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请叫我萧太太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2:53:18 来源:网络
请叫我萧太太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名字:请叫我萧太太

第8章 萧先生是老手了

“那个……”我敲了敲门,看到萧清墨正站在书架前面低头看着什么,隐约瞧着是一本相册模样。来自http://www.1885888.com/

他瞧见我之后,不动声色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回了架子里,“嗯?”

“请问有客房吗?”我客客气气的问道。

眼前的人可是我的大债主,我得小心伺候着。他估计喜好清静,我连说话都是捏着嗓子的。

“没有。”萧清墨冷冷淡淡的说道:“睡地板或者睡沙发,自选。”

我一脸无语,这么大的房子居然没有客房。这个男人估计一向独来独往,没有私交甚笃的朋友,所以都没有准备客房的必要性。阅读1885888.com

我又不傻,自然是选了沙发,跟他道了一声晚安,就下楼去了。

穿着单薄的睡裙躺在沙发上,有点凉凉的。

但是这一天也是折腾的很累,我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临睡前想了一下徐文辉,心里不免叹了一口气。

……

第二天也不知道睡到几点,反正我醒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瞧见萧清墨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杂志。

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身上盖了一件绒绒毯子,连忙坐起来说道:“谢谢萧先生。”

萧清墨将手里的杂志置于膝上,打量了我一眼,微微蹙眉,“去洗漱一下。请叫我萧太太最新章节目录

我抓了抓头发,知道他喜好洁净,连忙颠颠儿的往浴室跑。债主的话不敢不听,更何况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会有警察找上我。

只是昨天包包落在包厢了,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帮我收拾着。

进了浴室一照镜子,忍不住连连叹气。蓬头垢面的不说,眼角还有眼屎。昨晚宿醉,脸微微肿着,整个人一点精气神儿都没有,也难怪萧清墨一脸嫌弃的模样。

我拍了拍脸,心想。188新闻网如果像言情小说中描述的那样,慵懒、性感、娇媚的醒来,是不是跟萧清墨的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呢……

毕竟长得好看,啥都好说嘛。

仔细的洗漱了一下,这才注意到边上的架子上放着一整套的衣服。

走过去翻了一下,内衣裤齐全,带着洗衣液的味道。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很是淑女的款式。

我换上之后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儿,“啧,萧清墨的审美还真是……幼齿。”

这么娇嫩的颜色,这么少女的款式,我穿上倒是显得年纪小了一点点。

出去之后萧清墨在打电话,态度依旧清冷,“延后,嗯,就这样处理。188新闻网

他讲到中途,抬眼看我,语气微微一顿,继而说道:“待定。”

挂断电话之后,他瞧了我好一会儿问道:“合身吗?”

“挺合适啊。”我转了一圈儿,“就是颜色嫩了点。”

我还是偏好黑灰亮色,平常极少穿这样鲜亮的颜色。

“我问你内衣合不合适。”萧清墨微微俯身端起桌上的杯子,丝毫不觉得自己说了流氓的话!

我耳朵发热,故作淡定的说道:“合适,看来萧先生是老手了。”

摸了那么几下,就知道尺寸了,可不是老手吗?

萧清墨抬眼看我,若有所思的说道:“倒也没有。请叫我萧太太最新章节目录

我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男人的话基本不可信。

想了想,我决定借一下萧清墨的电话。

一串数字很流畅的就拨了出去,那边等了一会儿才接起来,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您好。”

“是我,我的包在你那儿吗?”想来想去,也只能找徐文辉问问。

结果我听到他暴怒的声音,“苏软!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一晚上!还有,你做了什么事情?警察居然给你打电话让你去派出所做笔录!”

“如果在你那儿的话,我方便去拿一下吗?”我对他的滔滔怒气,充耳不闻,淡淡的说道:“至于去派出所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那边静默了一会儿,我不在他身边也知道,徐文辉这会儿在深呼吸的压抑着怒气。他一向涵养极好,就算生气了也会笑着。

“好,我拿给你。”果然,徐文辉再开口声音就听起来平静一些了,“下午三点老地方见,软软,如果你为了报复我,毁了自己,我会内疚的。”

我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儿,然后挂断了电话。

抬头将手机递过去的时候,萧清墨看着我的眼神,透着难以描述的复杂。

我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诚如你所见,我爱他,他爱她,就是这么狗血的事情。”

萧清墨接过手机,意味不明的说道:“这样一来,他的心里始终会有你了。”

“可能吧。”我往后一靠,想了一会儿又说道:“徐文辉是个人渣,这是事实。而我呢,可能也没想象中那么喜欢他。”

这一下萧清墨没说话,估计觉得我是个神经病。没那么喜欢人家,还死作。

哦,不,我的确是个神经病。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我闻着饭菜的香气袅袅的飘过来,扭头一看。那位阿姨从餐厅走出来,笑眯眯的说道:“先生,小姐,可以用饭了。”

萧清墨起身往过走,我蹦跶着跟上,觉得一睁眼就有饭吃的日子,分外幸福。

进去一看,四菜一汤分外丰盛。

清炒莴笋、蚝油生菜,红烧排骨,芽菜梅肉,还有一罐萝卜排骨汤。

等到萧清墨动了筷子,我才紧跟着吃起来。

真他妈的好吃!

一口莴笋下去,咸淡正好,鲜脆十足!

每样我都吃了一口,出乎意料的合胃口。

“苏小姐喜欢吗?”边上的阿姨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我竖了竖大姆指,诚意十足的夸赞,“阿姨做的饭,绝对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

好吃不好吃全在自己,这样十分的契合我的口味,在我看来就是绝顶美食。

我这么一说,阿姨竟然又红了眼睛,连连说道:“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啊。”

我忍不住看了她几眼,难不成是平时萧清墨太挑嘴,把阿姨给打击的,听到几句夸奖就感动成这个样子。

萧清墨无动于衷的,慢条斯理的用餐,动作极为雅制,显然受过极好的教育。

相比与他,我倒是有些狼吞虎咽的模样了。不过讲真,一只手吃饭很困难,实在好看不到哪儿去。

这一餐我吃的不少,我还在啃排骨的时候,几次排骨都掉到碗里去,着实狼狈。

对面的萧清墨已经放下了筷子,不急不缓的说道:“帮我一个忙,我就不再追究你的碰瓷事件。”

我立马吞下口中的肉,眼睛亮晶晶的问道:“什么忙?”

第9章 摔门而去

本来殷切的等候着下文,谁料萧清墨却甚是寡淡的说道:“暂未定夺,下午给你答复。”

我,“……”

既然暂未定夺,又何必要现在跟我说呢,白白吊人胃口,不过我不可以表露出半点不满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下午三点多到青年路的那间咖啡店会面如何?”

我没有手机,怕萧清墨联系不到我。正好那会儿跟徐文辉见过面拿到东西,跟萧清墨碰头,简直是一举两得。

萧清墨看着思量半刻,点头说道:“也好。”

至此,我跟萧清墨告别回了家。

他的放在在北城出了名的豪宅区,我坐着地铁换了两条线路才到了家。

来回一趟,竟然只有个换衣服喝水的空荡,又不得不出门了。

将那身鹅黄色的连衣裙换下,我换了一条白体恤,一件牛仔热裤,踩着帆布鞋就出门了。天儿热得很,一只手不能动,折腾的我出了点汗,内心略微焦躁。

还好青年路距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到了的时候还不到三点,谁知道我进去的时候,就瞧见徐文辉坐在窗边的位置了,竟然也来的这样早。

“小姐要喝点什么吗?”我刚刚坐定,就有侍应生来询问我。

正欲开口要被冰水,谁知徐文辉已经抢先给我要了柠檬水。

我也没拦着,抬手点了点他边上的那个小黑包,“喏,拿来吧。”

“胳膊怎么伤到的?”徐文辉倒是没打电话时那么大的火气了,竟然对我解释道:“昨晚闹哄哄的,也没来得及问你胳膊。”

“意外。”我轻描淡写的揭过去,不想多跟他纠缠下去。

如若不是李子菲惹我,我才没那个闲心思刻意去跟徐文辉走近。

既然已经是别人的了,我还没犯贱到去当个三儿。

说来也好笑,我跟徐文辉暧昧许久,仔细想想,他还真是从未在旁人面前说过我是他的女友。就那样恰到好处的距离,让我误以为我们之间是心知肚明的关系。

“软软,你真要这么跟我闹脾气吗?”徐文辉沉了脸,质问道:“你昨晚去哪儿了?”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文辉,我们是朋友不假。可是我的私生活,也没有必要跟你一一说明吧。”

大概我鲜少跟他这样说话,徐文辉的面上浮现那么一丝的不可思议,“软软,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变成了哪样?

尖酸刻薄?

不明事理?

呵,李子菲人后拉帮结派挤兑我,人前挽着我的手装好闺蜜。徐文辉,这些事情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从前老娘一心一意的喜欢你,你就是我捧在手里的水晶杯。

如今我松了手,你也不过是个玻璃渣。

喜欢之于我,是可以克制的东西。

我不经意的往外一看,正好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停到路边。车门开了之后,从上面走下来的可不就是萧清墨吗?

他上午还穿的是烟灰色的居家服,现在出了门,依旧是白衬衫黑西裤。扣子照旧严丝合缝,庄重严肃,禁欲诱人。

“不是想知道我昨晚跟谁在一起的吗?”我瞧了瞧窗边,“喏,跟他。”

趁着徐文辉往外看的空荡,我探身将包抓在手里疾步而走,出门的时候听到徐文辉的呼唤声。

“萧先生。”我小跑着过去。

萧清墨先是看了我一眼,而后视线越过我往后看。他打开车门让我上去,自己后上。

透过车窗我看到徐文辉站在咖啡馆门口,捏着拳头,死死地抿着嘴,显然处于盛怒之中。

车子缓缓开动,包包里传来短信声。

我翻出来手机一看,是徐文辉的。

【苏软,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自爱!】

我删了短信,内心没有一丝波澜。

“萧先生,事情确定了吗?”我没忘记上午他说的那件事情。

就在我说话的空荡,电话又响起来。我挂断,又是接二连三的短信进来。

萧清墨并不看我,甚是矜贵的说道:“在接手我的事情之前,我想你先处理私人感情。”

【软软,是我说话重了,我们好好谈谈。】

【你缺钱的话跟我借。】

【软软,从前你的什么要求我没应过?如今非得跟我这么生疏了吗?】

最后是一张照片,一枚铂金戒指挂在链子上,是我昨晚给他的生日礼物。徐文辉把它挂在了脖子上,回头李子菲看到了指不定得膈应死。

我一条一条的看,一条一条的删除。

“梁飞,停车。”萧清墨忽然说道。

梁飞转了个弯儿停车,我茫然的看着萧清墨,又听到他说道:“看来我们不需要谈什么了。”

“诶?”我急了,“你怎么三番两次的变卦啊,拿捏着这点事情不放了啊。”

我一向不是个好脾气的,这会儿终于出来三分火气。

萧清墨一言不发,浑身飘冷气。

我也气到了,下车摔上门。

想了想又觉得不甘心,打开门怒道:“你萧清墨有钱有势了不得,醉酒闯红灯那事儿的确是我不对,我随你处罚!”

昂贵的车子,被我摔得车门震天响。

我气的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半路翻出手机的通话记录,挑了一个最近通话里的座机号码打过去,一问果然是派出所,询问了地址,坐公交过去了。

谁知道到了地方仔细一询问,萧清墨一早就打来电话说不追究此事了。

我还处于一脸懵逼状态。

“现在的有钱人都不好惹,说的好听点呢,你那是醉酒闯红灯。”有点年纪的警察大叔语重心长的劝慰道:“说的难听点,可不就是碰瓷儿了。对方正要宣扬起来,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小姑娘家家的,往后还是注意点。”

“我知道了,谢谢您。”我道了谢之后出去了。

外面热的够呛,蝉鸣声惹得我更加厌烦。想到自己临走前摔门的气势,顿时一阵萎靡,到底是冤枉萧清墨了。

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给对方打个电话过去。

从包里翻出那张欠条,后面写着一串数字。

我拨出去,做好了被萧清墨耳提面命的准备,毕竟我有错在先。

第10章 真是巧……

过了一会儿,那边传来萧清墨清冷的声音,“你好。”

“是我……刚刚……”我硬着头皮说道。

没想到刚说了几个字,那边就传来嘟嘟的声音。

我被挂电话了?!

我盯着手机,苦着脸接受了这个事实,也是头疼至极,恨自己刚刚的莽撞。

唉,本来也不是能有交集的人。能把钱还清萧清墨,只怕以后也再无来往了。

钱……

对啊,还有五万块钱!老天啊,这是不是逼着我抢劫呢!

有李子菲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短期之内是不可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了。我坐在长椅上绝望的想着注意,也许可以去做个私人家教啥的?

文凭与成绩还算拿得出手,在校期间也有得过几个不错的奖项。既然不能当培训班的老师了,那悄悄的去当个家教总行吧。

嗯,先去那种昂贵的学校门口探探底。就算李子菲来搅局,我也能赚到一些钱了。

目前这是我能想到唯一靠谱的工作了,当即打开百度地图找附近的学校。还别说,附近真有一家小学。我专门查一下,是一所园林式的贵族双语学校,越发觉得有谱儿。

等我赶过去的时候,五点多了,正巧遇上下课。

路边的停车位上一水儿的豪车,小孩子们井然有序的出来。一个班不过十多个孩子,老师带着亲自交到接领人的手上。

我站在门口观察着,思考着怎么下手推销自己,是不是印一点小广告呢?

“萧然,你又骗人。你不是说今天你爸爸来接你吗?”

“他都骗过几次人了,大家以后别相信他了。”

我听着一阵吵闹声,扭头一看,几个半大的孩子围着一个小孩,一个个语气不善的说。老师站在不远处,一脸尴尬,却又不管。

中间那孩子穿着蓝色的制服,小脸白白净净的,眉眼清俊,小嘴死死的抿着,忽然大吼道:“我爸爸就是要来接我的!”

“在哪儿呢!”

“没爸爸就是没爸爸,别拿家里的司机来忽悠我们。”

我心里叹息,这种事情真是没办法。没爸爸的小孩子太容易被人欺负了,我从小没少挨骂。小孩子不知道轻重,骂人的话都是学来的。回想起小时候刚转学的那段日子,也是过得十分艰难。

“妈妈!”我正凄惶的回忆往事,却看到那个白净的小男孩冲过来搂住了我的腰。

我,“……”

“看见了没有!”萧然拉住我的手,一脸骄傲的说道:“这是我妈妈!我才不是没有人要的野孩子。”

我摸了摸小孩儿的头发,笑眯眯的说道:“从前工作忙,没空来接然然。有时间到我家做客哦,阿姨做的饼干还是不错的。”

几个小孩子大概也没多少恶意,此刻面红耳赤的,叫了一声阿姨好就要散了。

谁知道中间有个刺儿头,“妈妈是来了,你爸爸呢!”

“接个孩子半天不见踪影。”有人从身侧走来,手很自然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对方有拍了拍萧然的肩膀说道:“萧然,跟同学说再见。”

萧然这会儿神奇了,昂着头说道:“那再见了,回头到我家做客,我妈妈做的饼干可好吃了。”

我嘴角一抽,这小孩儿到会顺杆往上爬。

最重要的是,我要是知道萧然跟萧清墨有关,打死也不来这附近转悠!

请叫我萧太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请叫我萧太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6123416.html
首 发:请叫我萧太太最新章节目录
  • 小说你是星辰,你是光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星辰,你是光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你是星辰,你是光第十六章普通男人一看到聂凌齐脸上那诡异的笑意,宋希文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支支吾吾地说道:“这……这是你的房间,我……去别的房间。”说完宋希文就想从聂凌齐旁边的缝隙间逃出去,却不想反而被聂凌齐铁臂一横,抱了个满怀。猛地撞进聂凌齐的怀里,宋希文看着嘴角上扬一脸笑意的聂凌齐,隐约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檀木香。低头看着怀中微颤的人儿,聂凌齐放柔声音问道:“你很怕我?”宋希文在聂凌齐怀里挣扎了一下,也没挣脱开,低垂着脑袋,小声嗫嚅道:“没

  • 寒假背完这80个名著美句,再也不用发愁作文素材了!

    这个寒假,如果你能积累很多常考主题的作文素材,那么在新学期写作文的时候,你就不会有心无力了。下面是名著中的80个美段,大家可以把觉得好的抄到摘抄本上。1、是的,我很重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勇气这样说。我们的地位可能很卑微,我们的身份可能很渺小,但这丝毫不意味着我们不重要。重要并不是伟大的同义词,它是心灵对生命的允诺。(毕淑敏《我很重要》)2、我送你4句话。其一,这世界上没有失败,只有暂时没成功。其二,改变世界之前,需要改变的是你自己。其三,改变从决定开始,决定在行动之前。其四,是自己的决心,而

  • 前妻难追:总裁求婚999式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前妻难追:总裁求婚999式最新章节目录书名:前妻难追:总裁求婚999式目录预览:第八章久别重逢第九章借酒行凶第十章春宵一刻第八章久别重逢三年后。“安时遇,你已经喝了很多了,差不多了吧?”看着挚友一杯接着一杯的灌酒,凌郁有些头疼的劝了一句。安时遇眯着眼看了他一眼,冷冷的笑了笑,“我还没有醉,没事。”三年了,自从林素离开以后,他很久没有试过心情那么烦躁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整天他都觉得烦躁的厉害,怎么也无法安静下来,于是才拉着凌郁跑到WP来消遣消遣。作为整个天南市最顶尖的club,WP的服

  • 失心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失心前妻很抢手最新章节目录书名:失心前妻很抢手目录预览:8、竟然就是他9、绝望的缠绵10、倔强的红梅8、竟然就是他室内依旧是一片昏暗的光线,方瑶睁了睁眼,眼皮很重,只能透过缝隙看着周围。“醒了……醒的真慢,我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低沉的男声突兀的在耳边响起,方瑶刚想看向说话的人,身边的床垫却往下沉沉一陷。男人陌生的气息,带着洗浴过后沐浴液的芬芳笼罩了方瑶,一股温热从耳边贴上来,她已被紧紧拥入男人的怀抱。“谁?你……是谁?”方瑶僵浑身一震,身体猛的僵硬了。想要斥责身上唐突侵犯自己的男人,出

  • 生存游戏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生存游戏最新章节目录书名:生存游戏目录预览:第8章这就是规则第9章沉默中的人性第10章人中有鬼!第8章这就是规则我走到汤锅前往里面一看,整个汤是浑浊的,但就在用那巨大的汤勺搅动时,一颗人头浮现了出来。那就是我们在广播室看到的体育老师!胃里感觉一阵翻腾,我扶在桌子上开始吐了起来,那种感觉恨不得将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的干净。与此同时,其他同学也开始尖叫着呕吐,这汤是用人头做的,那这包子到底是什么,简直无法想象。“啊!这里有手指!”一个女生指着包子大喊。我赶忙跑过去,见王贺贺指着地面上两半包子尖

  • 超级巨星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超级巨星最新章节目录小说:超级巨星目录预览:第八章无赖与少妇第九章北城之行第十章谈话第八章无赖与少妇笑闹的两人有些愕然的顺着侍者指去的方向。一个年龄大约在二十七八的少妇优雅的喝着杯中的寡妇之吻,波浪才发披肩而落,精致的脸蛋兴许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在灯光照耀下略显得有些妩媚。白色T恤加紧身牛仔裤即使是坐在椅子上,那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还是被勾画的淋漓尽致。“哇靠,老子在这坐了一晚上也没见那个美女请我喝一杯。你小子不过来了几分钟艳福就送上来了。天啊!你咋这么不公平。”悲愤洪亮的声音,惹得周围几个

  • 主宰自己的命运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主宰自己的命运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主宰自己的命运目录预览:第8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犯贱?第9章:我要你去死,你愿意吗?第10章:我要死了,你会难过吗?第8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犯贱?叶诗琪扯掉身上的西装直挺挺地跪在顾天宇的身后,在场的男人都惊讶地看着叶诗琪,像是不了解为什么一个顾天宇曾经看上的女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叶诗琪,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犯贱?!”顾天宇猛地转过身,他万万没有想到叶诗琪这个见钱眼开的女人真的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甚至灵魂。叶诗琪低下头无奈地

  • 猎魔灵探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猎魔灵探小说免费试读小说书名:猎魔灵探目录预览:第一章:猎魔师浩轩第二章:巫术杀人第三章:欧阳德第一章:猎魔师浩轩“浩轩,你说这都过去几个月了。你不是侦探吗?外面这么多罪犯正逍遥。你抓一两个不就能把这房租交上了吗!可每次都是一拖再拖。”电话那头的妇女沉默了半分钟,接着说道:“这次我不管,最后再给你十天。没钱就别怪徐姐我让你卷铺盖走人啊!”抱怨声过后,只剩下电话占线的嘟嘟声还回荡在耳边。浩轩垂头丧气的嘟囔了几句,一头倒在办公室的软椅上。正如房租老板娘所说,他是一位特殊的侦探。还是个交不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