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待君回首渡南国》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2019/01/15 03:13:58 来源:网络
《待君回首渡南国》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小说名:待君回首渡南国

001 他不是新郎

红烛摇曳,映的屋子里大红的喜字璀璨生光。《待君回首渡南国》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陆锦棠从昏迷中睁开眼,只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正伏在她身上,一双大手探入嫁衣,在她光洁的皮肤上游走。

“嗯……”男人灼热的手,触碰到她微凉的身体,不由舒服的轻叹。

今日是陆锦棠和世子大婚的日子,可是正伏在她身上,脸红气喘的男人却不是新郎。

“放开我!”

陆锦棠提膝就往那男人胯下撞去。可她竟浑身绵软没有一丝力气,提膝撞击的动作没能撼动那男人分毫。

男人低头靠近她,他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灼热之气。

陆锦棠大惊,她侧脸避开,男人灼热的吻落在她耳垂上。188新闻网痒痒的,恍如一道电流击过她全身。

“不要……”她伸手去推男人,却被男人捉住了手腕。

男人却像是尝到了腥味的猫,呼吸越发急促,动作也更直接了,他伸手扯开她的腰带,把她的罗裙向上推起,撩起衣袍,扯着她的里裤就要更进一步。

大红的床帐,大红的烛台,屋子里到处都是红彤彤的,透着喜庆之气。这个陌生的男人,却要在新房里破了陆锦棠的身?

“滚开!”陆锦棠愤怒的声音,听起来却绵软无力。

男人根本不看她一眼,温热的手掌笼罩在她的胸前,让她止不住浑身颤抖。

门外的回廊远远有脚步声传来。网站1885888.com

有人来了!

“你若再不离开,我们就会被人捉奸在床!”陆锦棠说。

男人低头吻着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侧脸耳畔。

“被捉奸,是要被浸猪笼的!你不怕死?”陆锦棠说完,那男人终于抬起头来。

他一双眼眸如千尺寒潭,幽暗深邃,黑沉沉的眸底翻滚着浓浓情欲。

“没人敢动本王。”

本王?他是谁?

陆锦棠略微皱眉,“你中了春药?”

男人不悦,猛地低头咬在她的嘴唇上。

陆锦棠晃了一下手腕,猛地拔出头上金簪。网站1885888.com这里没有针灸所用金针,且她似被人下了迷药浑身无力,手上能够着的尖锐之物,也只有这发簪了。

还没等她摸到男人身上穴位,那男人一把钳住她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紧紧按在枕上。

他的嘴唇带着灼热的温度,强势的吻落在她额上,脸颊上,脖子上……

陆锦棠一阵恼怒,她刚刚穿越而来,所占据的这具身体太弱,且被人下了迷药,不然凭她的身手怎么可能这般被动?

男人的手笼罩在她胸前,粗砺的掌心碾磨着她敏感之处,她浑身颤栗。

脚步声越来越近,若是被人发现她的房间里有个男人——她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且还背着肮脏骂名!

不能坐以待毙,她猛然抬头,含住男人的唇。

就在男人以为她在回应他的撩拨时,她一口咬了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手劲儿略松。

陆锦棠立时抽出握着簪子那只手,狠心咬牙,噗——簪子尖深深没入她光洁白皙的皮肤,她完美无瑕的大腿上,瞬间涌出鲜红刺目的血来。《待君回首渡南国》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雪白的皮肤,红的扎眼的血。

男人一惊,暗沉的眼眸里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疼痛让她神志清明,力气也回来了几分,她奋力把男人推开。

外头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她中了迷香躺在这里,身上压着被下了春药的男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死局!

“二小姐在里面吗?”外头传来仆妇询问的声音,“大小姐让老奴来送些点心。”

陆锦棠没应声。

“我帮你解了春药,别出声!”趁着男人愣神的功夫,她熟稔的用簪子刺入他风池、风府等穴位。

三五针下去,他身上的春药已解,黑沉沉的眼底一片清明,可他却仍旧压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并未离开。《待君回首渡南国》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你快走!”陆锦棠猛咬住舌尖,口中溢出腥甜之气。

男人眯眼看着她嘴角血迹,知她也被人下了药,却在用疼痛强撑。

他从不知道京城竟有如此刚烈的女人。

“你宁愿伤了自己,也不愿做本王的女人?”他的语气莫名让人感觉到危险。

001 他不是新郎

红烛摇曳,映的屋子里大红的喜字璀璨生光。

陆锦棠从昏迷中睁开眼,只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正伏在她身上,一双大手探入嫁衣,在她光洁的皮肤上游走。

“嗯……”男人灼热的手,触碰到她微凉的身体,不由舒服的轻叹。

今日是陆锦棠和世子大婚的日子,可是正伏在她身上,脸红气喘的男人却不是新郎。

“放开我!”

陆锦棠提膝就往那男人胯下撞去。可她竟浑身绵软没有一丝力气,提膝撞击的动作没能撼动那男人分毫。

男人低头靠近她,他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灼热之气。

陆锦棠大惊,她侧脸避开,男人灼热的吻落在她耳垂上。痒痒的,恍如一道电流击过她全身。

“不要……”她伸手去推男人,却被男人捉住了手腕。

男人却像是尝到了腥味的猫,呼吸越发急促,动作也更直接了,他伸手扯开她的腰带,把她的罗裙向上推起,撩起衣袍,扯着她的里裤就要更进一步。

大红的床帐,大红的烛台,屋子里到处都是红彤彤的,透着喜庆之气。这个陌生的男人,却要在新房里破了陆锦棠的身?

“滚开!”陆锦棠愤怒的声音,听起来却绵软无力。

男人根本不看她一眼,温热的手掌笼罩在她的胸前,让她止不住浑身颤抖。

门外的回廊远远有脚步声传来。

有人来了!

“你若再不离开,我们就会被人捉奸在床!”陆锦棠说。

男人低头吻着她的耳垂,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侧脸耳畔。

“被捉奸,是要被浸猪笼的!你不怕死?”陆锦棠说完,那男人终于抬起头来。

他一双眼眸如千尺寒潭,幽暗深邃,黑沉沉的眸底翻滚着浓浓情欲。

“没人敢动本王。”

本王?他是谁?

陆锦棠略微皱眉,“你中了春药?”

男人不悦,猛地低头咬在她的嘴唇上。

陆锦棠晃了一下手腕,猛地拔出头上金簪。这里没有针灸所用金针,且她似被人下了迷药浑身无力,手上能够着的尖锐之物,也只有这发簪了。

还没等她摸到男人身上穴位,那男人一把钳住她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紧紧按在枕上。

他的嘴唇带着灼热的温度,强势的吻落在她额上,脸颊上,脖子上……

陆锦棠一阵恼怒,她刚刚穿越而来,所占据的这具身体太弱,且被人下了迷药,不然凭她的身手怎么可能这般被动?

男人的手笼罩在她胸前,粗砺的掌心碾磨着她敏感之处,她浑身颤栗。

脚步声越来越近,若是被人发现她的房间里有个男人——她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且还背着肮脏骂名!

不能坐以待毙,她猛然抬头,含住男人的唇。

就在男人以为她在回应他的撩拨时,她一口咬了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手劲儿略松。

陆锦棠立时抽出握着簪子那只手,狠心咬牙,噗——簪子尖深深没入她光洁白皙的皮肤,她完美无瑕的大腿上,瞬间涌出鲜红刺目的血来。

雪白的皮肤,红的扎眼的血。

男人一惊,暗沉的眼眸里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疼痛让她神志清明,力气也回来了几分,她奋力把男人推开。

外头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她中了迷香躺在这里,身上压着被下了春药的男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死局!

“二小姐在里面吗?”外头传来仆妇询问的声音,“大小姐让老奴来送些点心。”

陆锦棠没应声。

“我帮你解了春药,别出声!”趁着男人愣神的功夫,她熟稔的用簪子刺入他风池、风府等穴位。

三五针下去,他身上的春药已解,黑沉沉的眼底一片清明,可他却仍旧压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并未离开。

“你快走!”陆锦棠猛咬住舌尖,口中溢出腥甜之气。

男人眯眼看着她嘴角血迹,知她也被人下了药,却在用疼痛强撑。

他从不知道京城竟有如此刚烈的女人。

“你宁愿伤了自己,也不愿做本王的女人?”他的语气莫名让人感觉到危险。

002 嫁祸

外间传来叩门的声音。

陆锦棠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是有病吗?我要嫁的人又不是你!”

“说的不错,”那男人阴沉沉一笑,“本王有病,京城怎么会有嫡出的小姐,真正愿意嫁我。”

吱呀一声门响。

陆锦棠头皮发麻,她握着簪子,猛然又往自己大腿上扎了一针,疼痛和恼怒激发了她的潜能——身量纤细瘦弱的她,竟把那个比她高出一头不止的男人,给丢出了窗子。

在外间的脚步声就要转过屏风之时,她抚平了衣裙,遮掩住腿上血迹,端坐在床边。

“陆二小姐!”耳边传来仆妇惊叫的声音。

陆锦棠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上头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刚才那王爷下嘴可真狠,居然给她咬破了!

她只好自己咬住嘴唇,脸面沉沉。

“您怎么自己就把盖头掀开了?世子爷还没来呢……”仆妇一面问,一面左右看去,“老奴适才瞧见一个男人闯入了院子,看看可是躲在二小姐的房里?”

“放肆!岂有人敢闯进世子嫡妻的房里?”陆锦棠冷呵一声。

进屋的仆妇丫鬟,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眼中,兀自在屋里翻找起来,她的妆奁被打翻,胭脂首饰狼狈的撒了满地。

陆锦棠暗暗捏紧拳头。

仆妇冷嘲道,“二小姐还真当自己是世子嫡妻呢?谁不知道世子爷真正喜欢的是陆家大小姐?世子这会儿正在大小姐房中喝交杯酒呢!别是二小姐不甘寂寞,所以招了男人进屋吧?”

陆锦棠冷笑连连,幸而那个真正的陆家二小姐太过孱弱,被一碗剂量过大的迷药给夺了命,让她继承原主的记忆,重新活了过来。

原主就算不死,这会儿也会被这仆妇的话给气死了吧?

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人乃是原主,陆家嫡出的二小姐。可填房生的陆家大小姐,和她娘一样不要脸,暗中勾引了岐王世子。做出这么姐妹同嫁的戏码来!

世子爷还在新婚夜,将她这嫡妻丢在一旁,去和陪嫁的陆大小姐喝交杯酒,让她成为岐王府的笑柄,日后哪个下人还会把她这世子妃放在眼里?

“给我仔细的找!”仆妇厉声喝道。

如今就有仆妇欺负到她头上来,日后还有法儿活么?

这仆妇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看来下药,想让她背着臭名而死的人,就是她那温婉贤淑的好姐姐了!

“你不过是个下人,也敢在我的房中横行霸道?”陆锦棠冷笑起身道,“我倒要去问问姐姐,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狗胆!”

“老奴劝二小姐还是别去,世子爷和大小姐情到浓时,被您打断,世子爷还不知会怎么厌恶您呢!”仆妇嘲笑。

丫鬟搜遍了屋里能藏人的每个角落,摊手冲仆妇摇头。

“没找到?怎么可能……”仆妇皱眉嘀咕。

“新婚夜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往我头上泼脏水?几个仆婢,反了天了!”陆锦棠说着,向外走去。

她要去为枉死的原主出口恶气,更重要的是,她得为穿越而来的任务铺路。

仆妇挥手,“拦住她!别叫她打扰了大小姐的好事。”

陆锦棠可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陆家二小姐,她抬脚踹开两个丫鬟,冷冷看那仆妇一眼,“我看谁还敢拦?”

她冷若寒霜,满带杀意的眼神,吓得那仆妇一抖,木呆呆看着她提步出门。

都说二小姐怯懦无能,她怎么会有那么骇人的眼神?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仆妇慌神的片刻,陆锦棠已经出了院子。

“快,快跟上,别让她坏了大小姐的好事!”仆妇冲丫鬟招手,不甘心的又往屋里看了一眼,“当真没找到吗?分明把人引到这院子里来了呀?”

002 嫁祸

外间传来叩门的声音。

陆锦棠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是有病吗?我要嫁的人又不是你!”

“说的不错,”那男人阴沉沉一笑,“本王有病,京城怎么会有嫡出的小姐,真正愿意嫁我。”

吱呀一声门响。

陆锦棠头皮发麻,她握着簪子,猛然又往自己大腿上扎了一针,疼痛和恼怒激发了她的潜能——身量纤细瘦弱的她,竟把那个比她高出一头不止的男人,给丢出了窗子。

在外间的脚步声就要转过屏风之时,她抚平了衣裙,遮掩住腿上血迹,端坐在床边。

“陆二小姐!”耳边传来仆妇惊叫的声音。

陆锦棠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上头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刚才那王爷下嘴可真狠,居然给她咬破了!

她只好自己咬住嘴唇,脸面沉沉。

“您怎么自己就把盖头掀开了?世子爷还没来呢……”仆妇一面问,一面左右看去,“老奴适才瞧见一个男人闯入了院子,看看可是躲在二小姐的房里?”

“放肆!岂有人敢闯进世子嫡妻的房里?”陆锦棠冷呵一声。

进屋的仆妇丫鬟,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眼中,兀自在屋里翻找起来,她的妆奁被打翻,胭脂首饰狼狈的撒了满地。

陆锦棠暗暗捏紧拳头。

仆妇冷嘲道,“二小姐还真当自己是世子嫡妻呢?谁不知道世子爷真正喜欢的是陆家大小姐?世子这会儿正在大小姐房中喝交杯酒呢!别是二小姐不甘寂寞,所以招了男人进屋吧?”

陆锦棠冷笑连连,幸而那个真正的陆家二小姐太过孱弱,被一碗剂量过大的迷药给夺了命,让她继承原主的记忆,重新活了过来。

原主就算不死,这会儿也会被这仆妇的话给气死了吧?

和岐王世子有婚约的人乃是原主,陆家嫡出的二小姐。可填房生的陆家大小姐,和她娘一样不要脸,暗中勾引了岐王世子。做出这么姐妹同嫁的戏码来!

世子爷还在新婚夜,将她这嫡妻丢在一旁,去和陪嫁的陆大小姐喝交杯酒,让她成为岐王府的笑柄,日后哪个下人还会把她这世子妃放在眼里?

“给我仔细的找!”仆妇厉声喝道。

如今就有仆妇欺负到她头上来,日后还有法儿活么?

这仆妇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看来下药,想让她背着臭名而死的人,就是她那温婉贤淑的好姐姐了!

“你不过是个下人,也敢在我的房中横行霸道?”陆锦棠冷笑起身道,“我倒要去问问姐姐,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狗胆!”

“老奴劝二小姐还是别去,世子爷和大小姐情到浓时,被您打断,世子爷还不知会怎么厌恶您呢!”仆妇嘲笑。

丫鬟搜遍了屋里能藏人的每个角落,摊手冲仆妇摇头。

“没找到?怎么可能……”仆妇皱眉嘀咕。

“新婚夜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往我头上泼脏水?几个仆婢,反了天了!”陆锦棠说着,向外走去。

她要去为枉死的原主出口恶气,更重要的是,她得为穿越而来的任务铺路。

仆妇挥手,“拦住她!别叫她打扰了大小姐的好事。”

陆锦棠可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陆家二小姐,她抬脚踹开两个丫鬟,冷冷看那仆妇一眼,“我看谁还敢拦?”

她冷若寒霜,满带杀意的眼神,吓得那仆妇一抖,木呆呆看着她提步出门。

都说二小姐怯懦无能,她怎么会有那么骇人的眼神?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仆妇慌神的片刻,陆锦棠已经出了院子。

“快,快跟上,别让她坏了大小姐的好事!”仆妇冲丫鬟招手,不甘心的又往屋里看了一眼,“当真没找到吗?分明把人引到这院子里来了呀?”

待君回首渡南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待君回首渡南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6123824.html
首 发:《待君回首渡南国》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5】
  • 热门小说【超品仙尊花都行】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超品仙尊花都行】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超品仙尊花都行目录预览:第003章卖符的骗子第004章大师第003章卖符的骗子陈默离开学校,忽然间想起来他现在是借宿在安可悦家中,不由的一阵头大。陈默老家在凤山县,父亲陈兢业在凤山县下属一个镇当副禛长,母亲李素芬在省会汉阳市打拼。为了让陈默将来能够考上好点的大学,特地把陈默送来整个汉阳省最好的高中,武州第一高中。正好是武州本地人的安可悦一家得到消息,在安可悦母亲梅婷的大力邀请下,李素芳便把陈默寄宿在安家,也好有个照应。如果是前世的陈默,能够和暗

  • 《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

    原标题:《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小说书名:甜妻有喜:宝贝,么么哒目录预览:第一章认错人第二章先生,请你帮帮我第三章解药第四章被改志愿第一章认错人暮色四合,夜色将这座城市笼罩。闹哄哄的音乐,疯狂的男男女女们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疯狂地扭动着四肢,尽情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这座酒吧的气氛越来越热,和外头的春寒料峭的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VIP包厢里,觥筹交错,高脚杯里荡漾着红色的液体,偶尔传来几声男男女女的调笑声,撩拨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气氛越来越HIGH,甚至有

  • 《爱的流浪》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

    原标题:《爱的流浪》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小说名字:爱的流浪目录预览:第1章:赌命第1章:赌命第2章:我要睡你第2章:我要睡你第1章:赌命“因为孩子血型特殊的原因,所以并不好找匹配的骨髓,而你们两个血型都不符合,最好的办法就是尝试一下要二胎,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能用脐带血救治你们的孩子……”医生的话还在我耳边回荡,照医生的话说,这是最后的希望了。可说的容易,做起来却难。因为这其中有一个一直被隐瞒的真相,那就是小宝不是我跟老公生的孩子。我老公喜欢男人,这件事还是我们结婚后才知道的,他

  • 男神一吻好羞羞3章(第3章:有我,我会照顾你)

    原标题:男神一吻好羞羞3章(第3章:有我,我会照顾你)书名:男神一吻好羞羞第3章:有我,我会照顾你银色兰博基尼跑车里,许晚晴和封凌夜四目相对,审视着对方。“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许晚晴怕男人调查她,发现了她的身份,于是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都知道些什么?”封凌夜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的问题,从上衣领口里取出一支笔,摁了下按钮,这是一支录音笔:姜明轩你这个大混球,我许晚晴堂堂A市中学第一大校花,好心好意收留你做我的男朋友,可你却背着我勾引我好朋友……接下来的内容含含糊糊,封凌夜觉得没必要再继续播放了,便关掉

  • 热门小说《我的爱是你给的》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的爱是你给的》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的爱是你给的第5章他的绝情厉启航轻笑起来,“呵!”叶映安听到脚步声,那是厉启航朝她走近!再一眨眼,厉启航已经从后方绕过,来到了那架摄影机后方,而叶映安也终于看见他了!厉启航身形高大,长相英俊,其实他的样貌倒是和厉启城有些相似。但却也不完全相似,因为厉启城的母亲是一位十分美丽动人的女人,而他的五官更柔和了母亲娇美,多了几分动人心魄的艳色!“厉启航!真的是你!”叶映安一边护住自己,一边质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犯

  • 《男神一吻好羞羞》《男神一吻好羞羞》

    原标题:《男神一吻好羞羞》《男神一吻好羞羞》小说名称:男神一吻好羞羞第1章:初遇冷血帝少再三端倪了手中的名贵钻石项链,许晚晴确定无误之后小心翼翼地揣进包里,一把推开了大门。今天是她最好的闺蜜唐可馨的生日。本来满脸笑容的她却在看清了房内的情景之后,整个人愣在了原地,男性的领带衬衫和女性的蕾、丝、内、衣凌乱地丢落在地上……什么情况?!许晚晴的脑子有些懵,半晌才反应过来,沿着一地掉落的衣衫寻去,最后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口,门是半掩着的,有两具红果的身体正抵死纠缠着——“明轩,明轩……我爱你,啊……”这个声

  • 阴阳透 阴阳透 全文免费

    原标题:阴阳透阴阳透全文免费小说书名:阴阳透目录预览:第1章重叠的黑影第2章五股道第3章荒村野道探鬼踪第4章五股道惊魂第1章重叠的黑影我是1986年阴历7月15出生的,鬼节。老家的村里没几个文化人,父老乡亲们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垦着黄土地,啃着红高粱。后来改革开放的春风,改变了这里的生活水平和思想意识,却没有改变这里的文化素质和民俗风情。我从出生就体弱多病,经常疾病缠身。四处求医问药,花费不少,却始终没查出个所以然。最后,父母无奈之下,只好带着我,向邻村的神汉求助。那神汉问明我的生辰八字之

  • 《小妻如此多娇》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

    原标题:《小妻如此多娇》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25】书名:小妻如此多娇目录预览:第001章乖乖别动第002章我怀孕了第003章是你自己爬上来的第004章要人抱你?第001章乖乖别动门内,男人低下头,凶狠地吻住女人的红唇。女人的叫声张扬又放荡,隔着门都能听到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门外,向晚歌抓住门把,屏息,轻轻推开了门。看到了。那个被紧紧压在墙上花枝乱颤,半眯着双眼的女人叫孙蜜儿,是个半红不紫的明星。而正在孙蜜儿身上肆意妄为,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正是陆景庭。她的未婚夫!这是何等卧槽何等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