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局剧本杀:一场未知输赢的冒险

2021年06月18日 09:34    来源:南方日报    周中雨

  离职,南下,加入广州一家剧本杀店,从一名资深剧本杀玩家到全职DM(Dungeon Master的缩写,在剧本杀里一般被称为主持人),25岁的沈阳小伙长生,在彻底完成了国企员工到剧本杀玩家的身份转换后,计划开出自己的剧本杀工作室。

  来自招商证券的报告显示,2021年剧本杀行业规模预计达170.2亿元,同比增长约45%。剧本杀井喷式增长的同时也迎来一波倒闭潮:一则“4月剧本杀门店倒闭数量翻倍”的微博话题登上热搜,阅读量过亿。某闲置平台数据显示,今年4月平台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上月增长110%。

  一面是疯狂生长的行业热情,一面是不停关门的行业现实,入局其中的长生,是抓住风口顺势大展宏图,还是盲目跟风被当作韭菜收割?

  逃离??

  国企工科男决定离职

  长生出生在辽宁沈阳,一口东北腔让人能迅速把他跟广州人区分开来。“我来广州才一个多月,结果就遇上了疫情和龙舟水。”长生说,他是一名全职DM,店里除了他还有一个全职DM,另外还有几名兼职DM。

  “我们一般中午12点才上班,最后一波客人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下班,最晚可以到凌晨。”长生跟记者约定见面的时间是在端午小长假的最后一天,他告诉记者,前一天接待了3波人,最后一个剧本玩完已经过了晚上十点,收拾打扫后回到家就十一点多了。

  “玩家基本上都是下班后或者节假日来玩,所以你们下班的时候,就是我开始忙的时候。”虽然这份工作日夜颠倒,但长生表示挺喜欢目前的工作状态。而在成为一名剧本杀DM之前,长生曾是北京一家国企的员工。

  “我学的是电气自动化相关专业,大学毕业后到北京一家国企工作,这是一份挺安稳的工作,但我待不住。”长生说,一方面觉得单位虽稳定但缺乏活力,感觉像温水煮青蛙,另一方面觉得仅凭单位的工资,很难在北京留下来。“同事多是北京人,他们不担心,但我就压力比较大。”从这家国企辞职后,长生接触过销售、新媒体方面的工作,最终他决定来到剧本杀行业。

  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极光大数据发布的《“超职季”招聘行业报告年轻人篇》,年轻求职者倾向于投递简历到新行业,低门槛岗位作为兼职也备受关注。其中,互联网、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以及住宿、餐饮业投递简历的比例较之以往有所提高。

  见习??

  从资深玩家到全职DM

  长生愿意跨越几千公里从东北来到华南,除了应朋友之邀,更因为自己曾经就是一位资深剧本杀玩家。“我之前也算是一个宅男,但属‘非主流宅男’,宅着不喜欢打游戏或者看动漫,喜欢玩线上桌游、剧本杀或者推理游戏。”长生告诉记者,从初中开始,他就在线上玩“杀人游戏”、狼人杀等。

  “但是线上玩体验不够好,因为桌游需要跟人沟通,线上交流不能面对面,也没人主持,效果会差很多。之前一直苦于线下没有好的平台可以把大家凑起来玩。”长生告诉记者,线下剧本杀的流行可以说让他这样的宅男找到了“快乐老家”,也因此走出网络世界,进入线下社交。“‘宅’其实不是说不喜欢社交,只是大众的社交并不是我们喜欢和擅长的,我们有自己的社交方式和圈子。”

  事实上,从剧本杀兴起的过程来看,它就是从小众走向大众的一种社交游戏。

  资料显示,剧本杀起源于欧美国家的一种叫做“谋杀之谜”(Murder Mistery Game)的游戏,这类游戏的灵感来自欧美的法庭陪审团制度。剧本杀的游戏亮点主要在于代入感和推理社交的乐趣,每一名玩家选择扮演剧本中的一个角色,其中一名玩家会在其他玩家不知情的情况下扮演凶手,其他玩家则需要在故事情节及证据的分析推理下,共同找出真凶,最后由DM公布真相。

  剧本杀在国内起步较晚,2013年一款名为《死穿白》(Death Wears White)的英文剧本杀引进中国,是国内第一款剧本杀剧本,但一直属于小众游戏。直到2016年芒果TV推出中国首档明星推理综艺秀《明星大侦探》,成为现象级综艺IP,推动线上线下剧本杀行业发展,之后越来越多线下剧本杀实体店在国内出现。

  剧本杀的流行,也带火了剧本杀DM这个新职业。“有人觉得DM就是‘玩着玩着就把钱赚了’,真没那么简单。”长生说,“在我看来剧本杀本质是一种服务,其中最重要的是服务玩家的DM,好的DM甚至能通过个人能力将一个二流剧本带去一流的游戏体验。我们这边有擅长推理的DM,还有擅长哭的DM,这种DM我们称为‘水龙头DM’,让他去带‘情感本’(和情感有关的剧本)真的会让玩家跟他一起哭的。”

  开店??

  一个充分准备的“赌徒”

  从资深剧本杀玩家变成全职剧本杀DM后,未来更长远的规划里,长生还打算开出自己的剧本杀实体店。像长生这样的年轻人,在剧本杀圈子里并不少见。此前有媒体采访多位线下剧本杀创业者发现,很多创业者开设剧本杀实体店前,基本都是资深剧本杀玩家,对剧本杀有充分的了解以及热爱,同时工作多年,有一定的积蓄,足以承担前期开店成本。

  对于如今剧本杀行业井喷式爆发同时又批量倒闭的现状,长生也了然于胸。“我们本来是这个片区第一家剧本杀馆,但还在装修时,旁边就又开了一家新店。我自己知道的,已经有好几家剧本杀馆快经营不下去了,可能倒下的比新开的还多。”

  尽管对目前不太乐观的形势有所了解,但长生认为剧本杀是有发展前景的。“就像吃饭、唱K、蹦迪,剧本杀为什么不能成为一种社交和娱乐方式?”长生觉得之前剧本杀可能还是一种小众游戏,但是现在提起剧本杀,可能没玩过,但大多听过。“剧本杀在破圈之路上已经跨出了一大步,未来只需要继续破圈,用好的服务和剧本吸引并留出大众玩家。”长生说。

  长生的判断不无道理。艾媒咨询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消费者线下活动偏好的调查报告中指出,2021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玩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健身”。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入“剧本杀坑”用户的消费频次稳定。63.5%的用户会在两周内消费剧本杀1次及以上,超四成用户的消费频次在一周1次以上。

  除了“破圈前景”,长生还看好剧本杀的“闭环前景”。所谓闭环就是剧本杀馆不仅是可以玩剧本杀的实体店,还可发展为集剧本写作、发行和线下实体店为一体的闭环剧本杀机构。“剧本也是一家剧本杀店的关键,但一方面经过发行机构的剧本很贵,另一方面好的剧本往往一本难求,为了长期发展和树立品牌,建立闭环生态是必要的,现在许多店也正在这么做。”长生说。

  根据招商证券的研究报道,目前国内剧本买断式的采购价在1万—1.5万元;分成则是发行方与创作者签约,分成比例一般为3/7到5/5不等。一个盒装本的售价多在300-700元区间,一般市场上都能买到,但少量独家本(每个城市只有一家购买)和城限本(每个城市几家购买)价格高达几千元还不一定买得到。

  虽然前景可期,但目前不可否认剧本杀依旧遭遇了“倒闭潮”。对此,长生认为倒闭也有倒闭的原因:“剧本杀其实是‘伪零门槛’的行业,看起来只要租个房子,稍微装修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客源来自哪里?剧本哪里买?优秀的DM怎么找?很多开店的人其实都不清楚。这也是我想先做一年DM的原因。”

  当然,长生也承认,剧本杀创业计划也跟剧本杀行业“投入百万一年回本”的坊间传言有关。“这行创业成本低,可能手里有二三十万元就可以做了,如果还想做大点,那和朋友合伙,难度也不大。而且如果简单装修,其实前期投入不会太多,客源稳定下来之后,每月流水会很可观,所以确实很有吸引力。”长生说。当被问及家里人对辞去国企工作准备剧本杀创业的态度,长生表示因为还没到被催婚或需要养家糊口的年纪,所以家里人对自己的决定也没有过多干涉,也因此有机会放手一搏。

  (文中长生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责任编辑: 成琪 )

ballbet贝博登陆 -ballbet贝博登陆官网-ballbet贝博登陆平台