的事情,刚刚发出这么大一声闷响,按理说寝室里的人都应该惊醒才对,可是他们依然在沉睡,鼾声此起彼伏,这一切他们浑然不知。

  我扭头对着最近的暴龙喊了一嗓子:“暴龙!”

  回答我的是呼哧呼哧的打鼾声,我又喊了一声黑子,黑子微张嘴巴,流着哈喇子,睡得很沉,沉得像个死人。

  我咬了咬牙关,准备上前关上房门。

  就在这时候,外面走廊突然传来滋滋滋的声音。

  与此同时,走廊上方的白炽灯全都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那滋滋声响是电流声,看上去像是接触不良或者是电压不足,那些白炽灯就像鬼魅一样闪动,晃得我眼睛发花。

  忽然,我看见墙上出现了一团模糊的影子。

  由于灯光闪烁的很厉害,所以一时间看不清楚。

  那团影子一直在墙上游走,由远及近,最后停留在对面的墙壁上,正对着我的寝室门口。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那团影子在墙壁上诡异的波动起来,就像流水一样,变幻出各种形状,就像在看一场影子戏。

  在那闪烁的光亮之中,我渐渐看见,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人头,一条胳膊,一条腿,竟然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形。

  那颗人头慢慢浮现出来,长长的头发挡在脸颊前面,一点一点抬起头来。

  我吓得不敢动弹,眼睛鼓得老大,头脑空白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就像在看一个恐怖电影,而且是身临其境的观看。

  对面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长长的头发,婀娜的身段,从衣服的倒影可以看见,那个女人穿的是一件旗袍。

  轰隆隆!

  犹如一记惊雷在脑海中炸响,旗袍!旗袍女鬼!那个旗袍女鬼就在寝室外面!

  一只绣花鞋从墙壁里面伸出来,紧接着是一条细长雪白的大腿……

  那个旗袍女鬼,竟然要从……从墙壁里面爬出来……

  我惊得魂飞魄散,抬腿想跑,却感觉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一点也挪不动脚步。

  喵呜——

  此时此刻,突然从寝室里传出一声尖锐的猫叫。

  这声猫叫带着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我艰难地转动了一下脖子,就看见窗台上出现了一只黑猫。

  黑猫半蹲在窗台上面,后背上的黑毛倒竖起来,眼睛里射出墨绿色的光,显得威风凛凛。

  黑猫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看了一眼黑猫的眼神,竟然感到一丝害怕。

  这只黑猫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为什么经常在半夜的时候这只黑猫就会出现?

  很多人都说,黑猫的出现伴随着不详的预兆,仔细想想,好像每次发生诡异事情的时候,这只黑猫都会出现?

  难道这只黑猫真的是不祥之兆吗?

  “咯咯咯!”门外传来诡异的娇笑,将我的注意力从黑猫身上转移下来。

  只见寝室门口,一个身穿大红旗袍的女人,斜倚在门边,轻轻抚弄着头发,充满了风情万种的意味。

  我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上下牙关在疯狂的撞击:“你……你……你到底是谁?”

  旗袍女人压根就没有理会我,她的目光越过我的头顶,对着寝室里的林宇喊道:“丈夫,跟我走吧!”

  喵呜——

  黑猫再次发出尖锐的嘶吼,一下子从窗台上窜下来,弓着背,站在寝室中央的地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旗袍女人,呈现出战斗发怒的姿态。

  我突然明白过来,刚才黑猫并不是盯着我,而是盯着门口的女人。

  难道说,这只黑猫是来保护我的?

  林宇原本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晃晃悠悠往门口走。

  刚走了两步,黑猫这一声尖叫,登时让林宇打了个哆嗦,情不自禁停下脚步。

  林宇满脸茫然,目光呆滞,就像一截木头桩子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她来叫我回去!她来叫我回去!”林宇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越念越快,显得无比焦急。

  旗袍女人冷笑两声:“区区黑猫,也敢拦我去路吗?”

  话音未落,旗袍女人迈腿走进寝室。

  不知道为什么,旗袍女人的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黑气,我始终看不清楚她的面容。

  旗袍女人距离我只有不到两米,看见旗袍女人迎面走来,我双腿一软,几乎快要跪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候,我的胸口处突然泛起一道幽绿色的光芒,那道幽光就像一把利剑,笔直地射向旗袍女人。

  旗袍女人发出一声惊诧的尖叫,右手挡在脸颊前面,一下子飘退出了寝室,站在寝室门口。她的右手臂上腾起一缕黑烟,应该是被刚才射出的幽光伤着了。

  旗袍女人又急又怒,伸长双臂,怒吼着想要扑过来。但是刚刚探出身子,她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看样子她有些忌惮刚才的幽光。

  胸口里突然射出一道幽光,我自己也是相当的惊讶,下意识伸手往胸口处一摸,摸到一件凉冰冰的物事。我赶紧将那件物事掏出来,定睛一看,竟然是胖厨师送给我的那颗玻璃弹子。当时我收下玻璃弹子随手揣在衣兜里,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这颗玻璃弹子居然派上了用场。

  胖厨师果然是个有道行的人,他送给我这颗玻璃弹子,原来是给我的护身符,专门用来对付邪物的。

  我不由得心头一阵发热,这个世界还是善良的好人多呀!

  旗袍女人看见我手心里的玻璃弹子,脸色变得很难看,面上笼罩的黑气也是愈发的浓郁。

  我举起手上的玻璃弹子,麻着胆子叫喊道:“你敢进来,我……我就拍死你……”

  旗袍女人一言不发的立在门口,阴风盘绕着她不断飞旋,她的长发飞扬起来,眼睛变得狭长,充斥着可怕的血红色……

 

缘来是个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缘来是个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6124400.html
首 发:缘来是个鬼最新章节目录
  • 盛世新婚:首席太难撩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盛世新婚:首席太难撩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盛世新婚:首席太难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同学聚会第二章重逢第三章曾经第一章同学聚会一辆橙红色的出租车停到静逸雅轩酒店的门前,顾茜茜从车里缓缓走下,身穿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裙,乌黑亮丽的长发恰到好处的披散在腰间,虽然不惊艳,也不奢华,但却简单大方,再搭配上一双典雅知性的水晶高跟鞋,整个人窈窕俏丽。她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但她的五官还算精致,双眸漆黑灵动,修眉端鼻,颊边微显梨涡,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也绝对是仪态万方。“哎哟,这不是顾茜茜吗,你可终于来了,

  • 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小说免费试读书名: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目录预览:《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荣国将军府,后院柴房。嗯……好难受,头好疼……赵姿觉得口渴,想使劲睁开眼,可眼睛就像被粘上了胶带一般,怎么也睁不开,全身疼痛不已。就在赵姿刚挣扎着睁开眼睛时,“哗”一盆冷水从头顶倾泻下来,她猛地打了个寒颤,瞬间清醒,抬眼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着吊在了房梁上!“喂,你们谁啊?!”难道自己被绑

  • 盛宠甜妻:腹黑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盛宠甜妻:腹黑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盛宠甜妻:腹黑总裁深深爱目录预览:第8章陪她到天明第9章别墅女主人的风范第10章偶遇他和绯闻女友第8章陪她到天明电话接通后,还没等安若薇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男人生气的声音。“你在哪里?”“在西街的凯悦宾馆。”安若薇怔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的位置脱口而出了。“好,多少号?”冷祁然听到回答后,似乎放心了许多,语气也变得和缓起来。“啊?什么多少号?”“房间。”什么?竟然向她要房间号!他们还没结婚呢,更何况是契约结婚啊……难道他想趁机

  •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真爱不知钱为何物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真爱不知钱为何物目录预览:第八章下次嫁人绝不做轿子!第九章中外驰名的丧门星第十章嘴太贱定要招祸第八章下次嫁人绝不做轿子!毛豆豆摇了摇头,心说这掌柜真是笨,于是转回他面前,抓起他的手,再指指他的鞋给王百川看:“他手上的铜锈还在,怕昨天去拿锁的是他,这鞋上不仅有泥,还有桐油,锁匠那里桐油多,怕是在哪儿沾上的,这泥渍不干,怕是半夜沾上的,他不给姑娘饭吃,打烊的又晚,就是故意让她在二楼晃荡,好诬陷于她。至于小二哥,那理直气壮又错漏百出的证词,大约是两人串通好

  • 她比烟花灿烂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她比烟花灿烂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她比烟花灿烂第8章是人不是鬼“是他吧?”陆正川一直在病床边守候着,他看见她有一通电话进来,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也猜出来了。“是厉启城!”叶映安将手机放下,捧着的那碗粥有些端不稳了。“映安!警署外边将你带走的男人就是他,也是他对你用强,将你在雨天扔在路边是吗!”陆正川的心疼都化成了怒气,脑海里还浮现起叶映安虚弱倒在雨地里的模样,他简直想要找厉启城算账。“他凭什么这样对你!”陆正川更是切齿道,“难道他不知道,你怀了他的孩子?”到了此时此刻,孩子的事情也瞒不住了,

  • 《绝色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8】

    原标题:《绝色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8】小说名字:绝色嫂子目录预览:第一章嫂子的避孕套第二章不堪的照片第三章挑逗第四章夏雪艳的秘密第一章嫂子的避孕套一大早,屋里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本来我也睡不着,一听见这个声音,我就知道,准是嫂子来我这儿了。因为我哥精神一直有问题,而且那时我还小,嫂子就临时充当起了照顾我的角色,这一照顾就是好几年。嫂子有我这儿的钥匙,她有空的时候也会过来帮我做做饭收拾一下屋子什么的,不过今天她来的这么早,还是头一回。或许是是我在床上翻身弄出来的动静被嫂子听

  • 重生之天价影后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重生之天价影后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重生之天价影后目录预览:第8章第9章第10章第8章第二天按照约定时间,苏倾蓝在红人咖啡馆一个隐蔽的小角落坐下。这是她上辈子养成的习惯,在公众场合,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才能过的比较舒适。所以段洪瑞来的时候在咖啡馆里扫了一圈,才找到她。笑着走过去,还没落座,段洪瑞就知道自己的找到宝了。苏倾蓝只单单随意的依靠在椅子上这一个动作,就像是专业摄影师镜头下出来的美图。举手投足间带出来的风韵绝不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可以有的,和与她年龄相符的相貌搭配在一起,尖锐

  • 爱意沉沉恨如雪2章

    原标题:爱意沉沉恨如雪2章小说名字:爱意沉沉恨如雪第二章这么迫不及待吗睡梦中,苏云好像回到几个小时前,涂一晖搂着宁凝的香肩,嘴角含着讥笑,“从今天以后你才是我的合法妻子,她充其量最多是个小三而已。”心中一阵刺痛传来,身子下意识的颤抖,苏云惊醒,窗外天色渐渐转暗,宿舍里安安静静的,朦朦胧胧中几个小时前的场景似乎还在眼前。苏云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不去回想那虐心的一幕。苏云起身,想要好好洗个澡,尽管不想回想,可白天里涂一晖的疯狂还是历历在目。苏云站在喷头下面,让水肆无忌惮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暖暖的水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