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复仇王妃不好惹完结版免费阅读

2019/01/11 09:59:41 来源:网络
复仇王妃不好惹完结版免费阅读
书名:复仇王妃不好惹
2:想死?成全她

一阵碾压似的疼痛之后,颜矽从昏睡中清醒,望着陌生的建筑和房间,颜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里是哪里,她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是有谁救了她?

“阁主,您醒来了?想必是饿极了,奴婢去给您呈一碗粥来,再去通知绿妩长老。来自http://www.1885888.com/

阁主?这个人是在叫她?一无所知的颜矽,迷迷糊糊的站起来走到一旁的梳妆镜前,铜镜里陌生又绝美的容颜让颜矽稍稍有些发愣。

记忆突然翻涌而来,头部传出骤然的疼痛让颜矽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捧着头尖叫。

原来颜矽身处的地方是暗姬阁,暗姬阁是一个暗杀机构,只要出的起银子,暗姬阁就没有杀不了的人,更没有得不到的情报,而颜矽则是意外的重生到了暗姬阁阁主的身体里,名叫殷繁缕!

而让颜矽更为兴奋的是,暗姬阁的主阁正是地处吴国城内!

不费丝毫吹灰之力,颜矽直接走进了吴国,任谁都想不到如今的暗姬阁阁主会是前朝逸国公主!

“父皇,母后,矽儿知道你们在天上看着矽儿,你们看着吧,有了这个新的身份,矽儿肯定能够很快的报仇的,父皇,母后,等着矽儿!”颜矽眼中说不出的兴奋,既然让老天她重活一世,这一世她一定要闯出一片天,给父皇母后报仇,给逸国百姓报仇!吴国不灭,誓不罢休!

殷繁缕生前的所有记忆在颜矽清醒之后,如同幻灯片一样在颜矽的脑海中慢慢播放,让颜矽也对殷繁缕生前的所有事都了解透彻。

殷繁缕是突然收到了一封信,上面称殷白凡被绑架,让殷繁缕独自去赎人,并且附带了殷繁缕送给殷白凡的一枚玉佩。

救妹心切的殷繁缕生怕殷白凡被‘撕票’,果然一个人独自前去,却不想有人早已经在目的地挖了一个大坑等着殷繁缕跳下去。

殷繁缕到了目的地,没有见到殷白凡,反而被整整百人包围在中央,一百个人中每个人都是杀气凌厉的望着殷繁缕,不等殷繁缕任何反应就直接挥剑上前。

殷繁缕不愧是暗姬阁阁主,哪怕是一个人敌百人也丝毫不见狼狈之态,用自己独特的轻功将对手逐一击破,直到溃散他们的齐心。阅读1885888.com

就在殷繁缕好不容易解决到最后一个杀手的时候,背后却被一把锐利的匕首穿透,虽然殷繁缕没有转过身看见身后的人到底是谁,但是殷白凡的脚步和插在自己身后的匕首都让殷繁缕熟悉到害怕,那匕首是殷白凡及笄礼,殷繁缕送给殷白凡的礼物,削铁如泥……

昏迷了三日,在颜矽睁眼的那一刻,眼中一片寒气如霜,颜矽在心中暗暗发誓,既然占用了殷繁缕的身体,一定也会替殷繁缕本人报仇的。

两个月里颜矽利用身子不适的缘由不大见人,暗暗练习殷繁缕生前的习性,虽在习武的时候有些不大适应,好在这具身体在舞剑时有本能的反应加之殷繁缕这具身体本就有底子,这才让颜矽能够快速的掌握。

仿学了十之八九后,这日殷繁缕(后文都直接称殷繁缕了)命人找来殷白凡。

殷白凡是殷繁缕救下的一个孤女,那时候殷白凡没有名字,于是殷繁缕给她取了名叫殷白凡,希望他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做个平平凡凡简简单单的女孩子。

这么多年来殷繁缕待殷白凡如亲妹妹一般照顾,虽然知道殷白凡不会有什么大作为,却让殷白凡做了暗姬阁的副阁主,虽然有许多人自抱不平却又碍于殷繁缕的威严和能力不敢造次。

殷繁缕一直以为殷白凡就是一只乖巧温顺的兔子,没想到却是养了一条白眼狼在身边,哪怕殷繁缕极尽全力的照顾她关爱她,到最后殷繁缕的性命竟然是丧在她的手中。

殷白凡扭着水蛇腰莲步往殷繁缕的房间走,途中遇见阁中人无不是飞吻招呼,尽显轻浮放荡之态,殷白凡虽有些心虚但是料定殷繁缕猜不到是自己动的手,倒也不惧,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行径。188新闻网

进了殷繁缕的屋子,殷白凡也不客气,笑嘻嘻的径直坐在殷繁缕的面前的一张椅子上,理着裙裾皱褶,道:“阁主找我何事?”

殷繁缕也没怪殷白凡的不知规矩,反正以前殷白凡在殷繁缕的面前也就是这样的,殷繁缕只是淡淡笑着看着殷白凡,猛不防的来了一句:“听说吴国太子要选妃。”

殷白凡的心中咯噔一响,心里暗自发慌,稍稍抬头用余光打量着殷繁缕,强压着心中的恐惧,越想要平静却越发有些露马脚,道:“是啊,怎么了?”

殷繁缕抬臂端视自己的手中一把小而锋利的匕首,这是殷繁缕在枕头下面找到的,看来殷繁缕生前并不自在,睡觉还担心有人暗杀,随时备着防身之物。

殷繁缕将殷白凡的表情都看在了眼中,暗暗冷笑。

等了好半晌没等到殷繁缕的回答,殷白凡甚至觉得殷繁缕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自己害了她的事情了,着急又带着一丝催促的意味,说道:“说啊?”

殷繁缕强压住本体由心而发对殷白凡的憎恨和杀意,抬眸看了一眼殷白凡,眼中深处含着一抹冰霜:“我是阁主还是你是阁主?”

殷白凡一惊,心知自己越矩了,也不敢再坐,立在一旁,心虽还带着一丝的不甘,面上却已经不动声色的改成了低声下气的样子,道:“白凡知错了。”

殷繁缕‘嗯’了一声,淡淡道:“嫁给齐阳。”

夕烨阁的人除去阁主是自由婚嫁,其余人除非得到阁主的特别赐婚,否则是不允许嫁外人的。

殷白凡疑是自己听错了:“什么?”

殷繁缕皱起眉有些不大耐烦的重复了一遍:“我将你赐给齐阳,如果没能成为他的宠妃得到他的信任,你,自行了断。说明1885888.com

字字珠玑,平平淡淡的四个字却让殷白凡的背后爬起一层冷意:“可是……”

殷繁缕似笑非笑的抬头看着殷白凡:“你忘记自己的位置了。”

殷白凡浑身一震,殷繁缕今天怎么给人的感觉越来越冷漠可怕了,殷白凡垂头道:“我知道了,一定会办到的。”

殷繁缕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歪在榻上:“行了,出去吧,给我把门带上。”

殷白凡藏在袖子下的手握了握拳,最终还是慢慢展开。

既然殷白凡能够和吴国太子勾结在一起,并且能够让吴国太子帮她除去殷繁缕本人,扶持她殷白凡称为暗姬阁阁主,那就说明这两个人的关系本就不凡。

可怜原本的殷繁缕一生聪明绝顶,武功不凡,最后却是被自己最疼爱的人害死……

自从重生到这具身体之后,殷繁缕几乎要睡到发霉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习武,暗姬阁被曾经的殷繁缕打理的仅仅有条,并且受到每个人的尊敬。

大多的事情几乎不需要殷繁缕去管,自有各组的人打理整齐之后直接汇报,而殷繁缕需要做的就是监督,加之最后的检查。版权1885888.com

“阁主,底下的人这个月已经是第九十八个要来举报副阁主的了。”绿妩妖娆多姿的迈着细步走进来,脸上一如既往的毫无表情。

殷繁缕拿着一块干净的绢帕细心的擦拭着手中这柄镶了一颗精致紫宝石的匕首,这是殷繁缕本人最喜爱的一件物品:“哦?都有说什么的?”

绿妩的嘴角略抽动了两下,一一细数着:“有路过副阁主身边被强吻的,有被副阁主摸了屁股的,有被副阁主摸了胸肌的,还有……”

殷繁缕摆了摆手:“除了这些呢。”

绿妩摇了摇头:“并没有了,但是阁主,如今副阁主将整个暗姬阁的风气带的极为……阁主,虽然属下知道阁主将副阁主当成亲生妹妹一样,处处妥帖照顾长大,但是如今副阁主根本就没有领阁主的情,越发的过分,渐渐的也都不将阁主放在眼里了,要是再这样下去……”

后面的话绿妩根本不齿说出口来,殷繁缕懂了绿妩的意思,对于绿妩,殷繁缕十分感激,也包括代替原先的殷繁缕感激她,绿妩是整个暗姬阁所有元老级人物中第一个跟随殷繁缕的人。

包括这次,如果不是绿妩,只怕颜矽也没办法重生复活:“绿妩,你坐下。”

绿妩脸上微变:“属下不敢。”

殷繁缕轻笑一声,调侃的看着绿妩:“若是本阁主命令你坐下呢?”

绿妩飞速的坐在了殷繁缕对面的椅子上,坐姿端端正正,脸上的表情也极为严肃,殷繁缕噗嗤一笑:“整个暗姬阁,属你跟我最久,也最得我的信任,有些话我也就不瞒你了。说明http://www.1885888.com/

绿妩知道既然阁主说了这样的话,肯定待会要说出口的肯定是一件极其隐秘的大事:“属下绝对不外传,若有外传一句话,天打五雷轰,烂成肉酱化在街头。”

骤然这样血腥的一句话,引得殷繁缕想到了父皇和母后,还有尸体成山,鲜血成河的逸国,殷繁缕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问逸国如何了,绿妩虽然不知道阁主和逸国有什么关系,但是阁主问了她自然回答:城破。

殷繁缕皱着眉强抑制住胸口的翻涌,眸中的仇恨瞬间收敛,速度快的几乎是眨眼之间已经不见:“这一次,你们只知我大难不死,可知是谁做的?”

联想到方才,再加之殷繁缕这句话,饶是素来面无表情的绿妩也不由瞪大了圆目:“难道是副阁主?”

殷繁缕点了点头,手中仍旧把玩着小匕首,双眼紧盯着旁边摆放着的一盆玫瑰花,说时迟那时快,手中的匕首‘咻’的一下脱手而出,精确的钉在了花盆后的墙壁上,匕首上还刺着一瓣玫瑰,而花盆中的玫瑰丝毫摇晃都没有。

绿妩双眼放光,激动的站了起来,鼓掌道:“阁主的飞刀可算是将快准狠三个字演绎得十分漂亮!”

殷繁缕面带微笑,用方才擦拭匕首的绢帕,轻轻的擦拭双手,走上前将匕首取下,余留那瓣玫瑰缓缓飘落,逐渐了无生机……

绿妩走到殷繁缕的身侧:“既然如此,阁主为什么不直接了结了她,还让她去嫁给太子,这不是给她更好的前程来对付咱们么?”

殷繁缕冷哼一声道:“朝廷对咱们暗姬阁虎视眈眈这么久了,岂不忌讳咱们,如今殷白凡嫁给齐阳,吴国皇上一要担心齐阳是不是勾结了暗姬阁,第二要担心暗姬阁想要掺和皇室中来,更会对殷白凡和齐阳加以关注。”

绿妩眼前一亮:“阁主果然聪明,看似抬举,实则打压,只怕副阁主这会子还在偷偷乐呵呢。”

殷繁缕冷哼,殷白凡的智商并不高,但是殷白凡能有这么大胆的想法,肯定背后也有人在操控,既然打算了帮殷繁缕本体报仇,自然就要透过殷白凡顺水摸鱼了!不放这条长线,怎么掉得上最后的大鱼呢。

3:青楼闹事

殷白凡果然也是有点本事和魅力的,不过一个月不到的功夫,吴国太子齐阳已经大肆宣扬要娶暗姬阁副阁主殷白凡,齐阳本想着是让皇上知道自己和暗姬阁搭上了桥,以后更有能力将齐国发扬光大,殊不知这一举动已经在皇上多疑的种子上,施了肥。

殷繁缕也没有让殷白凡失望,整整的十里红妆,轰动了全城,殷白凡更觉得殷繁缕还和从前一般疼爱她,根本就没有怀疑到她的头上来。

虽然暗姬阁只是一个组织,按理来说殷白凡根本没有资格能够成为太子妃,但是如今她做到了,殷繁缕一席白纱掩面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太子府,前来恭喜一对新人成婚,不过却实在是有些挑衅,放着大门不走,非要用轻功鬼魅般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殷繁缕一身浅紫色长摆裙出现在屋顶上,打晕了喜婆和丫鬟走到殷白凡的跟前,阻止了殷白凡要取下红盖头的动作:“新娘自取盖头不吉利,我不过是来祝贺你们,希望你们百年好合。”

红盖头下的殷白凡一脸的得意,殊不知盖头外,殷繁缕脸上何曾有恭喜的意思,眼神凌厉,唇角也勾着一味邪恶的冷笑。

睡梦中,殷繁缕的脸颊浮上一抹异样的红,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似在压抑着什么极大的痛苦,眼角的泪水一滴接一滴的滑落,没入枕中。

次日一早。

繁华喧闹的街市上,一名男子吸引了无数的目光,他朱唇轻抿,似笑非笑,一身竹青色的长袍舒适飘逸,细长温和的双眼,精致的五官比之女子还略为俊俏,一头乌发仅仅只用一条竹青色的丝带束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

殷繁缕对一身男装的自己很是满意,一手执着一柄山水画的折叠扇,一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颌,双眼一转不转的看着面前的‘香楼’。

本还有因为殷繁缕面相俊俏,打扮富贵而暗许芳心的几个女子,见殷繁缕对着青楼看得目不转睛也不由在心中一叹,转身离开。

如今要想报仇,就得与吴国皇室接近,最快的接近方法便是眼前的青楼了。

殷繁缕抬步便往香楼的方向过去,远远的老妈子一见这样眉清目秀的小哥,便扭着腰肢,挥着手中满是脂粉味的手绢走过来:“哎哟这位小爷,第一次来吧,快快快,妈妈肯定给你找一个漂亮的姑娘伺候!”

殷繁缕闻着那满是脂粉味的手绢有些不适的皱了皱鼻子,笑眯眯的拿出一锭白银交给那妈妈手中:“小爷今儿个心情不好,妈妈你去给爷安排一个琴妓就行了,其余人一概不要。”

那妈妈望了一眼手中沉甸甸的银子,笑眯眯道:“是是是,不是妈妈自夸,我们香莲的琴技在吴国可是响当当的,爷可算是来对地方了。”

殷繁缕自进了香楼便是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此时哪里还管那妈妈的话,径直随着入了一个雅致的小屋,明明不曾有熏香的刺鼻味,但是屋子里却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似兰非兰,似桂非桂。

坐在临大厅的窗前,二楼的包间能不漏看整个大厅的人来人往,角度刚好又能让楼下的人看不见楼上。

这家‘香楼’是吴国最大的青楼,平时多有朝中官员在此喝酒谈天,也更不乏寻花问柳之人,若要说打探消息,最快的地方就是青楼里,醉后胡言,枕边吹风,总能让那些个人毫无防备的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一阵清香,步步生莲的香莲姑娘进了屋子,她一身淡蓝色对襟薄衫,下着团花水绿百褶裙,臂上挽迤着一条水绿色轻纱,肤白如脂,双眸似水,婀娜多姿。

香莲走到屏风前屈膝行礼,声若黄鹂,字字清脆:“香莲给爷请安。”

这屏风,一来是为如殷繁缕这般专门来听琴的雅致人所设,二来则是是为保护来人的隐私和身份所设。

不管如何,反正是给殷繁缕行了极大的方便,殷繁缕也没出声,只隔着屏风摆了摆手。

香莲含笑落座,摆了琴架在跟前,纤纤十指在琴弦上游走,清婉温柔的琴声仿佛清风拂过,悠悠扬扬,情韵缠绵。

听着小曲的殷繁缕也没有忘记今日来的目的,双眼如鹰般扫视着整个大厅,进出之人皆落入她的眼中。

一名从楼上包间走下去的男子落入殷繁缕的眼中,殷繁缕唇角勾出一抹笑意。

“去他娘的,是谁点了香莲,给老子滚出来,老子的女人也敢动?”骂骂咧咧粗陋的声音响起。

“铮……”

“嘶。”

殷繁缕起身绕过屏风,只见香莲捧着一只手指含在口中,古琴上的琴弦断了一根,摇头晃脑的叹了口气:“可惜了--”

香莲因骤然听见门外的声音,心中一紧,不妨手中力道略有些大勾断了琴弦,本以为听客会发怒,谁知从里头走出来一个英俊公子,就连香莲自己也看迷了眼。

殷繁缕从香莲的腰间取出一块干净清香的手帕子,将香莲受了伤的手包扎好:“弹琴之人应当好好爱护自己的手。”

香莲面颊一红,羞涩的点了点头:“多谢公子,方才的事,还请公子见谅。”

香莲一面娇羞默默,房间的门却被人从外头踢开,一名油头肥耳的男子挺着仿佛怀胎八月的肚子走了进来,双眼微眯成一条小缝,酒气熏天:“你,你们在干什么?你是何人?难道不知道香莲是爷包了的吗?”

殷繁缕含笑:“抱歉,本公子并不知道,本公子是第一次来青楼,既然如此,本公子这就离开。”

香莲的心微微有些失落,没想到这样俊俏的公子竟然是个懦夫,贝齿也轻轻咬住下唇。

那肥头大耳的男子很是嚣张的摆了摆手:“去去去,快点离开本大爷的视线,不然本大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殷繁缕赔笑着往外头走,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身子一歪,狠狠的朝肥头大耳的男子撞了过去,那男子本就是喝了酒,醉醺醺的,进来的时候还是人搀扶进来,这会子被殷繁缕这么一撞,一下子摔在了地上,还是呈现了一个狗吃屎的姿势。

殷繁缕捡起来自己的扇子,宝贵的擦了擦扇子上莫须有的灰尘:“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个人吧,一向见了大人物就容易腿软,这位爷一看就是个非富即贵的,所以看得我走路都不会走了。”

男子才从地上被人扶起来,才想要骂殷繁缕,这么一堆高帽子压下来,也不好再说什么:“给爷站稳了,再撞着爷,仔细你的脑袋有几颗。”

“诶,诶,诶。”殷繁缕一面点头哈腰的答应一面往外走,男子也笑着往里头香莲身边凑:“小美人,爷来了,啊——”

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圆滚滚的肉球一下子朝前飞去,香莲被这一时的变故也惊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眼见着这个大肉球就要飞向自己,香莲吓得闭上了眼睛。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香莲缓缓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被殷繁缕搂在怀中已经撤离到了一边去。

那颗滚动的大肉球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直冲冲的向前滚着,丝毫没有刹住的迹象。

“嘭咚!”

“乒乓!”

屏风砸落在地上,屏风中的美人图也被撕裂成了两半,饶是如此,肉球仍旧没有停下来,将旁边的桌子椅子一块撞翻,这才靠在墙壁停下来,早已经晕头转向的昏死过去。

“啊,杀人啦!”香楼的妈妈走进来,一眼就看见额头淌血昏死在地上的男子,立马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你,你竟敢杀了我们家公子!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公子是什么人?”说话的是跟着男子一起进来的两个侍童。香香

殷繁缕帅气的拨了拨额前的碎发:“你们公子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点,如果你们再不给你们公子找大夫,你们公子就真的可以准备去见阎王了。”

两个侍童听了皆是面面相觑,赶紧手忙脚乱的将男子抬起来匆匆离开。

香莲匆匆走到殷繁缕的身边:“公子还好吧?可有受伤,方才是香莲误会公子了,公子快逃吧,方才那男子是礼部员外郎的独苗,你打了他,礼部员外郎肯定要找你的麻烦的。”

殷繁缕也只不过是闲的无聊了找个人出来练练手,没想到竟然还一下子打了官员的独苗。

“哦?礼部员外郎。”殷繁缕低低的垂着头,也不知道这个礼部员外郎有些什么来路,对她有没有用处……

殷繁缕低头垂思的模样让香莲以为殷繁缕是因为敌不过礼部员外郎的独苗才这样沉闷,顿时也有些愧疚:“这位公子,是香莲给公子带来了这么多麻烦,趁着礼部员外郎没有过来,公子快跑吧。”

殷繁缕摸不清对方的底细,就连这具身体的本身对着礼部员外郎也从来没有交集,点了点头:“行。”

妈妈一下子拦在了殷繁缕的跟前:“不行,人是你打的,这会子你要是走了,妈妈我拿什么和礼部员外郎去交代!”

殷繁缕皱了皱眉,这妈妈变脸也太快了些,香莲忙走到妈妈跟前:“妈妈,这位公子是为了保护我才伤害到了刘公子,并非是故意的。”

妈妈一把将香莲缠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掰了下来:“香莲,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的身价是咱们香楼捧起来的,如果不是看在如今那么多人点你,你以为妈妈我凭什么给你好眼色。”

殷繁缕皱了皱眉,骤然脑中灵光一现,从窗户翻了出去:“我还会再回来的。”

复仇王妃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复仇王妃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5988912.html
首 发:复仇王妃不好惹完结版免费阅读
  • 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最新章节目录书名: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目录预览:第八章:二十五不老吧,也算少女吧?第九章:离婚协议书,已经签过字了第十章:比吃了一只苍蝇还恶心第八章:二十五不老吧,也算少女吧?“你也别生气。是病就得治,也没什么好羞耻的。”叶佳安抚他,视线移到他的脸上。听言,陆晔脸色愈发的黑沉,眸色冷凝,好像是恨不得把她掐死一样。叶佳是胆大不怕死,就算感受到他凌厉带杀气的目光,也丝毫不畏惧,仍旧迈步走向他,她又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就让我看一下,相信我。等把你病治好了,你就可以恢复正常

  • 【今日20190116】推荐《无心若为君怨》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116】推荐《无心若为君怨》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无心若为君怨目录预览:第1章穿肠毒药第1章穿肠毒药第2章睡一起有什么不对第2章睡一起有什么不对第3章想取消婚约,做梦第1章穿肠毒药阴冷的监狱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为什么……”唐暖画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宽大的囚衣罩在她身上使她整个身形瘦弱的可怜。“咳——”剧烈的咳嗽,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宣泄而出。痛难以抑制。好像有一万把尖锐的刀子在胃里翻搅,疼得她眼前发黑。原来,穿肠的毒药,竟是这般可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唐暖画奋力抬起头,

  • 灵霄之门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灵霄之门小说免费试读小说书名:灵霄之门目录预览:第一章陆半斤第二章开辟法第三章大道苍茫,金针直指第一章陆半斤“师兄,不知何谓修行?”“把从来恩爱眷恋、图谋计较、前思后算,一刀两断去,又把是非人我、攀缘爱念、私心邪心,一一罢尽,外无所累则身轻快,内无……”陆宣白衣高冠,凛若秋霜,颇有仙风道骨之相。在他面前,一个十来岁年纪,眉清目秀的女童仰着小脸,不住点头,肃然受教。看着女童那双纯净如水的眸子,陆宣那早已滚瓜烂熟的套词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恹恹闭嘴,换作一副和蔼模样轻拍女童的头顶,微笑道:“妮

  • 劈天斩神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劈天斩神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劈天斩神目录预览:卷一初出茅庐第七章无极剑卷一初出茅庐第八章乌蝉衣卷一初出茅庐第九章锁云峰卷一初出茅庐第七章无极剑逸尘轻轻地放下林雷,捡起地上的刀,站起来,挡在林雷前面。他明白今日难以善了,豁出去,拼吧。既然无处可逃那就拼死一搏,大不了一死。拿定主意,逸尘施展‘土之诀’的隐匿之术,凝神静气,用五行之气盖自身气息,引五行之境融自身躯体,力求达到无声无息无影无踪。避雷独脚隼忽然失去了击杀目标,正茫然间腹部挨了一刀,伤口不深但有一尺来长。由于腹部长的是细软绒毛,所

  • 红尘佳人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红尘佳人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红尘佳人目录预览:第001章往事如风第002章不得不做的选择第003章粉红巴黎第001章往事如风夜很黑,吹着冰冷的风。我上了火车,是那节车厢最后一个。坐下没多久,火车就动了。“姐姐,你要去哪?”坐在旁边的一个女孩问我。我笑了笑,没回答,把脸转向了车窗的一侧。不是我不想回答。而是我也不知道。火车越来越快。它要带着我离开这座城市。天快亮了。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我的名字叫顾思。和我熟的人通常叫我思思。可惜,我不是陈思思,或者李思思。我记得,我亲生爸爸说过,

  • 神秘老公头条见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神秘老公头条见小说免费试读小说书名:神秘老公头条见目录预览:《神秘老公头条见》《神秘老公头条见》《神秘老公头条见》《神秘老公头条见》夜凉。辉煌乐,是京都最好的大酒店,许多娱乐圈大神的出没地。就在离它不远处,一抹娇小的身影蹲在小角落被冷得颤颤发抖,然而嘴上却叼着一根与景不服的冰淇淋,一双乌亮的大眼时不时对着不远处的大马路张望,清澈明亮。贝筱筱扭身靠在已经被她靠热的墙上,再次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另一只小手上紧紧的攥着一支黑色的录音笔,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大拇指这么一按!她今天的任务是拍到一组娱

  • 总裁适可而止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总裁适可而止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总裁适可而止目录预览:第1章凶残的劫匪第2章暗夜帝少第3章不知好歹的小贱货第1章凶残的劫匪深秋的夜,最是暗黑死寂。一辆又脏又旧的乡间巴士行进在荒芜人烟的盘山公路上,车顶和车身都笼上了一层寒霜。车上的人昏沉沉的睡着……苏梦晓坐在最后一排右边靠窗的位置上,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苏氏集团千金,如今却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卑微可怜虫,十二岁时,一场车祸带走了她的父亲和哥哥,母亲成了植物人,为了守住苏氏,为了守护母亲,她不得不依靠于舅舅高宏远,这么些年来,却实在过得连佣人都不

  • 新中式装修设计 沉淀浮躁的心性给人以诗意的存在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为了不被甩的太远,我们每个人都在紧赶、慢赶的奔跑着,回到家,所以,家就成为大家最向往的地方。就能找到一个温暖的地方让人依靠。对于中式风格,很多人骨子里喜欢这种儒雅的气息,但又不喜欢它过于繁琐,于是新中式风格诞生,它将中式元素与现代材质巧妙兼柔,将其中的经典元素用于现代手法加以提炼,营造出时尚现代的气息。新中式装修设计不同于传统的中式装修,它融入了更多的现代元素,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中国传统居室非常讲究空间的层次感,这种传统的审美观念在新中式装饰风格中,又得到了全新的阐释。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