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天价宠婚:神秘老公体力好完结版免费阅读

2019/01/11 09:28:00 来源:网络
天价宠婚:神秘老公体力好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名称:天价宠婚:神秘老公体力好

第2章:向我表白

我妈很讨厌我,讨厌到我每天都觉得,哪一天她会暗暗的害死我。天价宠婚:神秘老公体力好完结版免费阅读

这次因为我没有和林长丰结成婚的事情,她便对我更加的厌恶。

那次将我打了一顿后,我就被我妈关在房间,不给吃喝。

“妈,求求你放我出去……”

这些天,我锲而不舍的拍门,每天都在求他们放我出去,可是却没有丝毫效果。

整整一个星期,我嗓子都叫哑了,也没人搭理我,绝望的感觉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加剧。

为什么我会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泪流满面的坐在地上,没有一点想活下去的念头,目光看向房间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

我起身走到桌子边,伸手拿起水果刀,铮亮的刀面倒映着我现在憔悴的样子。

拿着刀放在手腕上,我闭上眼睛,捏着刀柄的手青筋暴起,我手腕微微使力,眼见着就要划下去,寂静的房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说明1885888.com

是我手机的来电铃声,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劲一松,刀“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我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缓过神来后才拿出放在裤兜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迟疑了半晌后,我还是划过接听键,“喂,请问是哪位?”

“是夏亦初吗?我是……段桥。”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嗓音,通过话筒直接传入我的耳朵里。

“段桥?”

我喃喃了两句这个名字,在脑海中想了一遍,想起在小时候有个又矮又胖的男孩子,就叫段桥。

不过,应该不可能是记忆中的那个男孩子……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话筒里再出传出声音,“夏亦初,我就是当年一直跟在你身后的那个小胖子,还记得吗?”

这句话直接肯定了我的想法,我一时间有些怔神,反应过来后问他有什么事。

“我回来了,好久没有见你,出来见一面可以吗?”很温柔的语气,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从来没人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我说话。188新闻网

我的心蓦地漏跳了一拍,想起目前的处境,开口拒绝:“抱歉,我现在不方便……”

我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段桥的一句话的堵住:“我就在你家楼下,你妈也在。”

“什么?”我震惊的大叫出声,抬腿急忙走到窗户边,探头往下看。

果然……

在我家楼下停靠着一辆黑色玛莎拉蒂,一个身穿银灰色西服的男人半靠在车身上,精致的五官和身姿修长而匀称的身体,都跟印象中的那个男孩子一点都不一样。

这从头到尾彻彻底底的改变,让我一时有些认不出来。

我妈就站在男人的身边,她一脸笑容,慈祥的模样差点闪瞎了我的眼。

无疑,我妈看中了段桥!

没过多久,我爸来开门,一脸亲切笑脸,嘴里还唠叨着让我好好跟段桥相处,最好把他骗上床,赚些上床费。

这种话我已经听到麻木,面无表情的被他拉着走到楼下。推荐http://www.1885888.com/

到了楼下,我才算是清楚看清了男人的长相,他的肤色是健康小麦色,头发细碎到几乎是板寸,干净清爽,五官精致立体,一双黑眸中半眯,瞳孔中只倒映着我的身影。

我刚走过去,我妈就笑嘻嘻的走上来,很自然的挽住我的胳膊,暧昧的说:“哎呦,我的宝贝女儿可算是来了,你要是再不下来,就要急坏段桥了。”

宝贝女儿?这个称呼听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

我妈一点也不觉得不自在,拉着我的胳膊,把我往段桥身上凑,“今天跟段桥好好出去玩,晚上就别回来,我跟你爸睡得早,就不给你留门了。”

我被她推着落入段桥的怀里,他长臂一伸,直接揽住我的腰,将我给抱了个满怀。

“伯母,那我们先走了。”段桥礼貌的告别,打开车门让我坐进去。推荐http://www.1885888.com/

碍于我妈在场,我不得不坐进车里,上了副驾驶座后,段桥绅士的帮我系安全带。

“想去哪里吃东西?今天我做东,去哪都行。”他嘴角噙着笑,边开车边扭头问我。

“随便哪里都行。”

我有些拘束,毕竟跟他是真的很久没有联系,如今突然见面,难免尴尬。

问完去哪吃东西后,段桥就没有再说话,车内的气氛有些微妙。

我偷偷用余光瞥向段桥,看见他帅气的脸后,又红着脸收回目光,把头靠向车窗边。来自http://www.1885888.com/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停靠在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前。

车刚停下,立刻就有穿着侍应生衣服的男子上前,恭恭敬敬的给他开车门。

段桥下车,随手将车钥匙抛给侍应生,继而走到我身边,大掌摊开在我面前,朗声道:“把手给我。”

我看了他一眼,咽了咽口水,垂放在身侧的左手放在衣服上擦了两下,才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放在他手心。

可能是我的动作取悦了段桥,他冲我勾唇一笑:“夏亦初,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胆小。”

说完,我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牵着走进了西餐厅。

西餐厅跟中餐厅不一样,西餐厅讲究环境和格调,餐厅里有如泉水般缓缓流淌的音乐,整齐干净的餐桌,餐桌上摆着蜡烛和玫瑰,浪漫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看着面前这一切,感觉就跟在做梦一样,能来一次这种餐厅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

“喜欢吗?”段桥略带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我颈侧,我从遐想中回过神,抬眼就看见段桥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我后退了一步,离他远点,继而才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

我刻意的疏离,并没有让段桥觉得尴尬,他一点也不在意,上前绅士的给我拉开椅子,紧接着又给我摆好餐具。

体贴入微的动作,能暖到人心坎里去。

高档餐厅上菜的速度很快,片刻后,菜便上齐了。

我拿着刀叉,低头切牛排,边切边漫不经心的问:“段桥,你今天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话音刚落,段桥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沉声回应:“不着急,你先吃东西,吃完后再谈事情。”

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低着头默默吃牛排。

就在我差不多快吃完了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小提琴的声音,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扭过头就看见原来是西餐厅里专门负责拉小提琴的人。

“啪”的一声,头顶处的灯光突然暗了,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赶紧起来,吓得大叫:“段桥,这是怎么了?段桥……”

可是我叫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回应我,耳边除了小提琴的声音,便没有其他的声音。

我有些慌了,手心里出了一层冷汗,就在我慌张的不停叫唤段桥的时候,灯光又骤然亮了起来。

在灯光中,段桥就站在离我不过一米处的地方,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

他望着我,一步步走近,将手中的玫瑰双手递给我,深情的说:“夏亦初,做我女朋友,好吗?”

表白,居然有人向我表白!

我的心跳加速,“怦怦”的跳动,像是要蹦出嗓子眼一样。

以前也有人跟我表白过,但是那些男人大多是想骗我上床,这次段桥的表白,掺杂了多少真多少假?

“我目前有自己的公司,创业有成,完全可以照顾好你。”

他说话的时候很认真,严肃的样子像是我如果不答应,他就打算强取豪夺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考虑了一番后,才开口:“不行,我不能答应你。”

话音刚落,段桥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拿着玫瑰花的手慢慢收回。

“为什么?是因为太突然了吗?”段桥紧蹙着剑眉,沉声说:“如果是因为太突然,你没有心理准备,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等你考虑清楚了再给我答案。”

他说了一大通,语气中带着紧张,俨然像是一个追心上人没有追上的毛头小子。

这样子的段桥,倒是有几分小时候的模样,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然而,就是因为熟悉,我才更不能答应他。

我想了一下,觉得不管自己说多少次拒绝的话,都不能让段桥打消念头。

思虑了一番后,我笑了一下,朗声道:“我不答应你,是因为我的人生有很多污点,就在一个星期前,我本来已经快要结婚了,但是……”

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在KTV做公主的事情,我也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

像我这种在KTV做过公主,又被男人在婚礼现场当众甩掉,满身都是污点的女人,没有一个男人会要。

说出这些,只是为了让段桥打消要我做他女朋友的念头。

可是,我没有想到,当我把这些事情全部讲完的时候,段桥的脸上没有露出一点嫌弃的表情。

他目光灼灼的凝视着我,菲薄的唇微微上挑,将手中的花再次推到我面前,“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以前的你,夏亦初,我要你做我女朋友!”

第三章 炸裂的少女心

我还来不及消化刚刚传进耳朵里的话,段桥就迫不及待的注视着我的眼睛,想要快点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看着站在我面前这个风度翩翩的少年,我的眼角不自觉的溢出泪光,模糊了视线,时光仿佛回到了我们小的时候,一个小胖子总是跟在我的身后,默默地守护着我。

“亦初,你考虑好了吗?”在我愣神的时候,段桥又一次询问我的意见。

与最初不同的是,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愈发迫切的声调,并且他眼睛里的光芒也更加炙热了。

段桥额头上细碎的头发在餐厅里光线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夺目,听着他温柔而又炙热的声音,我慢慢沉沦在他为我编制的牢笼里。

“…我…段桥…你真的不在乎我的过去吗?”从小就经历了人生百态的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段桥的决定,于是又一次向他确认。

段桥听到我明显缓和的态度,马上就肯定的回答我:“亦初,我不嫌弃你,我在乎的是你这个人!”简短而又掷地有声的回答,让我的心里,马上被安全填充完整。

“那…我们…可以在一起…试试…”我颤抖着说出这句话,简短的几个字,似乎用尽了我的全身力气。

“亦初,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我的!”段桥听了我的回答之后,兴奋的马上就抱住了我,就连手里的花束都激动的滑落到了地上。

被紧紧环绕在段桥胸膛里的我,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心跳,两颗心挨的是那么的接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彼此最细微的动作。

二十几年来没有受到过丝毫呵护的小心脏,在这一刻彻的选择了投降,只不过和从前不同的是,现在我夏亦初是有人呵护的了。

在我和段桥相拥的时候,餐厅里的光线发生着细微的变化,把我们之间的氛围变得更加温暖,甚至还有些暧昧。

荷尔蒙不断的侵扰着我和段桥的身体,慢慢的段桥竟然准备对我有下一步的动作,轻轻地捧起了我埋在他胸膛的脸颊,炙热的眼神注视着我,一副要把我吃进去的样子。

经历了和林长丰三年的相处,我又怎么会不明白段桥现在眼睛里的内容。

本来在浪漫的求婚之后,亲吻便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在一周之内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我,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手上的动作还是很诚实,我在意识到段桥的意思之后,马上就推开了他,从他的怀抱里“落魄”的挣扎出来。

“…对不起…段桥我还…我心里还是有些…”我把头埋的低低的,不敢抬起头面对段桥的眼睛,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刚才自己做出的事情。

段桥眼睛里有明显的失落,但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温柔的看着我,对我说:“亦初,刚才也使我太心急了,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足够的时间来让你适应的!”

说着就又把我重新用尽怀里,只不过这一次他把我抱的更紧了,手脚老实的就这样怀抱着我。

时间如同白云苍狗一样,在我和段桥的怀抱里渐渐过去了,段桥手上抱着我力气,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还是我觉得有些透不过来气了,轻轻地推了一把段桥的胸口,示意他放开我一点。

我的这点挣扎还是很有用处的,段桥认真仔细的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对我说:“亦初,你放心,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加倍的弥补你的,这些年你受苦了,现在回到我身边,以我现在的状况,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说完之后就轻轻的放开了我。

被段桥措不及防表白的我,一时之间还没能反应过来,只是觉得自己现在脱离了炙热的怀抱,感觉比刚才好了很多。

“嗯…”现在仿佛只有这个字,才会让我不是那么的尴尬,也算是对段桥的一种回答了吧。

地上刚才被段桥不小心滑落的花束,又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上,看着许久都没有过的场景,我澎湃的少女心不禁又激荡了起来。

脑子里却不合时宜的回想起了之前和林长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甚至就连我被他在婚礼现场当众抛弃的样子,都一清二楚的展现出来。

手里的花束,怎么看起来都像是我在婚礼上捧着的新娘捧花,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没搭上,怎么和段桥在一起这么开心的时候,竟然能想起来这些不堪的过往。

眼睛里的光芒,更是随着心情的变化,落寞了下去,才刚刚拼接好的少女心,就这么又一次被自己亲手摔碎。

“亦初,你怎么了?”我异样的神情,马上就引起了段桥的注意,他才放下的心,就这样又一次因为我提了起来。

段桥漂亮的唇,很快就抿成一条线,如同处于攻击防御状态之中的小狮子,紧张的注视着我,生怕我会对刚在作出的决定油酸反悔。

看着眼前优秀的段桥,我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即使刚才有了他的再三保证,但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过往,还是在不断的提醒着我身上永远都洗不清的污点。

想象着以后我们在一起可能遇到的困难,还有刚才送我离开的父母的嘴脸,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就这样答应段桥的表白,是不是害了他。

许久没能等到我张口的段桥,很快就猜到了我心里大概的想法,直接就对我说:“我知道你心里的顾虑,但亦初你要相信我,既然我决定好了要回来找你,就说明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更何况以我现在的实力,是可以护你周全的!就像刚才我说的一样,以后的路是要我们一起走的,你相信我!”

段桥刚才说话的神情语气,真的就和小时候跟在我身后的小胖子一模一样,我记忆力属于小时候最柔软的一块,马上就占据了我的全身心。

一种本能的反应,甚至是身体里释放出的一种特殊的东西,在催促着我快点答应段桥的请求。

外表看起来那么高冷的段桥,竟然会为我一次次的放下自己的尊严,请求而我和他在一起,这该是过么大的让步啊?

“我相信你!”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确定的一句话,人生中的前二十年里,我仿佛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要说是为自己真正的做出的决定,恐怕真的就只有这一个而已。

餐厅里的灯光照下来,落在我和段桥的身上,一切都是岁月静好的样子,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但至少……我愿意为了段桥去尝试!

在这一刻,我刚才所有的纠结和矫情,都已经化成对段桥的信任与托付。本来我的人生都已经是现在的样子了,那我还有什么可害怕的事情吗?

天价宠婚:神秘老公体力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天价宠婚】 或 【神秘老公体力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5987459.html
首 发:天价宠婚:神秘老公体力好完结版免费阅读
  • 逆天狂夫太嚣张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逆天狂夫太嚣张最新章节目录小说:逆天狂夫太嚣张目录预览:第八章百里真美第九章以命抵命第十章秒杀,坑人不偿命第八章百里真美“你这话就不对了,我的马车好好的停在这里是你撞上的,该让开的应该是你吧。”凡是跟流音相关的莫安辰最喜欢的就是唱反调。流音当下就窝火了。不就是当初亲了他一口,还是脸颊,至于记恨到现在吗?“识相点今天就给老子让开,你要是不让老子就直接撞过去,不就是那时候亲了你一口吗?每次见面都喜欢找茬,大不了给你亲回来得了,。”流音没脸没皮的,这话一出让周围看热闹的都直接笑喷了。“百里流音

  • 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小说免费试读小说书名:携款逃妻,总裁挖墙角目录预览:第一章还是跟我吧第二章以后他会像亲哥哥一样对你第三章第一百零一次逼婚第一章还是跟我吧手机铃不断的响,看到是安琪的电话,安可调了静音。不一会,一条短信发了过来。内容是:左桦回来了,中午左宅办接风宴,作为安家的二小姐,你必须来!早点到!她已经很久没见过爸妈了,也很久没有回过家了,不是不想见爸妈,而是,不想招惹那个姐姐。但是今天,她是要去的。第一,安家和左家是世交,她不能让外人觉得安家不和谐。第二,左家的小公子,她的二哥回

  • 重生:嫡女翻身记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重生:嫡女翻身记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重生:嫡女翻身记目录预览:第8章别拿人寻开心第9章是人就要识相第10章孩子真可爱第8章别拿人寻开心“哦?那老奴敢为小姐一声,不知道小姐来这里有什么正经事要做呢?”李嬷嬷嘴上淡淡地称呼了花槿露一声小姐,心里暗嗤,俗话都说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还真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了。看出了李嬷嬷虽然嘴上对自己小心地尊称着,其实眼神中却流露出了不屑与轻慢之色,花槿露笑意更深了:“哦,我不过是看已到了晌午了,可是厨房还没有送饭到大院,我只能是亲自跑一趟过来去大院的午饭了。”“

  • 鬼相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鬼相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鬼相目录预览:第八章鬼吹灯第九章爷爷的死第十章封棺第八章鬼吹灯总有一些好事者不听人劝阻爱看一些稀罕,所以即使二叔说的已经明明白白,甚至都算是警告了,还有人要留下。对此二叔并没有反对,只是笑着说别打扰他就可以了。等人走差不多了之后二叔便开始准备,因为事先二叔已经告诉他们不要开门窗,所以从回来后他们就一直在院子里,没人去碰那关着的房门。林子涵躺着的是两个板凳架起的木板,一下午脸都被晒的发红了。二叔说晒晒对他有好处,现在我瞧了瞧,果然附在林子涵身上的黑气少了许多,牙印

  • 今日20190116推荐小说之《绝品小萝莉》杨木西紫嫣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90116推荐小说之《绝品小萝莉》杨木西紫嫣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绝品小萝莉主角:杨木西、紫嫣目录预览:第1章弃婴第2章收养第3章尿布第4章祸福第5章尴尬第1章弃婴写这个故事之前我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动笔,因为我知道这个故事会引起极大的反响,甚至会遭到社会的谴责,但是最后我还是发了。因为人生中很多事你憋在心里不吐就不快。而且太多的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忘。我不想忘记很多东西,包括我的青春,包括那些曾在我生命里走过的人,还有那些曾经让我或开怀大笑或心惊胆战或失声痛哭的故事。所

  • 花房姑娘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花房姑娘小说免费试读书名:花房姑娘目录预览:第1章夜店女孩第2章开宝马的女孩第3章美女入住第1章夜店女孩这是一个下了班的夜晚,确切说这是一个被公司辞退的夜晚,我倍感烦闷的在坐在酒吧的角落喝着闷酒,试图寻找潘子口中说的“醉生梦死”。这已经是我第N次失业了,渐渐地已经对上海这座城市绝望了。潘子常和我说酒吧里都是一群寂寞空虚的人,他们被现实百般折磨,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每到夜里都会褪去白天的光鲜,来到这里只为寻求一个叫“醉生梦死”的东西。事实上我来上海这一年多哪一天不是醉生梦死的活着,年纪轻轻

  • 阴婚难拒:鬼夫轻点宠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阴婚难拒:鬼夫轻点宠小说免费试读书名:阴婚难拒:鬼夫轻点宠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阴阳人第二章批命先生死了第三章夜入乱葬岗第一章我是阴阳人我叫阴四月,名字是我奶奶给我取的,我三岁的时候掉进了水里,差点死过去,后来我奶奶给我找了个批命的先生,给我算了一卦。算卦的说我天生是个阴阳人,命里活不过十七岁,除非是找个靠山给我靠着,这样才能保住我的命。奶奶是个很迷信的人,结果真的给我找了个靠山。只不过我的这个靠山和别的靠山截然不同,别人靠人我靠的是鬼。批命的说我这辈子是阴命,出生的时辰不对,而水也是阴性

  • 记得当年东风旧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记得当年东风旧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记得当年东风旧目录预览:第一章那你去死吧第二章怀孕了第三章不死不休第一章那你去死吧白芷站在靖周大厦楼顶,从这座本市最高的大厦看下去,全城的夜景都尽在眼底。灯火辉煌,却没有一处是属于她的。她拿出电话,拨通一个没有名字却早已刻在骨子里的号码。嘟…嘟…两声后电话不出意外的被挂断。她自嘲的一笑,不死心的再次拨过去。这次电话终于被接起,不等那边开口白芷就抢先说道“:林靖焱,我现在站在你大厦的楼顶。”那边凉薄的声音传来:“所以呢?想跳下去吗?”听着那曾让她魂牵梦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