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新闻网,用新的角度分析社会现象,不同的角度感受不一样的新闻内容。
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完整版【老千的销魂人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9/01/11 00:58:23 来源:网络
完整版【老千的销魂人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小说:老千的销魂人生

第五章 你不能和我一样卑微

”不知道。188新闻网

黑衣人举起自己的残手:"因为我真的怕你和我一样,被人砍成残疾。”

林海涛苦笑:“丁叔,你说我现在还顾得了这么多吗?”

黑衣人点点头,语重心长:“这就是我下决心教你的原因,你还小,不能和我活的一样卑微。”

林海涛内心一暖:“丁叔,谢谢你。”

黑衣人端坐在床边庄重道:“如我门者,必须先拜师,我没有弟子,你是第一人。”

林海涛正式跪倒,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师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黑衣人幸福的笑笑:“小子,没想到我会成为你的师父,说明我们有缘。我叫丁振海,师出鬼手门,上有三位师哥,我以后会慢慢的把这些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会把我说会的千术全部都交给你,希望你好自为之。网站1885888.com

林海涛再次叩首:“是,师父,我一定努力。”

丁振海含笑道:“师父是名义上的,你还是叫丁叔吧,显得亲近。”

“是。”

丁振海慢条斯理道:“从现在开始,我就一步步的教你,至于学成什么样,就看你的悟性了。”

丁振海说完,就逐一给林海涛演示各种赌局的操作技巧,不到一天的工夫,林海涛就有些粗通门路了。

林海涛在丁振海的家里整整学了三天,在丁振海的精心培养下,千术已经突飞猛进了。

第四天的时候,林海涛实在是坐不住了,他担忧的对丁振海道:“丁叔,我得回家看看了,今天是董胖子收房的日子,我担心家里出什么事。说明1885888.com

”好的,回去看看吧,临走了,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

”狗子,你悟性很高,学的也快,但你现在还不熟练,暂时不能用这些活计。”

林海涛服从的点点头。

“再有,狗子你记住了,赌场无父子,赌桌上更没有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

黑衣人举起了自己的残手,坦诚相告:“你不是问我和董胖子有什么过节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曾经和董胖子是很好的搭档,他帮我找局,我们一起赢钱。原文http://www.1885888.com/可是董胖子有一次为了钱却出卖了我,不但把我赔得倾家荡产,还让人砍了我的手。”

林海涛脸色严峻,恨恨道:妈的,这个死胖子,我早晚让生不如死“

黑衣人满意的嘱托道:“你一定要记住,必须让他比我还惨,必须让他生不如死。”

林海涛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丁叔,董胖子的千术怎么样?”

黑衣人蔑视的笑哼了一声:“他?他能会什么手法,也就会带几个人骗骗人还行。。”

”好的,丁叔那我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

林海涛告别了丁叔,一路小跑的往村里跑去。

……………………

刚跑到村口,就迎面遇到了隔壁家的李婶,她焦急道:“狗子啊,你可回来了,你快回家看看吧,你家的狗被毒死了。版权1885888.com

林海涛顿觉眼前一黑,急切问:“我妈怎么样了?”

“你妈差点自杀,让你爸爸给送你老姨家里去了。”

林海涛来不及听李婶的说完,撒开大步的往家里跑去。

林海涛走到家门前,推开院门一看,院子里面冷冷清清的,那只平时和他最好的大黄狗,也没有了汪汪的叫声。

林海涛疾步走到父母的门前,往里面张望,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点点生机。

他不由怒从中来:“我操,董胖子,我要杀了你。”

林海涛杀心大盛,跑进厨房拿出一把杀猪刀,急匆匆的跑出院子。

“狗子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林海涛刚跑出院子,又遇到了隔壁的李婶。网站1885888.com

李婶看到林海涛拿了一把杀猪刀冲了出来,不禁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

林海涛驻足,红着眼交代道:“婶,你和我妈说一声,就说我对不起她,我给她报仇去。”

李婶上前一步紧紧的拉住林海涛的手腕,焦急万分道:”傻孩子,你千万不能这么做,你好好想想,你要是死了,你让你妈妈可怎么活啊。“

林海涛如当头棒喝,呆立当场:”婶……我……“

”快,听婶的,刀放下。“说着,李婶把刀抢到了自己的手里。

林海涛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各种滋味同时涌上了心疼,不由身体一软,坐到地上放声痛哭起来。

“孩子,别哭了,回家把门锁好,去你姨家看看你妈妈吧,你妈妈现在一定很惦记你。”

林海涛神情恍惚的被李婶哄回了家,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父母房间的窗户,猛然间心里一亮。

对啊,我现在有手艺了,我何不把房子赢回来啊,反正董胖子不会千术,我赢他还是没有问题。

想到这些,林海涛的身体顿时轻快了起来,他迅速拔掉了窗户上的销子,跳入了房间,在柜子里拿出金手镯和箱底下最后的几枚硬币,兴高采烈的往镇里赶去。

一路上林海涛心里说不出的畅快,董胖子,我要赢你,我要赢得你倾家荡产,我要踩着你的头,尿你一脸,让你喝下去。

小镇宾馆的房间内,依旧热闹非凡,今天的赌徒看着比往常还多,林海涛进去的时候,房间里正分成两伙玩着斗鸡。

董建军看到林海涛走了进来,没好脸的问:”你来还钱了?“

林海涛递上一支烟,赔笑道:”董哥,你缓我一缓。“

董建军嫌弃的把林海涛的手推开:”什么破烟,你少和我废话,要不是今天看你妈自杀,我当场就收了你家房子。“

林海涛低声下气的干笑了两声,把兜里的金镯子拿出来问道:“你看看这个多少钱?”

董建军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这破玩意可赎不回去你家房产证。”

“不赎,这个也是押。”林海涛谄媚道。

董建军接过去,用手颠了颠:“300元。”

”行,拿钱。“

林海涛拿到了钱,凑到一个斗鸡局前,大声的问道:”玩多大的呢?“

”5元。“

”大点敢玩不?“

对方一点面子都没给:”滚蛋,还他么的装逼呢。“

林海涛看了看对方的体格,敢怒而不敢言。

林海涛又凑到另外一个局低声问:”哎,玩多大的呢?“

”10块。“

”行,带我一个。“林海涛加入了战局。

林海涛开始的时候,还算中规中矩。

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运气好,他今天绝对不作弊,毕竟他对自己的手法还没有那么有底。

可是运气依旧不好,不大的功夫,就输了100多,林海涛有些着急,不能再输了,再输就没机会了。

他壮着胆子暗暗的用了几次偷换牌的手法,发现并没有其他人的注意,这才放心大胆的开始出千。

有一把轮到林海涛洗牌,林海涛通过手法,将牌编辑了一个排序,他发牌的时候,就把一手大牌发到了自己的手里。

其中一个人的牌面看来也不小,他一手一手的跟着,但偶尔也会假作犹豫的看看牌,好像一副随时想弃牌的样子。

林海涛当然知道他是什么牌,不由暗笑,小子别装了,这把我吃定了你。

果不其然,对方一直跟到林海涛最后看牌,才沮丧的把所有的钱都推给了林海涛。

就这样,不长的时间里,林海涛的桌面上就有了2000多元。

这引起了董建军的多疑。

第五章 你不能和我一样卑微

”不知道。“

黑衣人举起自己的残手:"因为我真的怕你和我一样,被人砍成残疾。”

林海涛苦笑:“丁叔,你说我现在还顾得了这么多吗?”

黑衣人点点头,语重心长:“这就是我下决心教你的原因,你还小,不能和我活的一样卑微。”

林海涛内心一暖:“丁叔,谢谢你。”

黑衣人端坐在床边庄重道:“如我门者,必须先拜师,我没有弟子,你是第一人。”

林海涛正式跪倒,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师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黑衣人幸福的笑笑:“小子,没想到我会成为你的师父,说明我们有缘。我叫丁振海,师出鬼手门,上有三位师哥,我以后会慢慢的把这些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会把我说会的千术全部都交给你,希望你好自为之。”

林海涛再次叩首:“是,师父,我一定努力。”

丁振海含笑道:“师父是名义上的,你还是叫丁叔吧,显得亲近。”

“是。”

丁振海慢条斯理道:“从现在开始,我就一步步的教你,至于学成什么样,就看你的悟性了。”

丁振海说完,就逐一给林海涛演示各种赌局的操作技巧,不到一天的工夫,林海涛就有些粗通门路了。

林海涛在丁振海的家里整整学了三天,在丁振海的精心培养下,千术已经突飞猛进了。

第四天的时候,林海涛实在是坐不住了,他担忧的对丁振海道:“丁叔,我得回家看看了,今天是董胖子收房的日子,我担心家里出什么事。”

”好的,回去看看吧,临走了,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

”狗子,你悟性很高,学的也快,但你现在还不熟练,暂时不能用这些活计。”

林海涛服从的点点头。

“再有,狗子你记住了,赌场无父子,赌桌上更没有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

黑衣人举起了自己的残手,坦诚相告:“你不是问我和董胖子有什么过节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曾经和董胖子是很好的搭档,他帮我找局,我们一起赢钱。可是董胖子有一次为了钱却出卖了我,不但把我赔得倾家荡产,还让人砍了我的手。”

林海涛脸色严峻,恨恨道:妈的,这个死胖子,我早晚让生不如死“

黑衣人满意的嘱托道:“你一定要记住,必须让他比我还惨,必须让他生不如死。”

林海涛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了,丁叔,董胖子的千术怎么样?”

黑衣人蔑视的笑哼了一声:“他?他能会什么手法,也就会带几个人骗骗人还行。。”

”好的,丁叔那我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

林海涛告别了丁叔,一路小跑的往村里跑去。

……………………

刚跑到村口,就迎面遇到了隔壁家的李婶,她焦急道:“狗子啊,你可回来了,你快回家看看吧,你家的狗被毒死了。”

林海涛顿觉眼前一黑,急切问:“我妈怎么样了?”

“你妈差点自杀,让你爸爸给送你老姨家里去了。”

林海涛来不及听李婶的说完,撒开大步的往家里跑去。

林海涛走到家门前,推开院门一看,院子里面冷冷清清的,那只平时和他最好的大黄狗,也没有了汪汪的叫声。

林海涛疾步走到父母的门前,往里面张望,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点点生机。

他不由怒从中来:“我操,董胖子,我要杀了你。”

林海涛杀心大盛,跑进厨房拿出一把杀猪刀,急匆匆的跑出院子。

“狗子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林海涛刚跑出院子,又遇到了隔壁的李婶。

李婶看到林海涛拿了一把杀猪刀冲了出来,不禁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

林海涛驻足,红着眼交代道:“婶,你和我妈说一声,就说我对不起她,我给她报仇去。”

李婶上前一步紧紧的拉住林海涛的手腕,焦急万分道:”傻孩子,你千万不能这么做,你好好想想,你要是死了,你让你妈妈可怎么活啊。“

林海涛如当头棒喝,呆立当场:”婶……我……“

”快,听婶的,刀放下。“说着,李婶把刀抢到了自己的手里。

林海涛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各种滋味同时涌上了心疼,不由身体一软,坐到地上放声痛哭起来。

“孩子,别哭了,回家把门锁好,去你姨家看看你妈妈吧,你妈妈现在一定很惦记你。”

林海涛神情恍惚的被李婶哄回了家,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父母房间的窗户,猛然间心里一亮。

对啊,我现在有手艺了,我何不把房子赢回来啊,反正董胖子不会千术,我赢他还是没有问题。

想到这些,林海涛的身体顿时轻快了起来,他迅速拔掉了窗户上的销子,跳入了房间,在柜子里拿出金手镯和箱底下最后的几枚硬币,兴高采烈的往镇里赶去。

一路上林海涛心里说不出的畅快,董胖子,我要赢你,我要赢得你倾家荡产,我要踩着你的头,尿你一脸,让你喝下去。

小镇宾馆的房间内,依旧热闹非凡,今天的赌徒看着比往常还多,林海涛进去的时候,房间里正分成两伙玩着斗鸡。

董建军看到林海涛走了进来,没好脸的问:”你来还钱了?“

林海涛递上一支烟,赔笑道:”董哥,你缓我一缓。“

董建军嫌弃的把林海涛的手推开:”什么破烟,你少和我废话,要不是今天看你妈自杀,我当场就收了你家房子。“

林海涛低声下气的干笑了两声,把兜里的金镯子拿出来问道:“你看看这个多少钱?”

董建军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这破玩意可赎不回去你家房产证。”

“不赎,这个也是押。”林海涛谄媚道。

董建军接过去,用手颠了颠:“300元。”

”行,拿钱。“

林海涛拿到了钱,凑到一个斗鸡局前,大声的问道:”玩多大的呢?“

”5元。“

”大点敢玩不?“

对方一点面子都没给:”滚蛋,还他么的装逼呢。“

林海涛看了看对方的体格,敢怒而不敢言。

林海涛又凑到另外一个局低声问:”哎,玩多大的呢?“

”10块。“

”行,带我一个。“林海涛加入了战局。

林海涛开始的时候,还算中规中矩。

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运气好,他今天绝对不作弊,毕竟他对自己的手法还没有那么有底。

可是运气依旧不好,不大的功夫,就输了100多,林海涛有些着急,不能再输了,再输就没机会了。

他壮着胆子暗暗的用了几次偷换牌的手法,发现并没有其他人的注意,这才放心大胆的开始出千。

有一把轮到林海涛洗牌,林海涛通过手法,将牌编辑了一个排序,他发牌的时候,就把一手大牌发到了自己的手里。

其中一个人的牌面看来也不小,他一手一手的跟着,但偶尔也会假作犹豫的看看牌,好像一副随时想弃牌的样子。

林海涛当然知道他是什么牌,不由暗笑,小子别装了,这把我吃定了你。

果不其然,对方一直跟到林海涛最后看牌,才沮丧的把所有的钱都推给了林海涛。

就这样,不长的时间里,林海涛的桌面上就有了2000多元。

这引起了董建军的多疑。

第六章 夺命大逃亡

他走到了林海涛的身边,虚情假意道:”狗子没少赢啊,赶紧把房产证赎回去吧。“

林海涛并不领情,得意洋洋道:“不急,我再赢点的,放心,不会欠你的。”

此时的林海涛正顺风顺水,这么多的傻子让他一个人玩弄于掌股之中,他怎么可能停下来呢?

董建军点燃了一支烟,假装看热闹的留意着林海涛的手,董建军虽然不会用手法出千,但他在这条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点手段他还是懂的。

接下来有一把牌,好几家都拿到了大牌,几个人各不相让,几手的下来,桌面上差不多有了几百块的样子。

林海涛牌不大,但也装模作样也跟了一手,在他把钱扔到了钱堆里的同时,用手指一勾,把一张牌带了回来。

这个动作正好让已经盯了很久的董建军看到了,董建军虽然不确定林海涛偷牌,但他也是个久经沙场的老手,凭感觉觉得林海涛的这个动作不对劲。

董建军当机立断,啪的一下按住了林海涛的手,沉声道:“狗子,我要看你手里有几张牌。”

林海涛大惊,瞬间就感觉后背冷风习习,他强笑道:“董哥,你这是干什么啊?”

董建军见林海涛表情僵硬,就更加坚信他的判断。

因此,他也不和林海涛废话,顺势把林海涛的拇指使劲往上一掰,林海涛哎呦一声,手掌已经离开了桌面。

众人惊呼:“我靠,他四张牌。”

林海涛见事已败露,转身要跑,董建军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林海涛的胳膊,将林海涛拽了回来。

董建军当场翻脸,一脸狰狞:“妈的,敢在我的场子里出千。”

林海涛大惊失色,双手作揖不住的哀求:“哥,我错了,放过我这一次吧。”

“来人。”董建军喊过来两个马仔,厉声道,“老规矩,把他的手给我按到桌面上。”

那两个手下马上把林海涛左右一夹,不由分说的将林海涛的右手压到了桌面上。

董建军满脸怒气从柜子里拿出一把羊角锤,问周围看热闹的人:“兄弟们,你们说该怎么处置他?”

众人七嘴八舌。

“敲断他的手指头。”

“算了,算了,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让他赔点钱就行了。”

董建军一阵冷笑:“看来你们还是输的少啊,心很善嘛。”

说完,转眼盯着林海涛:“说,你和丁振海是什么关系?”

林海涛矢口否认:“我们没关系啊。”

董建军恶狠狠道:“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的手法,就冲丁振海,我决不能饶你。”

说着,他把羊角锤压到林海涛的大拇指上,不轻不重的揉了两下,吓得林海涛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林海涛感到一阵阵的寒意从手指传遍了五脏六腑,浑身不禁抖如筛糠。

“董哥……董哥……你饶了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董建军眼角的肌肉抖了几下,咬着牙阴毒的问:“我再问一次,你和丁振海是什么关系?“

林海涛死不承认:“董哥,我们真的没有关系啊。”

“你骗鬼呢?”话语间,目光一冷,挥起羊角锤就往林海涛的手上砸来。

林海涛惊恐万分,用力往后一靠,奋力挣脱了左右二人的束缚。

董建军一看林海涛又要跑,赶忙探身一拽,林海涛侧身一躲,下意识的抬腿一脚,想把董建军蹬开,没想到这一脚正蹬到董建军的肚子上。

董建军根本没有防备,就觉小腹一痛,不由噔噔噔退后几步。

哪曾想小腿恰巧绊在椅子上,他一个站立不稳,仰面朝天的摔在了地上,当即白眼一翻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所有人都被这个意外情况惊立在当场,有人探了一下董建军的鼻息,一脸惊慌的看着大家:”完了,他死了。“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片刻之后,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杀人了,快跑吧。“

房间里刹那间混乱至极,众人争前恐后的做鸟兽散,林海涛大脑空洞洞,也随着人流跑出了宾馆。

”我杀人了,完了,我去哪啊?“林海涛慌不择路的乱跑着,一抬头,正看到了镇里的火车站。

”对,先出去躲躲。“林海涛翻遍全身也没翻出几毛钱来,只好买了一张站台票,混上了一列不知道开往什么地方的火车。

……………………

奉阳市,一个不是很大的城市,有着一个历史悠久的火车站,在火车站的左边,有一条街道就是奉阳市的商业街。

此时,刚刚下了火车的林海涛,正六神无主的踟蹰在街头,东张西望的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米饭面条饺子,馅饼馄饨锅烙,路过的进来看看。“街道上充满了吆喝声。

林海涛饥渴难忍的走到一家小吃部前,摸了摸兜兜里的钱,惴惴不安的走了进去。

”小伙子吃点什么啊?“饭店老板热情的问。

林海涛呆头呆脑的问:”老板,面条多少钱啊?“

”1块钱一碗。“

林海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抽动了几下鼻子,转身要走。

”哎,别走啊,不好吃不要钱。“饭店老板在林海涛身后喊。

”不要钱?“林海涛为之一振,转身道:”那……那好,给我来一碗,不,来两碗。“

”好咧。“饭店老板一闪身走进了后厨。

不一会,饭店老板端着两碗面条走了出来:”兄弟,要不要来点小菜啊?“

”不要了。“林海涛狼吞虎咽的吃着,三口两口就吃光了一碗面,缓了口气又喝了几口汤,这才有滋有味的吃完了第二碗。

林海涛打了几个饱嗝,站起身来冲饭店老板讪笑道:”请问老板,你这里雇人吗?“

饭店老板一愣,疑惑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海涛忏愧的说着谎:”我钱包刚刚让人偷了,没有钱,我可以给你当服务员吗?“

饭店老板上下打量了一眼林海涛苦笑道:”你这个人也真有意思,你看我这个小吃部都没有什么顾客,要服务员干什么。“

”我可以不要工资,给饭吃就行。“林海涛恳求道。

饭店老板倒是很通情达理:”小伙子,两碗面条的事,钱我就不要了,你走吧。“

林海涛心里一暖,感激道:”那就谢谢老板了,要不我免费帮你干几天吧,我真的不要钱。“

饭店老板笑笑:“真的不用了,你还是走吧。”

正在这时,邻桌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抬起头来问林海涛:“你真的不要工资,管吃就行?”

林海涛赶紧称是:”是啊是啊。“

“行,那你一会跟我走吧。”

林海涛连忙鞠躬:“谢谢谢谢。”

年轻人向饭店老板招呼道:”张叔,算账,再加上他的两碗面条钱。“

饭店老板麻利的收着钱,看着林海涛笑道:”小伙子,你是遇到好人了,这样也好,我也没亏。“

年轻人算完账,把林海涛带到隔壁不远处的一个台球社,指着台球案台道:”你晚上就睡这里吧,只是我生意不太好,工资是没有,吃饭没问题,我吃啥你吃啥,怎么样?“

林海涛没想到还有了住的地方,忙不迭的点头道:”谢谢老板,老板怎么称呼?“

”我叫杜德泉,你叫我杜哥吧,你叫什么?“

”我叫林海涛。“

”好的,你现在就开始上班了,我去对面玩一会,有事就去喊我。“杜德泉指着马路对面的一个酒店吩咐道。

”好的,好的。“

从此以后,林海涛就在这里住了下来,生活有了着落,他的心里也就踏实了很多。

虽然说这个台球社生意不好,但吃的住的还合心,杜德泉偶尔会在对面酒店拎回一些不错的剩菜,给林海涛改善一下生活。

林海涛在农村生活了很多年,见识并不多,他从不嫌弃这些剩菜,现在对他来说,能过上吃饱喝足的日子,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妈妈,也不知道妈妈过的怎么样了,还有地方住吗?

每当想起这个他都会心如刀绞,痛恨自己烂赌成性,让家人流离失所。

有时候他也会想起董建军,如果他死了,妈妈就可以回家住了。

但董建军要是真的死了,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自己真的要一辈子要浪迹天涯吗?

他现在很想知道的是,董建军到底死了吗?

第六章 夺命大逃亡

他走到了林海涛的身边,虚情假意道:”狗子没少赢啊,赶紧把房产证赎回去吧。“

林海涛并不领情,得意洋洋道:“不急,我再赢点的,放心,不会欠你的。”

此时的林海涛正顺风顺水,这么多的傻子让他一个人玩弄于掌股之中,他怎么可能停下来呢?

董建军点燃了一支烟,假装看热闹的留意着林海涛的手,董建军虽然不会用手法出千,但他在这条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点手段他还是懂的。

接下来有一把牌,好几家都拿到了大牌,几个人各不相让,几手的下来,桌面上差不多有了几百块的样子。

林海涛牌不大,但也装模作样也跟了一手,在他把钱扔到了钱堆里的同时,用手指一勾,把一张牌带了回来。

这个动作正好让已经盯了很久的董建军看到了,董建军虽然不确定林海涛偷牌,但他也是个久经沙场的老手,凭感觉觉得林海涛的这个动作不对劲。

董建军当机立断,啪的一下按住了林海涛的手,沉声道:“狗子,我要看你手里有几张牌。”

林海涛大惊,瞬间就感觉后背冷风习习,他强笑道:“董哥,你这是干什么啊?”

董建军见林海涛表情僵硬,就更加坚信他的判断。

因此,他也不和林海涛废话,顺势把林海涛的拇指使劲往上一掰,林海涛哎呦一声,手掌已经离开了桌面。

众人惊呼:“我靠,他四张牌。”

林海涛见事已败露,转身要跑,董建军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林海涛的胳膊,将林海涛拽了回来。

董建军当场翻脸,一脸狰狞:“妈的,敢在我的场子里出千。”

林海涛大惊失色,双手作揖不住的哀求:“哥,我错了,放过我这一次吧。”

“来人。”董建军喊过来两个马仔,厉声道,“老规矩,把他的手给我按到桌面上。”

那两个手下马上把林海涛左右一夹,不由分说的将林海涛的右手压到了桌面上。

董建军满脸怒气从柜子里拿出一把羊角锤,问周围看热闹的人:“兄弟们,你们说该怎么处置他?”

众人七嘴八舌。

“敲断他的手指头。”

“算了,算了,他还是一个孩子啊。”

“让他赔点钱就行了。”

董建军一阵冷笑:“看来你们还是输的少啊,心很善嘛。”

说完,转眼盯着林海涛:“说,你和丁振海是什么关系?”

林海涛矢口否认:“我们没关系啊。”

董建军恶狠狠道:“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的手法,就冲丁振海,我决不能饶你。”

说着,他把羊角锤压到林海涛的大拇指上,不轻不重的揉了两下,吓得林海涛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林海涛感到一阵阵的寒意从手指传遍了五脏六腑,浑身不禁抖如筛糠。

“董哥……董哥……你饶了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董建军眼角的肌肉抖了几下,咬着牙阴毒的问:“我再问一次,你和丁振海是什么关系?“

林海涛死不承认:“董哥,我们真的没有关系啊。”

“你骗鬼呢?”话语间,目光一冷,挥起羊角锤就往林海涛的手上砸来。

林海涛惊恐万分,用力往后一靠,奋力挣脱了左右二人的束缚。

董建军一看林海涛又要跑,赶忙探身一拽,林海涛侧身一躲,下意识的抬腿一脚,想把董建军蹬开,没想到这一脚正蹬到董建军的肚子上。

董建军根本没有防备,就觉小腹一痛,不由噔噔噔退后几步。

哪曾想小腿恰巧绊在椅子上,他一个站立不稳,仰面朝天的摔在了地上,当即白眼一翻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所有人都被这个意外情况惊立在当场,有人探了一下董建军的鼻息,一脸惊慌的看着大家:”完了,他死了。“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片刻之后,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杀人了,快跑吧。“

房间里刹那间混乱至极,众人争前恐后的做鸟兽散,林海涛大脑空洞洞,也随着人流跑出了宾馆。

”我杀人了,完了,我去哪啊?“林海涛慌不择路的乱跑着,一抬头,正看到了镇里的火车站。

”对,先出去躲躲。“林海涛翻遍全身也没翻出几毛钱来,只好买了一张站台票,混上了一列不知道开往什么地方的火车。

……………………

奉阳市,一个不是很大的城市,有着一个历史悠久的火车站,在火车站的左边,有一条街道就是奉阳市的商业街。

此时,刚刚下了火车的林海涛,正六神无主的踟蹰在街头,东张西望的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米饭面条饺子,馅饼馄饨锅烙,路过的进来看看。“街道上充满了吆喝声。

林海涛饥渴难忍的走到一家小吃部前,摸了摸兜兜里的钱,惴惴不安的走了进去。

”小伙子吃点什么啊?“饭店老板热情的问。

林海涛呆头呆脑的问:”老板,面条多少钱啊?“

”1块钱一碗。“

林海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抽动了几下鼻子,转身要走。

”哎,别走啊,不好吃不要钱。“饭店老板在林海涛身后喊。

”不要钱?“林海涛为之一振,转身道:”那……那好,给我来一碗,不,来两碗。“

”好咧。“饭店老板一闪身走进了后厨。

不一会,饭店老板端着两碗面条走了出来:”兄弟,要不要来点小菜啊?“

”不要了。“林海涛狼吞虎咽的吃着,三口两口就吃光了一碗面,缓了口气又喝了几口汤,这才有滋有味的吃完了第二碗。

林海涛打了几个饱嗝,站起身来冲饭店老板讪笑道:”请问老板,你这里雇人吗?“

饭店老板一愣,疑惑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林海涛忏愧的说着谎:”我钱包刚刚让人偷了,没有钱,我可以给你当服务员吗?“

饭店老板上下打量了一眼林海涛苦笑道:”你这个人也真有意思,你看我这个小吃部都没有什么顾客,要服务员干什么。“

”我可以不要工资,给饭吃就行。“林海涛恳求道。

饭店老板倒是很通情达理:”小伙子,两碗面条的事,钱我就不要了,你走吧。“

林海涛心里一暖,感激道:”那就谢谢老板了,要不我免费帮你干几天吧,我真的不要钱。“

饭店老板笑笑:“真的不用了,你还是走吧。”

正在这时,邻桌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抬起头来问林海涛:“你真的不要工资,管吃就行?”

林海涛赶紧称是:”是啊是啊。“

“行,那你一会跟我走吧。”

林海涛连忙鞠躬:“谢谢谢谢。”

年轻人向饭店老板招呼道:”张叔,算账,再加上他的两碗面条钱。“

饭店老板麻利的收着钱,看着林海涛笑道:”小伙子,你是遇到好人了,这样也好,我也没亏。“

年轻人算完账,把林海涛带到隔壁不远处的一个台球社,指着台球案台道:”你晚上就睡这里吧,只是我生意不太好,工资是没有,吃饭没问题,我吃啥你吃啥,怎么样?“

林海涛没想到还有了住的地方,忙不迭的点头道:”谢谢老板,老板怎么称呼?“

”我叫杜德泉,你叫我杜哥吧,你叫什么?“

”我叫林海涛。“

”好的,你现在就开始上班了,我去对面玩一会,有事就去喊我。“杜德泉指着马路对面的一个酒店吩咐道。

”好的,好的。“

从此以后,林海涛就在这里住了下来,生活有了着落,他的心里也就踏实了很多。

虽然说这个台球社生意不好,但吃的住的还合心,杜德泉偶尔会在对面酒店拎回一些不错的剩菜,给林海涛改善一下生活。

林海涛在农村生活了很多年,见识并不多,他从不嫌弃这些剩菜,现在对他来说,能过上吃饱喝足的日子,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妈妈,也不知道妈妈过的怎么样了,还有地方住吗?

每当想起这个他都会心如刀绞,痛恨自己烂赌成性,让家人流离失所。

有时候他也会想起董建军,如果他死了,妈妈就可以回家住了。

但董建军要是真的死了,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自己真的要一辈子要浪迹天涯吗?

他现在很想知道的是,董建军到底死了吗?

第七章 那一张美丽的俏脸

就在这自责而矛盾的心态中,林海涛每天煎熬的度日,每每他犯了赌瘾的时候,就会拿出扑克在手里摆弄着,好似只有这样,才能平复他骚动的心情。

有一天,杜德泉拎着一个包裹从外面走进来,把包裹扔到林海涛面前:”把衣服换换吧,你自己闻闻,你都快馊了。“

林海涛嘿嘿的傻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哪来的衣服?”

“我穿剩下的,别嫌弃啊。”

林海涛翻着这些半新不旧的衣服,心里十分欢喜,这衣服可比他在老家时候的衣服强多了。

“多好看啊,我喜欢,谢谢哥。”

杜德泉满意的笑笑,又扔给林海涛五块钱:“再去洗个澡剪剪头,你来我这里有一个多月了吧,还弄的和叫花子似的。”

林海涛满心欢喜:”好好,我这就去。“

“快去快回啊,我还要去玩呢。”

“好的。”林海涛匆匆的走了出去。

等林海涛洗澡回来的时候,杜德泉已不在店内,只有隔壁小吃部的张叔一个人在案台上叮咣叮咣的怼着台球。

林海涛把手巾放好,问了句:”张叔,杜哥呢?“

”去对面玩了。“

”他总去玩啥啊?“

”能是啥,赌博呗,小杜这个人实在是太好赌了。“

……………………

自从林海涛知道了杜德泉赌博的事情,他就开始留意杜德泉的手法了。

有时候他故意把扑克扔给杜德泉,假装请教他扑克的玩法,通过观看杜德泉发牌和洗牌的方式,林海涛知道杜德泉也就是一个平常的玩家。

不过,林海涛试探过几次杜德泉的口风,得知他们玩的并不大,输赢都在平常人能承受的范围,林海涛也没多说。

直到有一天,杜德泉唉声叹气的回来,林海涛才知道杜德泉今天一把就输了500多元,不由的为他担心起来。

以林海涛的经验,这绝不会是一个很正常的输赢,为了不让杜德泉落到和他一个下场,他打算亲自去看一看赌桌上的情况。

第二天他想好了一个理由,走进了那家让林海涛心驰神往已久的酒店。

酒店的内部很大,装修的金碧辉煌,宽敞明亮的大堂正中,竖立着一座高大威猛的铜质关公,显得那么大气庄重。

大堂的侧面有一个迎宾台,迎宾台里的迎宾员给林海涛微微施礼,笑脸相迎:“欢迎光临。”

林海涛停住脚步,局促不安的搓着手:“我……我不是吃饭的。”

迎宾员打量了一下林海涛的穿着打扮,笑意尽失,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我们这里不接待丐帮的,赶紧出去。”

林海涛陪着笑脸:“我……我是找人,不讨饭。”

“你找谁?” 迎宾员冷脸。

林海涛点头哈腰:“我找杜德泉杜哥,我是他家的服务员。”

迎宾员再次扫描了一番林海涛的装束,缓口道:“哦,那你进去吧,记住,别乱摸别乱碰。”

林海涛卑微道:“当然,当然。”

林海涛走进大厅,看到大厅的散桌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散桌的四周围绕着一圈包房,每一个包房都是大门紧闭。

林海涛四处望望,不知道该去那里找杜德泉。

就在这时,林海涛身边的包房突然被人推开,随着一声惨叫,冲出来一个女孩来。

她惊慌失措的回头看着包房方向,好像那里随时可以窜出一只猛兽的样子。

林海涛不明就里的被吓了一跳,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女孩一头就撞到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包房里追出一个光头男人,一把拽住女孩的长发骂道:”小婊子,你跑什么跑。“

女孩被拽的一个后仰,差点摔倒在地上,林海涛急忙用手一拉,才看到女孩梨花带雨的悲戚中有着一张十分俏丽的容颜。

林海涛鬼使神差的拉住女孩的胳膊,冲着光头男大声的质问道:”你怎么回事啊?“

光头男一脸凶相的看着林海涛,醉醺醺骂道:”滚你妈蛋,有你什么事。“

林海涛立时松软,是啊,有我什么事啊,他可不想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招惹什么是非。

可是碍于面子又不能过于灰溜溜,只好赔笑道:”大哥,是没我啥事,咱有话好好说吧。“

光头男一推林海涛的肩膀,根本不给他留一点面子:”滚蛋,你个乡巴佬,你算哪根葱。“

林海涛傻站在那里,一时间不晓得该应付眼前的场面。

这个时候,林海涛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王哥咋不高兴了,是不是媛媛惹你生气了?“

光头男眺眼望去,嚣张跋扈的骂道:”妈的,摸了几下就说疼,我还没干她呢。“

”哈哈,王哥别生气,是我没教育好,小孩子不懂事,你别介意啊。“

说话间,男人已经笑呵呵走到了女孩的眼前。

也没见他有什么预兆,忽然抬手就给女孩一个耳光,清脆响亮,震得林海涛内心一颤。

男人依旧笑脸相迎的转向光头男:”咋样,王哥这下解气了吧,小孩子缺少教育,还请多包涵啊。“

光头男微微一愣,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人家既然已经如此,自己也不好再做追究。

于是他挤出一丝笑意道:”怪不得道上都说范红斌懂事,今天看来名不虚传啊,红斌,我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我现在就结账走人。“

这个叫范红斌的男人打着哈哈:” 王哥没都吃好,还结什么帐啊,王哥的这顿我请了。“

光头男被范红斌给足了面子,不禁面色大悦,一抱拳:”既然红斌这么给面子,我就谢了,以后有事说话,兄弟先走了。“

“王哥慢走啊。”范红斌笑吟吟的目送着光头男出去,转脸笑颜一沉,闷声向林海涛问道:”你是谁?“

林海涛连忙讨好道:”我是对面台球社的,我来找我们老板杜德泉。“

”哦……“范红斌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海涛,用手一指道,”他在最里面的那个包房,去找吧。“

林海涛低眉顺眼道:”好,好。“

说完,不由自主的偷望了一眼那个漂亮的女孩,急匆匆的往里面的包房走去。

林海涛推开了包房门,立即被浓浓的烟雾呛得咳嗦了几声。

包房里或坐或站了10多个人,每个人都叼着烟卷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钱,也不知道是烟熏的,还是输红了眼,反正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彤彤的。

林海涛走了进去,并没着急和杜德泉说话,而是站在他身后看着热闹。

林海涛仔细的观察着桌面上的情况,只看了一会,就看出来这个赌局有人在出千。

第七章 那一张美丽的俏脸

就在这自责而矛盾的心态中,林海涛每天煎熬的度日,每每他犯了赌瘾的时候,就会拿出扑克在手里摆弄着,好似只有这样,才能平复他骚动的心情。

有一天,杜德泉拎着一个包裹从外面走进来,把包裹扔到林海涛面前:”把衣服换换吧,你自己闻闻,你都快馊了。“

林海涛嘿嘿的傻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哪来的衣服?”

“我穿剩下的,别嫌弃啊。”

林海涛翻着这些半新不旧的衣服,心里十分欢喜,这衣服可比他在老家时候的衣服强多了。

“多好看啊,我喜欢,谢谢哥。”

杜德泉满意的笑笑,又扔给林海涛五块钱:“再去洗个澡剪剪头,你来我这里有一个多月了吧,还弄的和叫花子似的。”

林海涛满心欢喜:”好好,我这就去。“

“快去快回啊,我还要去玩呢。”

“好的。”林海涛匆匆的走了出去。

等林海涛洗澡回来的时候,杜德泉已不在店内,只有隔壁小吃部的张叔一个人在案台上叮咣叮咣的怼着台球。

林海涛把手巾放好,问了句:”张叔,杜哥呢?“

”去对面玩了。“

”他总去玩啥啊?“

”能是啥,赌博呗,小杜这个人实在是太好赌了。“

……………………

自从林海涛知道了杜德泉赌博的事情,他就开始留意杜德泉的手法了。

有时候他故意把扑克扔给杜德泉,假装请教他扑克的玩法,通过观看杜德泉发牌和洗牌的方式,林海涛知道杜德泉也就是一个平常的玩家。

不过,林海涛试探过几次杜德泉的口风,得知他们玩的并不大,输赢都在平常人能承受的范围,林海涛也没多说。

直到有一天,杜德泉唉声叹气的回来,林海涛才知道杜德泉今天一把就输了500多元,不由的为他担心起来。

以林海涛的经验,这绝不会是一个很正常的输赢,为了不让杜德泉落到和他一个下场,他打算亲自去看一看赌桌上的情况。

第二天他想好了一个理由,走进了那家让林海涛心驰神往已久的酒店。

酒店的内部很大,装修的金碧辉煌,宽敞明亮的大堂正中,竖立着一座高大威猛的铜质关公,显得那么大气庄重。

大堂的侧面有一个迎宾台,迎宾台里的迎宾员给林海涛微微施礼,笑脸相迎:“欢迎光临。”

林海涛停住脚步,局促不安的搓着手:“我……我不是吃饭的。”

迎宾员打量了一下林海涛的穿着打扮,笑意尽失,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我们这里不接待丐帮的,赶紧出去。”

林海涛陪着笑脸:“我……我是找人,不讨饭。”

“你找谁?” 迎宾员冷脸。

林海涛点头哈腰:“我找杜德泉杜哥,我是他家的服务员。”

迎宾员再次扫描了一番林海涛的装束,缓口道:“哦,那你进去吧,记住,别乱摸别乱碰。”

林海涛卑微道:“当然,当然。”

林海涛走进大厅,看到大厅的散桌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散桌的四周围绕着一圈包房,每一个包房都是大门紧闭。

林海涛四处望望,不知道该去那里找杜德泉。

就在这时,林海涛身边的包房突然被人推开,随着一声惨叫,冲出来一个女孩来。

她惊慌失措的回头看着包房方向,好像那里随时可以窜出一只猛兽的样子。

林海涛不明就里的被吓了一跳,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女孩一头就撞到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包房里追出一个光头男人,一把拽住女孩的长发骂道:”小婊子,你跑什么跑。“

女孩被拽的一个后仰,差点摔倒在地上,林海涛急忙用手一拉,才看到女孩梨花带雨的悲戚中有着一张十分俏丽的容颜。

林海涛鬼使神差的拉住女孩的胳膊,冲着光头男大声的质问道:”你怎么回事啊?“

光头男一脸凶相的看着林海涛,醉醺醺骂道:”滚你妈蛋,有你什么事。“

林海涛立时松软,是啊,有我什么事啊,他可不想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招惹什么是非。

可是碍于面子又不能过于灰溜溜,只好赔笑道:”大哥,是没我啥事,咱有话好好说吧。“

光头男一推林海涛的肩膀,根本不给他留一点面子:”滚蛋,你个乡巴佬,你算哪根葱。“

林海涛傻站在那里,一时间不晓得该应付眼前的场面。

这个时候,林海涛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王哥咋不高兴了,是不是媛媛惹你生气了?“

光头男眺眼望去,嚣张跋扈的骂道:”妈的,摸了几下就说疼,我还没干她呢。“

”哈哈,王哥别生气,是我没教育好,小孩子不懂事,你别介意啊。“

说话间,男人已经笑呵呵走到了女孩的眼前。

也没见他有什么预兆,忽然抬手就给女孩一个耳光,清脆响亮,震得林海涛内心一颤。

男人依旧笑脸相迎的转向光头男:”咋样,王哥这下解气了吧,小孩子缺少教育,还请多包涵啊。“

光头男微微一愣,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人家既然已经如此,自己也不好再做追究。

于是他挤出一丝笑意道:”怪不得道上都说范红斌懂事,今天看来名不虚传啊,红斌,我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我现在就结账走人。“

这个叫范红斌的男人打着哈哈:” 王哥没都吃好,还结什么帐啊,王哥的这顿我请了。“

光头男被范红斌给足了面子,不禁面色大悦,一抱拳:”既然红斌这么给面子,我就谢了,以后有事说话,兄弟先走了。“

“王哥慢走啊。”范红斌笑吟吟的目送着光头男出去,转脸笑颜一沉,闷声向林海涛问道:”你是谁?“

林海涛连忙讨好道:”我是对面台球社的,我来找我们老板杜德泉。“

”哦……“范红斌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海涛,用手一指道,”他在最里面的那个包房,去找吧。“

林海涛低眉顺眼道:”好,好。“

说完,不由自主的偷望了一眼那个漂亮的女孩,急匆匆的往里面的包房走去。

林海涛推开了包房门,立即被浓浓的烟雾呛得咳嗦了几声。

包房里或坐或站了10多个人,每个人都叼着烟卷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钱,也不知道是烟熏的,还是输红了眼,反正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彤彤的。

林海涛走了进去,并没着急和杜德泉说话,而是站在他身后看着热闹。

林海涛仔细的观察着桌面上的情况,只看了一会,就看出来这个赌局有人在出千。

老千的销魂人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老千的销魂人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网 址:http://www.1885888.com/html/25976099.html
首 发:完整版【老千的销魂人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 盛世新婚:首席太难撩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盛世新婚:首席太难撩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盛世新婚:首席太难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同学聚会第二章重逢第三章曾经第一章同学聚会一辆橙红色的出租车停到静逸雅轩酒店的门前,顾茜茜从车里缓缓走下,身穿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裙,乌黑亮丽的长发恰到好处的披散在腰间,虽然不惊艳,也不奢华,但却简单大方,再搭配上一双典雅知性的水晶高跟鞋,整个人窈窕俏丽。她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但她的五官还算精致,双眸漆黑灵动,修眉端鼻,颊边微显梨涡,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也绝对是仪态万方。“哎哟,这不是顾茜茜吗,你可终于来了,

  • 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小说免费试读

    原标题: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小说免费试读书名: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目录预览:《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王妃饰天下:妖孽郡王别害羞》荣国将军府,后院柴房。嗯……好难受,头好疼……赵姿觉得口渴,想使劲睁开眼,可眼睛就像被粘上了胶带一般,怎么也睁不开,全身疼痛不已。就在赵姿刚挣扎着睁开眼睛时,“哗”一盆冷水从头顶倾泻下来,她猛地打了个寒颤,瞬间清醒,抬眼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着吊在了房梁上!“喂,你们谁啊?!”难道自己被绑

  • 盛宠甜妻:腹黑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盛宠甜妻:腹黑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字:盛宠甜妻:腹黑总裁深深爱目录预览:第8章陪她到天明第9章别墅女主人的风范第10章偶遇他和绯闻女友第8章陪她到天明电话接通后,还没等安若薇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男人生气的声音。“你在哪里?”“在西街的凯悦宾馆。”安若薇怔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的位置脱口而出了。“好,多少号?”冷祁然听到回答后,似乎放心了许多,语气也变得和缓起来。“啊?什么多少号?”“房间。”什么?竟然向她要房间号!他们还没结婚呢,更何况是契约结婚啊……难道他想趁机

  • 真爱不知钱为何物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真爱不知钱为何物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真爱不知钱为何物目录预览:第八章下次嫁人绝不做轿子!第九章中外驰名的丧门星第十章嘴太贱定要招祸第八章下次嫁人绝不做轿子!毛豆豆摇了摇头,心说这掌柜真是笨,于是转回他面前,抓起他的手,再指指他的鞋给王百川看:“他手上的铜锈还在,怕昨天去拿锁的是他,这鞋上不仅有泥,还有桐油,锁匠那里桐油多,怕是在哪儿沾上的,这泥渍不干,怕是半夜沾上的,他不给姑娘饭吃,打烊的又晚,就是故意让她在二楼晃荡,好诬陷于她。至于小二哥,那理直气壮又错漏百出的证词,大约是两人串通好

  • 她比烟花灿烂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她比烟花灿烂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她比烟花灿烂第8章是人不是鬼“是他吧?”陆正川一直在病床边守候着,他看见她有一通电话进来,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也猜出来了。“是厉启城!”叶映安将手机放下,捧着的那碗粥有些端不稳了。“映安!警署外边将你带走的男人就是他,也是他对你用强,将你在雨天扔在路边是吗!”陆正川的心疼都化成了怒气,脑海里还浮现起叶映安虚弱倒在雨地里的模样,他简直想要找厉启城算账。“他凭什么这样对你!”陆正川更是切齿道,“难道他不知道,你怀了他的孩子?”到了此时此刻,孩子的事情也瞒不住了,

  • 《绝色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8】

    原标题:《绝色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118】小说名字:绝色嫂子目录预览:第一章嫂子的避孕套第二章不堪的照片第三章挑逗第四章夏雪艳的秘密第一章嫂子的避孕套一大早,屋里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本来我也睡不着,一听见这个声音,我就知道,准是嫂子来我这儿了。因为我哥精神一直有问题,而且那时我还小,嫂子就临时充当起了照顾我的角色,这一照顾就是好几年。嫂子有我这儿的钥匙,她有空的时候也会过来帮我做做饭收拾一下屋子什么的,不过今天她来的这么早,还是头一回。或许是是我在床上翻身弄出来的动静被嫂子听

  • 重生之天价影后最新章节目录

    原标题:重生之天价影后最新章节目录小说名称:重生之天价影后目录预览:第8章第9章第10章第8章第二天按照约定时间,苏倾蓝在红人咖啡馆一个隐蔽的小角落坐下。这是她上辈子养成的习惯,在公众场合,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才能过的比较舒适。所以段洪瑞来的时候在咖啡馆里扫了一圈,才找到她。笑着走过去,还没落座,段洪瑞就知道自己的找到宝了。苏倾蓝只单单随意的依靠在椅子上这一个动作,就像是专业摄影师镜头下出来的美图。举手投足间带出来的风韵绝不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可以有的,和与她年龄相符的相貌搭配在一起,尖锐

  • 爱意沉沉恨如雪2章

    原标题:爱意沉沉恨如雪2章小说名字:爱意沉沉恨如雪第二章这么迫不及待吗睡梦中,苏云好像回到几个小时前,涂一晖搂着宁凝的香肩,嘴角含着讥笑,“从今天以后你才是我的合法妻子,她充其量最多是个小三而已。”心中一阵刺痛传来,身子下意识的颤抖,苏云惊醒,窗外天色渐渐转暗,宿舍里安安静静的,朦朦胧胧中几个小时前的场景似乎还在眼前。苏云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不去回想那虐心的一幕。苏云起身,想要好好洗个澡,尽管不想回想,可白天里涂一晖的疯狂还是历历在目。苏云站在喷头下面,让水肆无忌惮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暖暖的水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