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寒冰总裁娇柔妻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3:24:55 来源:网络
寒冰总裁娇柔妻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寒冰总裁娇柔妻

第8章 折磨

什么叫“折磨孩子”,她就是这么看待自己吗?自己在她心里就是那么残忍的人吗?

凌风筱贱转身朝门口走去,眸底泛起了一丝冰冷。来自http://www.1885888.com/高大挺拔的身影似乎隐去了所有的温柔和仁慈,变得如同阿修罗一样可怖。英俊完美的脸上扬起了弯嘲讽的笑意……

“我没必要对你的孩子仁慈!在DNA检测出来之前,你别想看见孩子一眼!”

“你。”一阵嘲讽的凉意将她充斥,葛霖难以置信地看着冷漠无情的男人,像是看到了无底深渊处蕴藏的阴冷,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栗着。浓密的睫毛轻微颤动着,就像是秋天随风飘旋的落叶般,每一次颤动都诠释着最深的悲伤……

“凌风筱贱,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

“求我?”凌风筱贱泛着寒意的步子停了下来,眯了眯眼眸,嘲讽地看着悲戚的葛霖,“你有什么资格求我?除了那副身体还算得过去,你觉得你还有哪方面可以让我稍作留恋啊,葛……警……官!”

宛如一声闷雷在耳膜炸开,葛霖只觉得那一刻天旋地转,世界残忍地崩塌成一片,烟雾迷蒙,灰白了冷静理智的思绪。而后连着心底最后的那片希望也全都化为灰烬,扬扬落在了心上,就像无数根银针冷情地扎了进去,本是伤痕累累的心脏此刻却像是早已负载过重的机器,瞬间就四分五裂了。

除了那副身体还算得过去,你觉得你还有哪方面可以让我稍作留恋啊,葛……警……官……

他终于亲口承认了,一年前,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演戏而已。那些温情,那些还残留于心,被自己隐藏得很好的温柔霎时就被无情的现实讽刺得丝毫不剩了。版权http://www.1885888.com/

而自己还傻傻地掉进了他的陷进里,而后沉沦,从此万劫不复!

“哼。”凝着葛霖惨白无比的漂亮脸蛋,凌风筱贱狠绝地勾唇嘲讽一笑,而后毫不留情地迈步出了房间。

你的演技依旧是那么登峰造极,连那种绝望的悲痛竟然还可以装得那么像。只是,很可惜,我凌风筱贱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

“凌风筱贱。”发现凌风筱贱离开了房间,葛霖倏地从巨大的悲痛中回过了神,强忍着心里涌上的哀伤和绝望。她连忙跑了出去,看着男人决绝冷漠的背影,嘶声哭喊着……

“让我见见孩子,我想要看见孩子。”

孩子?凌风筱贱的脚步一顿,幽深狭长的眸底涌现出一抹浓郁的哀伤,是不是因为是冯锐的孩子,所以你才这么着急的?葛霖,你有没有为我着急过……

转身迈步进了房间,凌风筱贱用力地甩上了房门。188新闻网砰的一声剧烈的响声回荡在幽深的走廊里,格外的震慑人心。

“凌风筱贱,把孩子还给我!”眼里的泪水像是再也受不了束缚般纷纷滚落,覆盖住了那张绝美漂亮的脸蛋,葛霖跌跌撞撞地跑了上去,却被门口的保镖拦住了去路……

“不好意思,葛霖小姐你还是回房间吧,不要惹怒凌风总裁。”

“卫森,你让我叫凌风筱贱将孩子给我好不好?”葛霖哀戚地看着保镖面无表情的脸色,声音嘶哑,“一年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不该欺骗你们,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孩子他需要我啊。”

卫森,凌风筱贱最为信任的保镖,沉着冷静,拥有敏锐超凡的感知能力,却仍旧被葛霖欺骗了,将凌风筱贱的喜好悉数告诉了凌风筱贱所谓的秘书……歌凌。

作为一个合格的保镖是不能轻易透露户主的资料的,可是“歌凌”的一切表现都是那么完美、天衣无缝。一句简单的“我想知道旭的喜好是什么,我们两个都在一起了,可是我还不是很了解他。来自http://www.1885888.com/”让卫森将所有都告知了葛霖。

他不知道这些信息到底起到了些什么影响,但是一个人的喜好往往能反应一个人的性格,所谓知人知己方能百战百胜,很多时候,输赢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

“对不起,总裁的命令我不能违抗。”卫森依旧面无表情地说着公式化的话语。高大的身影挺得笔直,眸光黯淡地注视着前方,丝毫不为葛霖的悲伤所动。

身体中的力量像是被悉数抽掉了一样,葛霖无力地滑到了地上,低低的哭泣声响起,像是在演奏一曲伤透人心的哀曲,连呼啸的风也不由停下了脚步,哀鸣之声扶摇直上,不尽伤痛。

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现在这种焦灼的形势不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吗?

凌风筱贱站在窗边,仰头看着无星无月的黑色苍穹,脸上的神情附和着没有开灯的漆黑房间,深沉得看不清。188新闻网无穷无尽的暗黑包裹,只余手上的烟头散发着颓废的点点星光,悲伤无奈到了极点……

“阿嚏!”葛霖忍耐不住又打了一个喷嚏。

苍白如瓷的脸上在灯光下泛起了些微亮丽的光泽,小巧的瑶鼻通红像是万里白雪中的一支红梅,格外的可爱。清澈的眼眸中涌起了晶莹的浓雾,脆弱的神情因为生病的缘故显得特别的虚娇。

“不是警察吗?为什么就呆在外面一晚就感冒了。”身边的凌风筱贱面无表情地看着床上的葛霖,懒散地将双腿交叉搁在了桌子上,幽深狭长的眼眸中蕴藏着的情感太深,无法揣测。口吻平淡无波……

“才刚来日本两天你就晕了两次!真是差劲。”

一次是孩子被抱去检测DNA的时候,另外一次则是一整晚都呆在凌风筱贱房门外,站着站着就晕了过去。原文http://www.1885888.com/

葛霖吸了吸鼻子,没有说话。目光直直看向了凌风筱贱,清丽的脸庞上哀伤依旧,“孩子呢?”

“啧。”凌风筱贱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打了一个响指,就有一个女仆抱着孩子进了屋里。凌风筱贱漠然地说道……

“现在看到了,放心了吧。他还很完好地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很不幸的是,你现在感冒了。如果是为了他好,我希望你最好别靠近他。免得传染了他。”

疼惜的目光直直看向了女仆手中的孩子,葛霖只觉得眼眶胀痛,眸底蕴含着的浓雾似乎就要化作温热的泪水滚落下来。葛霖转头看着凌风筱贱,哽咽地说道……

“对不起,是我体质太弱,生病了麻烦你好好照顾孩子。”

这种充满敬语的说法让凌风筱贱非常不满,心里的火气腾地又蹿了出来,可是在看到葛霖那副病怏怏的娇弱样子,又不由自主压住了心里的怒意。

烦躁丝丝缕缕缠绕着敏感的心,不喜欢这种陌生的距离感,真的不喜欢!她应该很理直气壮地让自己来照顾孩子,而不是这种一副哀求的可怜模样!

凌风筱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又开始鄙视如此矫情的自己。此刻不是应该一脚踩到她的身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口吻应该是嚣张而且不屑的……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照顾你的孩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埋怨着她请求自己的方式充满了该死的距离感!

强忍下躁动不安的心情,凌风筱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从女仆手中接过了孩子,低头细细凝视着安静不闹的孩子……

清澈干净得如同葛霖一样的漂亮眼睛,长长的睫毛浓密,眨眼之间可见白皙脸上浮现的小茜青影,比普通孩子要高挺的鼻梁,稍薄的唇瓣泛着小茜的粉色色泽。小小的轮廓勾勒着长大以后的英俊迷人……

完美继承了父母亲的优秀特点,这个孩子就像是上帝精心雕琢的作品一样,格外的惹人喜爱。

父母亲?凌风筱贱的唇角不由微微扬了起来,自己心里果然还是渴望着他是自己的孩子的吧。不然也不会潜意识地认为他继承了自己和葛霖的特点吧。

怀里的孩子好奇地打量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天真无邪得就像是最为纯洁的百合花,眼睛里流露着点点欣喜之意。白藕般的小手费力地抬了起来,扑腾着就要去抓凌风筱贱额前飘扬下来的刘海,嘴里嘟嚷着什么,谁也听不懂,可是已经就能感受到孩子此刻的欢乐。

“来啊来啊。”凌风筱贱似乎忘了葛霖还在现场,看着小孩子费力举着手臂,脸上不由扬起了绚烂无比的笑容。弧度微翘,游离着阳光的温暖,幽深的眼眸中浮荡着一丝愉悦,那是一种真心流露出来的笑意……

这一年来,他似乎都没有这么真心地笑过……

葛霖有些呆愣地看着眼前万般孩子气的凌风筱贱,冰冷而受伤的心也因为凌风筱贱温暖的笑容在那一刻得到了些许安慰,唇角不由自主翘起,小茜的,可是依然很美丽的笑容。

“旭!”刚从实验室出来的沫小茜如此温馨的场景,心里的怒意就不由膨胀了起来,眼前的场景很平常,可又是那么的暖人心扉……

阳光层层,透过窗户狡黠地闯进了屋内,蔓延到了凌风筱贱的脚下。挺拔修长的身影像是染上了阳光的温度,康乃馨浓郁的香味似乎充斥在空气中,将那无比真心的笑颜也渲染得香气迷人……

床上的女人目光温柔,看着抱着孩子的男人就像是一汪温柔的泉水包裹,丝丝缕缕,竟然让人万般感动。

第9章 嫉妒

这种场景平常暖心得让孤独的人嫉妒!姣好美丽的脸上渐渐蒙上了一层难以察觉的阴狠,沫小茜双手环胸,懒懒地倚靠在了门框上。唇角弯起的弧度嘲讽而冰冷……

“旭,DNA结果检测出来了。”

犹一颗冷硬的石头砸进了平静无波的湖面,虽然力量很轻,掀起的波涛却汹涌得让人心寒……

葛霖不由怔住了,看向沫小茜的眸光甚至带着些微颤抖。一种不好的预感肆意蔓延在了心上,原本苍白病态的脸上此刻更是惨白一片,仿若置身于寒冷的冰窖中,她不由握紧了身侧的拳头。

“是吗?”凌风筱贱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好像只是幻觉般,刚刚那个开心的他瞬间变得冷漠无比,犹如一尊毫无情感的雕塑。他将孩子交到了女仆的手里,幽深的眸底泛起了一抹复杂的精光,像是不经意,又像是下意识的动作。他淡淡瞥了一眼床上的葛霖,转头看着门口的沫小茜,径直走出了房间,淡漠地说道……

“结果是什么?”

“你觉得呢?”沫小茜得意地瞥了一眼床上慌乱不安的葛霖,投去的目光像是浸染了深深的毒汁般,而后便笑着追上了凌风筱贱,姣好成熟的背影感觉无比阴狠。淡淡的笑意透着旁人猜不透的情感……

“我希望你对检测的结果不会太失望。”

沫小茜到底会怎么说?

葛霖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揪在一起般,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她慌慌张张地掀开了身上的被子,就要跑出去。可是刚到门口就被保镖卫森拦住了,漠然没有情感的声音响起……

“葛霖小姐,总裁说过,他不希望你踏出这个房间一步。”

“可是。”葛霖乞求地看着卫森,“你应该知道沫小茜恨我的吧。那么你应该也猜到了她会怎么说我的吧。”

“对不起,这个不是我该管的。”卫森心里有些无奈。说实话,他并不是很恨面前的这个女人,他是不懂情感的事情,可是总觉得面前的女人还是没有冷漠到毫无理由就朝凌风筱贱开枪。

也许是当局者迷吧,也许是爱得太深,才会恨得越深吧,又也许从头到尾,两人只不过是在演一场太过纠结的戏剧而已。

凌风筱贱对葛霖的折磨,对葛霖的痛恨,卫森是看在眼里的,可是身为一个小小的保镖,他知道什么事该管什么事不该管。凌风筱贱决定的事情就算旁人说得再多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谁也没有勇气去挑战那个如帝王般的男人的底线!

“而且。”卫森看着面前女人的失望神情忍不住又加上了一句,安慰般地说道,“无论她说什么,最后的决定权在凌风总裁手里。相不相信,总裁心里自是有答案的。葛霖小姐,你还是不用太担心了。”

对啊,相不相信最后都要看凌风筱贱怎么决定了。

葛霖无力地靠在了墙壁上,绝美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层悲戚让人心碎的色彩。就算自己此刻跑过去告诉他孩子绝对就是他凌风筱贱,那样会有作用吗?

孩子是他的,这句话自己已经告诉他很多次了吧。

可他还是不相信到借助医学的手段!

唇角不由扬起一抹凄美的弧度,一股深深的讽刺充塞。身侧紧握的拳头不由松了下来,晶莹剔透的泪水终于承受不住缚力,缓缓滚落了下来,滴落在地,绽放出悲凉绝美的透明水花……

小茜的,淡淡的,足以让人心伤的哀痛……

“结果是什么样的?”深秋的风撩起一阵冰冷,窗帘像是附和着风的舞者。轻轻地飘扬了起来。明明灭灭的光影照射在地板上,好像随时就会有凶猛的野兽闯出来一般。凌风筱贱单手插兜站在了窗前,风撩起他额前的刘海,逆着光亮,看不清他的表情。垂在身侧的手上夹着一只香烟,重重迷雾扬起,遮住了他眸底的一丝焦虑。

“我分析了你和冯锐头发里的基因。”沫小茜坐在沙发上,单手撑着下巴,灰暗的光线照不出她眸底此刻深藏的阴狠。淡淡的口吻中充满了伪装的无奈……

“孩子的基因和冯锐的有99.5的相似率。”

啪,好像花瓶倏地摔在了地上,又像是惊雷响在耳侧。凌风筱贱的手又那么一瞬间不可抑制地轻颤了一下。

这个消息……

太过讽刺!

“我要看实验报告。”凌风筱贱转身看着窗外,努力了很久,才终于将心中的那份痛苦压了下去。冷淡的口吻无法揣测他此刻的心情。挺拔颀长的身影也像是被光亮隐藏了深藏的痛苦般,看起来冰冷无比。

“可以啊。”沫小茜笑着站了起来,将手中那份早已篡改好的报告交给了凌风筱贱,嘴角的笑容嫣然得如同带刺的玫瑰……

“不相信在医学界享有盛名的我吗?”

怎么说呢,大概不是不相信检测结果,只是不相信听到的消息吧。

而且那个让自己受伤的女人是那么诚恳地说着……他是你的孩子。

表情是那么悲戚,又是那么的真诚,似乎害怕自己一个不相信就会毁灭掉所有的希望一样。

所以也想着再相信那个女人一次。

可是,检测出来的结果却是那么的残忍!

“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叫其他专家检查一下。”沫小茜笑着将实验数据递到了凌风筱贱面前,美丽的脸蛋浮现些微受伤的表情,“真是伤心啊,我难道真的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吗?”

冷漠不带波澜的视线直直射向了沫小茜手中的报告,空气里安静得似乎可以听见彼此细微的呼吸声。沉默了好一会儿,凌风筱贱转身走了出去,声音平淡如同安静的水面……

“葛霖感冒了,开些药给她吃。”

“那孩子怎么办?”沫小茜看着凌风筱贱离去的身影,嘴角的弧度越扬越高。一种得逞般的残忍笑意渐渐在那张绝美的脸上荡漾开来,仿若带刺的玫瑰,冰冷而又阴狠嗜血。

“这种事你没必要插手。”不知为何,心里似乎一阵阵地抽痛着。深刻的绝望如潮水般齐涌了上来,直直逼近心脏,讽刺得让人快要崩溃了。

自己还想着去相信她,可是结果呢?

如同悲哀的小丑般,再次被无情地戏弄了。

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拈起桌面上的一个药罐,沫小茜唇角一勾,绝美的笑容像是扬起了平地无数寒冷的风云。细长的眸子迸射出寒颤人心的精光,凝着手中的药瓶像是在看一剂鹤顶红般……

葛霖,好戏就要开场了,我就暂时陪你演一出好了。

生病了,吃些药就好了不是吗?

哼,我说过的,和我争夺旭的人都要下地狱的!

秋日阳光即使在中午还是格外的阴冷,照耀在白色的屋顶上,像是染上了一层毫无温度的漂亮金沙。蔓延到浅棕色的地板上,勾勒出明暗交错的小圆点。一个一个像是要挑起无数的哀伤般,肆意扩散着……

“DNA的调查结果是怎样的?”凌风筱贱随意地坐进了转椅中,双手交握,目光好似没有焦距地看着窗外的蓝色的天空。英俊非凡的脸上的神情如同一汪死水,毫无波澜。

“凌风总裁,我问过了很多权威医生。”卫森看着凌风筱贱的背影顿了顿,继续说道,平稳的声音却如同世界上最无情的死刑判决……

“结果都是和沫小茜小姐所说的一样。”

“就是说白浅没有耍心眼,那个孩子是冯锐的是不是?”

淡淡的如风般的口吻听不出所包含的感情。可是沉寂如湖面般,又让人胆怯其中所隐藏着的惊涛骇浪。

“是的。”卫森有些担忧地看着背对自己的男人。

这样的结果凌风筱贱大概也是不想接受的吧,所以一方面让沫小茜检测孩子的DNA,暗地里却又让其他的医学专家测试。

“出去吧。”凌风筱贱转动了椅子,正对着卫森。过长的刘海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双如海般深邃的眼眸,稍薄的嘴唇微微抿起,勾勒一弯毫无情感的弧度。

房间里的光亮映照着倾泻进来的阳光有着层次之美,像是水晶流转,却又像是一种流水般的暗光涌动,待到爆发的时候就会有数之不尽的寒意渗透……

“是。”卫森恭敬地微微弯腰点头应道,不是礼节退了出去,体贴地为凌风筱贱关上了房门。“啪”一声,便阻隔了里面冰冷的空气流动,而后下一秒屋里便传来了更大的响声……

凌风筱贱站了起来,英俊如同希腊雕像的脸上渐渐游荡起了一丝阴测测的笑意,心里的怒意像潮水般涌了上来,一直冲到幽深的眼眸,仿佛有两簇火焰在眸底燃起。那双狭长的眼睛充血一样的赭红!

连想都没有想,凌风筱贱一脚踹开了面前的书桌。上等木质已经固定的书桌竟然无法承受那太过用力的一脚,像脱缰的野马般猛地蹿了出去,直直撞击到了白色的墙壁,而后“啪”的一声便裂开了无数条裂缝!

第10章 卧底

泪水无力地顺着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滑下,晶莹剔透得在灯光下反射出极其耀眼的光亮。巨大的悲痛难以控制地从心底涌起,一直蔓延扩散到了全身。像是受伤而又绝望的猎豹,敏感又脆弱,似乎只要有人靠近就会立即愤怒地暴跳起来遮掩自己的悲伤无助。

凌风筱贱无力地仰头靠在了墙壁上,幽深狭长的眼眸中泛起的浓雾带着点点令人心碎的晶亮。身侧的拳头不由松了下来,一大片刺眼的红色在手背上扩散开来,霎时就红肿一片……

你是谁?

西城帮派来到凌风筱贱身边的卧底。

叫什么名字?

旭,我是歌凌啊。

……

那天他们两个人相拥在AC公司的最顶端,坦诚说着最真心的话语。他问了啊,她是那么认真地回答着,我是歌凌。

所以相信了,所以爱上了便不愿意退缩。

凌,我爱你。

凌,你会永远在我身边吗?

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旭,我爱你。

再说一遍。

我爱你,旭,我爱你。

……

听到她说“爱”的时候,心里到底有多高兴是语言文字无法描述出来的。自己还像是个初尝情事的小男生一样,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激动地哭了出来……

如果她只是歌凌,如果自己只是凌风筱贱,那该多好啊。没有警察,没有黑道,只是单纯的两个人……

不,不是这样的!

那个女人就算不是警察,也不会爱上自己的!她根本就是在欺骗自己的感情!

“哼!”凌风筱贱扬手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嘴角倏然扬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残忍而噬血,宛如来自地狱的阿修罗,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强势的威严。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拂过了唇角,凌风筱贱眼里的笑意更阴森了。

葛霖,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绝对要让你尝到更多的痛苦!

他就像是浴血重生的魔王般,平静无波的表面下却蕴藏着骇人的恐怖力量。阴狠,凶残,如同俯瞰着蝼蚁般俯视着天下苍生!

于是那股不安的危险感觉如同涨潮般,不停地靠近,靠近……带着一股势必要毁灭一切的决然和恨意。

葛霖躺在床.上,感冒所带来的感觉昏沉无比,生病加上情绪太过悲戚,几近削弱了她所有的气力。眼皮异常沉重得似乎就要合到一起了。可是大脑的思维活跃得让她无法正常休息……

她想到了一年前,一年前刚进AC公司,刚接近凌风筱贱的情景。那时的她心中只有任务,那么是怎么沦陷到凌风筱贱所设的陷阱中呢。是送沫小茜和凌风筱贱去酒店的那个晚上,还是凌风筱贱到柳家公寓来找她的那个夜晚,抑或是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爱上了。

如果再选择一次,面对当时那种危险紧急的状况,自己会不会再次向他开枪?

答案是毫无疑问的,不管来了多少次,自己还是会向他开枪的。即使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他无穷无尽的折磨……

真是可笑啊,明明那个男人一直在演戏,可是自己还是陷得这么深……

“砰!”一声巨响打断了葛霖的思绪。走廊里的灯光似乎找到了倾泻口,如潮水般涌进了昏暗的房间。突如其来的光亮,让葛霖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

葛霖有些疑惑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门口的男人,一股莫名的寒意倏然间齐涌上了心头。脱口而出的声音里竟然不由自主带上了颤音……

“你……你有什么事吗?”

太过明亮的灯光打在了凌风筱贱的身上,给他周身晕染上了一层迷雾般的寒冰气场。逆着灯光,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可是那种薄凉,那种寒彻心扉的恐惧还是自然而然地涌了上来。

“啪”,门伴随着房间的灯光的亮起毫不留情地关上了,葛霖的心也不禁随着关门声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你……你。”迎面而来的男人气势太强,葛霖不由揽紧了身上的被单,惧惮地咽了咽口水。清澈的眼眸中是没有掩饰的害怕,不知为何,她全身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栗了起来。

这种几乎逼得人的窒息恐惧就好像身处大海中央,茫然四处,都是冰冷的海水,无处可逃!

“你知道DNA的测验结果是什么吗?”凌风筱贱嘴角缓缓勾起一弯嘲讽的冰冷笑意,一个用力便扯掉了西装上的领带。幽深的眼眸暗了暗,而后又像是渗透了无数的冷光般,耀眼寒冷得如同最锋利的刀剑,让人不由心生胆怯……

葛霖猛地一颤,一股不安的感觉流窜。

果然,他还是不相信孩子是他的吗?

“你不能相信沫小茜。”深吸了一口气,尽管不想解释,可是人性的本能还是促使葛霖说了出来,“她恨我的,你知道的。”

“是吗?”凌风筱贱唇角的笑意越发得深刻了,好像染上了地狱袭来的阴冷,让人只觉得胆颤。骨节分明的手指攀上了西装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缓缓解.开从嘴里吐出的字眼残忍而噬血……

“那如果所有医生的检测结果都和沫小茜的一样呢?”

“不……不可能的。”葛霖惊慌失措地嘶声喊道,“他是你的孩子,我没有和睿哲。”

“没有上过床,是吗?”深沉的眼睛里透着漠然无情的冷光,锋利深邃得如同刀子般划过葛霖的脸,嘴角的弧度看上去异常得残忍……

“那让我来验证一下,让我看看你这肮脏的女人到底有多恶心!”

“不,不可以!”好像所有的危险倏然逼近,葛霖惊恐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凌风筱贱眼里闪烁着的不明流焰,她一时难以控制颤抖的身.体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葛霖撑着双手不停地向后挪去,清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了巨大的恐慌……

“凌风筱贱,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这样对你?”凌风筱贱不屑地冷哼一声,蹲下.身,伸手猛地抓住了葛霖白皙的脚踝,嘴角的笑嘲讽无比……

“葛霖啊,你明明和我上过床的,不是吗?干嘛要怕我呢。”

手稍稍一用力,葛霖顿时觉得一股捏碎骨头般的疼痛迅猛地涌了上来,她不由失声呼痛,可是脚上的力量就像是铁索般如何都甩不开。葛霖害怕地哀求着:“凌风筱贱,我现在还在生病,你要是那样会被传染的。”

“为我着想啊。”滚.烫的手覆在了她纤细的腰际上,男人脸上的笑容宛如恶魔般狰狞……

“我真的是很感动呢。既然如此,就更要做那样的事情不是吗?好歹你我还扮演过未婚夫妻的角色,你说是不是呢?”

话音刚落,他的手就恶劣地捏了一下葛霖的腰际。霎时葛霖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你还是这么淫.荡啊。”不容抗拒,凌风筱贱强势地单手用力地箍住了葛霖漂亮精致的下巴,眼神锐利如鹰袭上了无数的寒冰之意,噬血地紧紧盯着葛霖……

“这么敏感,果然是欠男人疼吗?”

粗鄙的话语如同冰冷的寒风突然卷了过来,葛霖只觉得本是钝痛不已的心更疼了。大脑有几秒钟的空白,继而一种浓郁的屈辱感油然而生……

自己就像是玩具般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所有的自尊都被他狠狠地踩在了脚底下!

“凌风筱贱。”葛霖痛苦不堪地别开头没有看身上的凌风筱贱,本来就因为生病酸软无力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气力反抗。只是一种本能,葛霖咬着下唇嘶哑着喊了出来……

“放开我!”

“做梦!”捏着下巴的力度加大,凌风筱贱低头野蛮地咬住了葛霖泛着淡粉色的樱唇,像是凶狠的野兽般,丝毫不见温柔。他恶狠狠地低吼了一句……

“你给我做好接受惩罚的心里准备!”

所有的呼痛都被男人蛮横地堵在了喉间,整个口腔火辣辣的疼,葛霖只觉得从胸腔涌起的窒息感快要剥夺尽了她呼吸的能力……

“唔。”难耐的声音破喉而出,葛霖双手死死抵在凌风筱贱如墙壁般的胸膛上,本就苍白如纸的脸上抚上了一层不自然的红.晕,衬得那双清澈眼眸中的晶莹浓雾更加悲凉了。乌黑亮丽的长发混杂地散落在了周身,包裹住了无力而娇弱的身躯,看起来是那么的凄美。

实在是忍耐不住了,葛霖艰难地伸出了手就要往凌风筱贱的后颈敲去,可是男人明显速度更快。在感受到脑后传来的劲风,凌风筱贱头稍稍一歪,便利落地躲了过去,锐利如鹰中泛起的寒意更深刻了。

“你有资格反抗我吗?”凌风筱贱松开了她的唇,居高临下地看着虚弱无力的人,低沉的嗓音中透露出强烈的怒意。稍薄的唇角沾满了红色的液体,宛如染上了血.腥气的恶魔。他所做的一切都像是葛霖的心上狠狠揍了一拳。凌风筱贱扬手给了用力地给了葛霖一巴掌……

“告诉你,你永远是我的玩.物!玩.物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

话音刚落,葛霖连呼喊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凌风筱贱无情地翻转了个身子,而后肩头就被凌风筱贱恶劣地咬住了。

“啊。”剧烈的疼痛感倏地袭了上来,葛霖不由嘶声喊了出来。身.体承受不了凌风筱贱残暴的对待,不由自主地颤栗了起来。圆润白皙的香肩被锋利地咬出了一道伤口,有血迹顺着肩头滑落在地开出了妖娆凄凉无比的玫瑰,空气中浮荡着淡淡的血.腥之气,混合着凌风筱贱冷漠无情的口吻……

“葛霖,我真是恨透你了!”

寒冰总裁娇柔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寒冰总裁娇柔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6124016.html
首 发:寒冰总裁娇柔妻最新章节目录
  • 遇见你,着了魔19章(第十九章 不孕的真相)

    原标题:遇见你,着了魔19章(第十九章不孕的真相)小说书名:遇见你,着了魔第十九章不孕的真相“教训?”林清深吸了口气,忍住想要打人的冲动,“你们一家人欺负我欺负的还不够吗,身为丈夫,让别人的女人怀孕,还带她回家作威作福。身为母亲,不劝劝你儿子,还帮着小三,你们当我是什么?有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你生不了孩子,怪得了谁?”秦薇说的是心里话,在她心里,她儿子就是块宝,女人的作用就是传宗接代,既然她做不到,换个女人也是一样的。“我生不了孩子,我当然生不了孩子,”林清念着,双目通红,拔高了声音,跑上楼,

  • 小说亿万总裁太嚣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总裁太嚣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亿万总裁太嚣张第13章给我扒了她“你怎么不说是你设计害了我丈夫,然后再把毒手伸向庄年华,然后一切嫌疑都指向我,然后搞掉我,庄家后继无人,冲你俨然半个庄家人的关系,这一切也自然是你的了。”我纯属信口开河,“哦,可惜你棋差一步啊,庄年华不仅没死,还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这下你更害怕了,更要把一切栽赃给我这个外人了,毕竟除了庄严的宠爱,我在庄家一无所有。”我看着其他人。“你们说,难道不是吗?”众人的眼里放着光。我想这个家里真正为庄严去世感到伤心难过的

  • 她有什么“特异功能”,被称作现实版的“听风者”

    想必这是央视舞台上最为“混乱”的一刻吧可以肯定,这不是彩排主持人小撒被这“魔音”扰的直捂耳朵在昨天播出的《挑战不可能》中来自武警警官学院的一名军队文职人员,林闻知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听风者“挑战规则20人的小学男声合唱团嘉宾从中挑出一人唱歌林闻知要记住唱歌小学生的声音特点然后20人同时朗读不同的古诗词林闻知需要找到唱歌的那个孩子的声音并回答出他读的是哪首诗她能完成挑战吗一起来看看吧☟☟☟☟☟看完视频,大家都知道了挑战结果那么这项“特异功能”在部队有什么作用她的工作又是什么呢原来她的工作是训练

  • 《亿万豪宠:二婚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

    原标题:《亿万豪宠:二婚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小说书名:亿万豪宠:二婚娇妻有点甜目录预览:第1章谁让你来的?第2章失望第3章流产第4章前一秒柔情后一秒绝情第1章谁让你来的?华庭酒店。林夏坐在洁白的床上,大脑一片呆滞。这是哪里?支离破碎的片段慢慢在脑中拼凑起来,昨天发生的一点一滴全部想起来了。紧咬嘴唇,一张脸瞬间惨白。昨天晚上,结婚三年来,她的婆婆第一次请她和老公吃饭,却没有想到,婆婆竟然在她的酒里下药,还把她送给了一个满嘴蒜味浑身狐臭的男人。如果不是她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推

  • 【今日20190325】推荐《早安,鬼夫大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325】推荐《早安,鬼夫大人》在线阅读小说名:早安,鬼夫大人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阴阳人第二章批命先生死了第三章夜入乱葬岗第四章开棺第五章水鬼夫君第一章我是阴阳人我叫阴四月,名字是我奶奶给我取的,我三岁的时候掉进了水里,差点死过去,后来我奶奶给我找了个批命的先生,给我算了一卦。算卦的说我天生是个阴阳人,命里活不过十七岁,除非是找个靠山给我靠着,这样才能保住我的命。奶奶是个很迷信的人,结果真的给我找了个靠山。只不过我的这个靠山和别的靠山截然不同,别人靠人我靠的是鬼。批命的说我

  • 春天里,你播下菩提心的种子了吗?

    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物质高度发达,科技空前发展,但是我们可以观察一下周围的人,大家是否因此而增加了幸福感呢?答案并非肯定。相反,大家反而烦恼重重、压力满满、内心浮躁而空虚,找不到心灵的家园。在物质的天堂里,心灵反而变成一片荒漠。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没有获得心灵的正确引导,这是现代人最可怜的地方。因此,生活在这样一个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的时代,我们的心灵也一定要与时俱进,同步发展,不断强大,否则无法应对时代的挑战。那么,怎样才能让心灵强大起来呢?佛教告诉我们——唯一的方法是生起菩提心!这个时代并

  • 《许你春不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许你春不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许你春不寒目录预览:第1章:这就是你的职业道德?第2章: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第3章:陆夜霖不会被她砸死吧?第4章:我和他已经离婚五年了第1章:这就是你的职业道德?林浅秋和陆夜霖再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后。总统套房内,陆夜霖抬起林浅秋的下巴,讽刺一笑说:“林浅秋,不过五年没见,你居然沦落到以接客为生了?”林浅秋被迫仰着脸看他的眉眼,离婚五年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轮廓如刀削一般利落,眼睛深邃,剑眉薄唇,看起来冷漠又疏离。即使五年没见,她看见他依然心跳

  • 小说狼骑竹马来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狼骑竹马来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狼骑竹马来第八章试探服务员走了之后,康小小扬扬下巴:“李傲笙,快吃吧。”李傲笙不爽:“你和我吃饭,刘宥程不会不高兴?”话语已经开始带刺了。康小小傻乎乎地喝了口甜甜的果酒:“他不高兴个屁啊。骑着我的车欢去了,不知道多开心。”没多大意思,就是不开心刘宥程骑走了车。只是言语中多少有了一些粗俗。可李傲笙听起来就是不一样的味道了,他觉得康小小这嘟嘟囔囔的可爱语气,是埋怨刘宥程没陪她的。眉型凛冽蹙起,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李傲笙定定地看着康小小,她……已经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