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邪帝校园行完结版免费阅读

2019/01/11 05:58:07 来源:网络
邪帝校园行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名字:邪帝校园行

第二章 脱胎换骨

“医生,怎么样?他没事儿吧?”王语嫣见手术室的门开了,赶紧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原文1885888.com

医生揭下口罩,平静的说道:“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行了。”

“谢谢曾医生,由你主刀肯定什么事儿都没。”说话的是语嫣的父亲王威,王威是涪丰县公安局的局长,还是有点面子的,请了人民医院的院长亲自来给林邪主刀。

“王局长,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他估计是营养不良,然后消耗过度,一时晕过去了而已。”曾医生实话实说道。

王语嫣抚去了眼角的两颗晶莹泪珠,对着父亲嫣然一笑,说道:“那我可以进去看他了吗?”

“可以,但也别打搅他,等他自然醒来就行了。”曾医生又转过去对王威说道:“王局长,我那边还有点要紧事儿,得去处理一下,以后有空我们再喝上两杯。188新闻网

“好的,你忙去吧,可要记住你说的话,一定得喝上两杯。”两人握了握手,曾医生一边说“一定,一定”,一边往外走了去。

王语嫣奔进去,看着林邪的脸色好上了许多,不由得安心多了。走近了,仔细一打量,这人长得还挺俊嘛,光洁的古铜色皮肤,棱角分明的线条,入鬓的剑眉微微的颦着,直挺的鼻子高高昂起。她不由想起他为了救自己时,那种拼命的狠劲儿,那种不屈的精神,不肯认输的意志。即使已经受伤,全身是血,也没有放弃,却还是百折不挠。想着这些,语嫣不由得想伸出手去触摸一下那刚毅的脸庞,感觉自己有这样的想法,脸不由得绯红起来,一抹羞涩跃然脸上。说明1885888.com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

昏迷了一天一夜的林邪当然不知道佳人所想,他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嵌进了自己的身体,在里面横冲直撞,不一会儿,居然融化开来,液体流过身体的大大小小所有的经脉,好似洗髓伐骨一般。意识中,他感觉到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不受控制的活化到极至,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一般,用尽手段在体内都跑了个通透,一番痛彻腓骨之后,又有了一种舒爽的感觉。

觉醒来,林邪只觉得病痛尽去,浑身说不出的轻松,像是有着使不完的力气。眼前的世界也仿佛变了个模样,色泽变得更加鲜明,轮廓也变得更加细腻清晰。虽然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但他肯定自己身上出了什么异常变动,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瞬间弥漫开来,明明闭着眼睛,却好像周遭的事物无一件不在他的视线里。“难道自己就像小说里的那样脱胎换骨了?”林邪不由天马行空的想到。原文http://www.1885888.com/

林邪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己晕倒前还念着的那一张容颜。还是那一袭白衣,却是沾染了点点血迹,远远望去,像是怒放的桃花。未簪的黑发自然而然的流泻下来披在身上,肌肤可能由于劳累没休息的好的缘故而变得有些苍白,胸膛随着轻浅的呼吸微微的起伏。

“美,好美!”林邪在心里叹道。

“你醒了啊,感觉好点了吗?雷锋叔叔!”王语嫣含笑说道,一抹狡黠从眼里一闪而过。

“呃,雷锋叔叔。”林邪哭笑不得,本以为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交叉点,自己才想做个不留名的好人,哪知现在被人作了戏笑的借口,他看看四周,一片雪白,墙白白,床也白白,林邪知道自己在医院了。188新闻网

林邪想这样躺着也不一回事儿,便想坐起来,也许是长久没动了,还有身体轻爽的感觉让他不适应,猛地坐了起来又滑回了床上。王语嫣以为他身体虚弱导致坐不起来,便上前去扶他。

她这一扶不打紧,一躬身,白衣笼罩下那好似羊脂玉般柔润白嫩的肌肤,就映在了林邪的眼睛里。林邪呆了,虽然没经历过,但现在的人大多早熟,快满十六岁的他当然也不例外,除了没有实践过以外,理论也是相当的丰富。他便任由她扶着坐了起来,语嫣还没直起身来,恰好吻着那清香的发丛,一缕幽香窜鼻而入,直冲脑门,目光往下一看,林邪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

王语嫣听见他的呼吸不对劲,还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哪儿还不舒服吗?”

听见她的问话,林邪的脸刷地红了个透,好像番茄汁,心里也有一阵惭愧,人家对自己这么关心,自己却还有那么龌龊的心思,真是不应该,他暗暗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这才让自己的眼神清醒了一点,不至于那么迷离。

“哦,没事儿的,可能是躺久了有点不习惯吧。邪帝校园行完结版免费阅读 ”林邪心虚的说道。

“恩,是有这么一回事儿。”王语嫣理解的说道,很是配合。见她没有发现自己的窘态,大舒了一口气。

“嫣儿,那孩子没事儿了吧。”王威大步流星的跨了进来,粗着嗓子问道,林邪感觉病床似乎震动了下似的。

“爸,你声音小点嘛,这可是病房诶。”语嫣埋怨道。

“好,好,好,你就别掐我了,我小声点总行了吧。”

一听爸说这样的话,语嫣脸红红的说道:“爸,我什么时候掐你了嘛。”

看着父女温馨的场面,林邪的眼眶有点湿润了,从自己懂事起,就再也没见过父亲的样子了,再也没享受过父爱,现在都不知道他究竟在哪,是生是死,过得是否还好。边想着边下了床说道:“叔叔,谢谢你送我到医院来。”

王威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豪爽的说道:“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要不是你,嫣儿估计落入魔掌,现在那还能好好的站在这儿。”王威上下打量了林邪一番,眉清目秀、相貌堂堂,形似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再加上他的英勇无畏,那股执著的锲而不舍,倒是十足好男儿一个。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王威和蔼的笑着问道,目光里满是赞许,这种神情让他部下看见的话,定然大吃一惊,原来王铁头也有温柔的时候。

“他说他叫雷锋。”王语嫣快嘴的替他答道,吃吃笑个不停,看着她的笑,林邪不由痴了,那笑如春风拂面,暖过心底。林邪暗想:自己这是怎么了?

王语嫣感觉到了那热烈的目光,脸羞红着低下了头。

“叔叔,我叫林邪,邪不压正的邪。”

“林邪,怎么取这么一个字?”王威不由皱了眉。

“不知道,爸取的,这些年叫着叫着也习惯了。”林邪倒不觉得自己名字有什么不好,反而还挺喜欢的。

王语嫣在心里念道:“林邪,原来他叫林邪。”

王威很快放下了心中的一丝丝不快,不就一个名字嘛,再说这也是人家爹妈给的,没什么不好,从救女儿的这件事不也是可以说明嘛。笑容又浮现在了脸上,说道:“林邪,为了感谢你对我女儿的救命之恩,你阿姨已经在家里准备好饭菜了,就等着我们回去了。”

能和她一起吃饭,林邪当然乐意去,可想到自己一夜未回,母亲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了。便推脱道:“叔叔,我想先回家看一下,昨晚没回,我妈估计要担心了。”

王威一听这话,林邪在他心里的形象又大大上升了一个台阶,心里赞道:“孝顺,这孩子品性不错,他日必成大器,未来不可估量啊。”嘴上附合道:“恩,应该先回家的。走,叔叔和你一起回家,接上你母亲,我们一起吃顿饭,她有个好儿子啊。”

这主意两全其美,本来不错。可惜,想到家里的寒碜,那烙满贫穷的痕迹,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其实,也是自卑的心理在作怪,更明白的说,他不想让她看见他家里的简陋,那样会让他无法现正视她,会觉得她是那高贵清新的荷花,而他,只是偶尔从上面飞过的蜻蜓;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也许可能连远观也不行吧,突然之间,他很害怕那种感觉。

于是他拒绝道:“叔叔,不用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谢谢您的好意。”说完便如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不管自己身上穿的还是病号服,也不管能不能出院,更是不管王语嫣父女俩的惊讶,旁人投来的好奇的目光。

林邪一口气冲到外面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他们看自己就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目光,他这才发现自己还光着脚板,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还有自己的书包也不知去向。朝后望了望,还是没有勇气转回去,狠了狠,便朝家里跑去。

而病房里还愣着的王威这才反应过来,待出去一看,却没了人影,不由骂道:“这小子,跑什么嘛跑,请他吃顿饭而已,又不是把他吃了。”等转回去付过医药费,看着那破旧的帆布书包,还有那张开口的旅游鞋,那打有好几个补丁的的衣裤,一下明白了过来。然后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王语嫣却是无端的有了一股失落的情绪。

林邪家离涪丰县倒是不远,刚好在县城边缘。赤脚踏进那条垃圾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就像过障碍训练一样;还有那刺鼻的味道。林邪不由想起了王语嫣身上的幽香,脸上露出了笑容。

“妈,我回来了。”林邪走进屋子一看,妈正抱着他的照片在哭。

夏芸看见儿子回来了,照片一丢,便紧紧抱住了林邪,带着哭腔说道:“邪儿,你去哪里了,昨晚怎么没回家的,知道当妈的好担心吗?”

林邪看着母亲的沧桑脸庞,皱纹如白桦林的斑驳树皮,记录着春夏秋冬的寒暖,还有那不经意间爬上的白发。他的眼眶再次湿润了起来,自己已经这么大了,却还让母亲这么操心,这么受苦受累,自己绝不能让这种现象再出现,他再次在心里暗暗发誓道:“我一定要让妈活得更好的,让她更幸福,绝不是坐在这四面透风的破屋。”再加上王语嫣的事,他要出人头地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别担心,我全身都是好好的。”林邪安慰母亲道。

夏芸这才松开儿子,又发现儿子身上穿的是病号服,刚掉下去的石头,又悬得高高,问道:“邪儿,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原来的衣服呢?”

“呃!这个……”林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当然瞒下了自己的龌龊思想,那有满脸是血的那些惊险环节,免得吓坏了娘。

“邪儿,你饿了吧,我马上去做饭,你去外面买两条鱼回来,我给做你最爱吃的麻辣鱼。”夏芸边说着边从一块裹了好几层的手帕里,小心地抽出好几张钱递给儿子,那钱有五角的,有一元的,有两元的,最大的面值便是五元。林邪接过钱不由一阵心酸,还有一阵心疼。转过头去,搓了搓眼睛,又一次对自己说:要担好这个家庭的重任,让母亲好好放松放松,过过开心的日子,不再有那么多的烦恼。

夜已深,林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脑海里一会儿是王语嫣的窈窕身影,她的一颦一笑,让他迷恋不已;一会儿又担心自己的书包怎么取回来;一会儿又是考虑怎样才能改善自己的家庭状况,怎样才能挣钱,才能让妈妈好好的息息;一会儿竟又是许久未曾谋面的父亲……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直到东方鱼际发白,他们迷迷糊糊了睡去。

第三章 佳人有约

萧索单调的冬季里,总是在盼望春天。盼望她的草长莺飞,丝绦拂堤,盼望她的千树琼花,碧波涟漪,盼望她的兰馨蕙草,润物如酥;盼望她的春色满园,落红如雨。

梅雨季节,丝丝春雨,如蚕丝般洒向人间,汇织成一种神奇,弥漫着一种情调,浸润了一种氛围给雨中慢行的人。林邪依然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没打雨伞,身上换了一套更俭朴,更简陋的衣服,脚上换了双布鞋,还有两个洞,饶是如此,也遮掩不住他俊秀下的阳刚。

虽然还是那么悠闲的样子,可今日明显他的眉头就皱紧了许多,春雨也滋润不开。他在愁自己的书包,虽然学习不是优秀的那一类,甚至还有点差得惨不忍睹,要不是母亲的坚持,怕是他早就没读书了。即便如此,可他从来都没有缺过课,那天缺了一整天的课,还不知道岳不群那变态会怎么折磨自己呢?要是再看到自己上课连书都不带,也许等不了毕业,直接回家得了。

正埋头踢着街道上的石子儿,耳边传来声音“林邪,小心!快让到一边”,听见这放,林邪条件反射地跳到一边,动作之迅速敏捷,让他大吃一惊,什么时候自己身体柔韧灵活了。

原来,林邪想事注意力太集中了,以致没有注意到身后悄然行来的车子,那司机估计也是没睡醒,迷糊着,再加上绵绵细雨,有着蒙蒙雾气,所以没看清前面还有一个人,等林邪闪了开去,他才抹掉了脸上的冷汗。

林邪抬头一看,天蓝色的雨伞下伫立着一个白色身影,婷婷玉立,竟然是她:王语嫣。她正站在那条巷子进口处。

走近了,映入林邪眼帘的是,长发披散在肩头,两弯细细的柳叶眉似蹙非蹙,白皙的肌肤隐隐泛著红晕,红的嘴唇娇艳欲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意是担心。

林邪心底一阵欢喜,本想说“谢谢你的”,结果话跑出来的时候,却成了“你怎么在这儿的?”话一出口,林邪便在心里煽了自己好几巴掌。

“刚才真是把我吓惨了。”王语嫣心有余悸的说着,然后才回答道:“我在这儿等你,拿去。”说着递给林邪一个包。

林邪接过那个包,这个包好眼熟,和自己的那个包一般,可是似乎那个没有这么干净,这么白,一闻,还有着一股香味,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王语嫣看着他的神情,心中不由一阵得意,这书包可是她亲手洗衣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里很是欣慰满足。见他还站在雨里,心里掂量了一番,脑海里又浮现了那天他为救自己的英勇,一如既往,便把雨伞往他身边递了递,说道:“林邪,到雨伞里面来吧。”

“恩?”林邪先是一惊,随后忙说道:“哦,不用的,没事儿,我喜欢走在雨里的感觉。”林邪其实很想和她共撑一把雨伞,在那一方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可心里却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说:你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人家又是什么身份,别癞蛤蟆似的,想着那触不可及的天鹅肉了。

“是吗?那我也试试,感觉一下清新的春雨。”说着还真就把雨伞移开了,细雨惬意的抚在她的飘逸秀发上,惹得林邪好一阵妒嫉。

看她穿的那么单薄,虽是春天,但梅雨季节还是有点冷,要是淋了这一场细雨惹出感冒,那罪过可就大了,只好移近了她,站到她身边。王语嫣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狡黠的光,把雨伞撑在两人的上空。

缕缕幽香滑过林邪鼻尖,他都想伸出手去抓住,有一个女孩儿小鸟依人的偎在自己身边,心里很多情绪,有些兴奋愉悦,有些激动,甚而还有丝丝暗爽,有种想揽着她纤纤细腰的冲动。可他害怕,这些只是一个泡沫,见不得阳光,一下便破,无影无踪。

见她撑着雨伞有点吃力,虽然他营养有些不良,却也是一米七往上的个子,而她则矮了他一个头,自然就有些费劲了。林邪接过雨伞,并没有趁机碰撞她的手,他的脸色也平静了下来,明天,我的明天在哪?

王语嫣见他接过了雨伞,心里不由一松,踮着脚走感觉果然难受,她没有嫌他身上的破衣服,她看到的只是衣服的整洁。两人就这样走着,女生的雨伞,大多较小,所以林邪把自己的身子移了半边在外面,把雨伞尽量的往她的那边靠。王语嫣当然察觉到了,对他的细心很是高兴,感觉有种甜蜜的味道,她脑海里忽地蹦出了两字:情侣!这一想法让她的脸刷地羞红了起来,偷偷看了他一眼,又赶快回过头,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可那念头却是挥之不去,满脑子里都是那个浴血的身影,瘦削却是刚毅。

“那天你怎么会到巷子里面去啊?”林邪很是疑问,一个女生大清早的往哪里面钻干嘛。

“哦,那个”王语嫣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脸粉红粉红的,煞是可爱,嘟咙了一下,轻声道:“那天早上,我看见一只雪白的兔子跑了进去,我就跟着走了进去,谁知道……”

“就为了一只兔子,你就把自己放到险境?呃,兔子?在这县城里面怎么会有兔子呢?”林邪奇怪道。

王语嫣听出他话语里关心的味道,心儿不由一颤,突然涌上来一种名叫“幸福”的甜蜜感。

两人一路说着,笑着。

往常这一段路林邪都感觉好漫长,可今天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好快,他真想时间就在那一刻永恒。可惜,校门口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王语嫣转过头去对他说道:“中午放学你别去食堂吃饭,在这儿等我。”说完便跑了出去,连雨伞也留给了他。

“你的伞……”林邪还在消化着那句话,可佳人身影却越行越远,慢慢的消失在了楼道里面。

林邪收起了雨伞,嘴里念道:“初三一班,那是重点班吧,里面的人几乎都能考上重点高中,接着就是重点大学;而自己,初三四班,全校闻名的烂班,差班,里面的人都被叫做社会的渣滓。抬头望了望天,似乎两人的路差得太远,一个通向天堂,一个却是通向地狱。”他摇了摇头,向班上走去。

邪帝校园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邪帝校园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5981230.html
首 发:邪帝校园行完结版免费阅读
  • 娇妻难追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娇妻难追小说免费试读书名:娇妻难追目录预览:001乔安安的未婚夫002别后重逢003相亲进行时001乔安安的未婚夫阳光无比明媚的早上,乔娇娇的车停在乔家老宅的大门口,坐在车里看着这占地面积不小的房子,她精致的小脸上一片冰冷。这里早已不是她的家,也不是她想回去休息的地方。目光扫向院子里原本栽着紫萝兰的位置,如今早已经换上了大片的火红玫瑰,只因这个家里早已经换了女主人。脑海里闪过一抹记忆,乔娇娇的脸上又冷了几分,要不是因为这个家里还有爷爷在,她真的不想再回来。车外早有下人恭敬地等候着,她下车

  • 矫情侧妃传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矫情侧妃传最新章节目录小说书名:矫情侧妃传目录预览:第八章李氏其人第九章年秋月第十章抄书第八章李氏其人而李瑶的紫薇院照样也迎来了胤禛的光临,同样的也遭到胤禛的训斥,不过与乌拉那拉.玉蓉不一样的便是乌拉那拉.玉蓉没有得到惩戒,而李瑶同雯扬一样被禁足了,只不过时限是一个月罢了。胤禛走后,李瑶把屋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她向来都知道未来雍正皇帝的厉害,毕竟后世写了不少,但是没想到能查到这么多,明明那个小丫头她已经找人解决了的!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四年了,她以为她就是女主,雍正,还有其他的皇子阿哥

  • 一弯春情水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一弯春情水最新章节目录小说:一弯春情水目录预览:第8章发育惊人的小妹妹第9章强龙不压地头蛇第10章快来人呐,新娘子跑了!第8章发育惊人的小妹妹这一枪开的太他妈突然了,陆羽刚站起身来,就听一声枪响,一颗炙热的子弹就飞速的向着自己这边射了过来。眼见那黑黝黝的枪口忽的冒烟,陆羽惊的天灵盖都快惊掉了。这孙子居然开枪了?居然对自己一个一米八八的大活人开枪了?“我操你大爷!”说时迟那时快,一声愤怒的咆哮,下意识的就往身旁的大树窜了去。多年练就的功夫底子和体能在这一瞬间爆发到了极致,陆羽就像一道流星一

  • 我的极品大小姐11章(第6章陈二虎的麻烦)

    原标题:我的极品大小姐11章(第6章陈二虎的麻烦)小说名:我的极品大小姐第6章陈二虎的麻烦我连忙小声对陈二虎说:“只要你不说这件事,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再也不反抗了。”陈二虎听我这么说,眼睛一亮。他也知道他把这件事给捅出去,对他爸爸也没有好处,毕竟事情越闹越大就是陈建的责任了。很明显陈二虎也不想他爸陈建出事,所以点点头问我:“真的?”我看到陈二虎终于松口了,于是也连忙点头,只要陈二虎不说出吴妈的事情,我以后受点他的委屈其实也没有什么。但是陈二虎居然对我说:“那你就再把小蓝给我叫出来。”说完就

  • 独行者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独行者最新章节目录书名:独行者目录预览: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八章多少年月以来,我们无一不恐惧青春的失去,却又急切地等待着生命的果实成熟。但在一切有用主义所倡导的“青春万岁”“青春市场繁荣”“知识文化嫁给了市场经济”的声音成为主流,而信守自然、文化晚年和精神创造的心灵主义被排斥之后,悬挂在生活的“树枝”上的东西,却已不是果实。即使勉强称为果实,也没有内核。那些炫耀的东西,或者说摆放在一种自以为是成就、功劳、政绩和市场效应等表层上的诸多玩意儿,当然有生活的绝大部分人崇尚,追慕和索取。真正的果

  • 前妻有瘾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前妻有瘾小说免费试读书名:前妻有瘾目录预览:第一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第二章打够了,就从我身上滚开第三章用不着你假好心第一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床上,苏茜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她不知道今夜顾瑾年到底在发什么疯,没有前戏横冲直撞,直捣得一次比一次狠,每一下都像是要生生撕裂了她。痛苦与欢愉,交织着缠上了苏茜的身体,让她有片刻的迷失。就像,死而复生。高潮之后,没有多余的温存,顾瑾年像往常一样快速起身,走进了浴室。关门之前,顾瑾年赤裸着身体,睨向苏茜的眼眸无一丝温度,不容拒绝地勒令道,“吃紧急避孕

  • 小说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第010章可是你天天精神出轨“管得着么?”方鸿远翻了个白眼,错开苏问心的身体淡定的往书房走。苏问心撇撇嘴,低着头进了卧室。她浅浅的叹息一声,默默的拿过钱包打开。她望着空空如也的钱包,突然的心里一乱,焦急的翻了翻枕头。没有了,她的照片没有了!她冲了到了正在浣洗室,焦急的问正在洗床单的程姨,“程姨,你动过我的钱包吗?”程姨被苏问心的话吓了一跳,她急忙否认,“没有啊,太太,我怎么敢乱动你的钱包呢?”“……”苏问心

  • 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萌宝出击:沈少追妻路漫漫目录预览:第8章孩子是试管婴儿第9章孩子是她一个人的第10章心有沟壑第8章孩子是试管婴儿“呵。”街上的光亮渐渐融入夜幕,沈宴不紧不慢地开着车,“你住哪。”“城西的希尔顿。”叶蓁晚回答道。沈宴眯了眯眼,说话的语气却没有一丝波澜,“你,和你儿子,住酒店?”“是,刚回国,我还没去找房子。”叶蓁晚随意地接过话。“叶小姐,一个单身母亲,带孩子不容易吧。”沈宴的语调中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叶蓁晚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又在试探她,她防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